【all兴】独角兽 34

设定:ABO 半现背 有原创剧情 OOC 剧情很乱

意避雷。请勿上升正主。  

能接受的话向下↓

这章 嘟兴/边兴/勉兴

相关链接:炸鸡外卖2.0  信息素检索


张艺兴是心里踏实了,于是好不容易也睡了个踏实的觉,难得的一夜无梦,睡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头脑发懵,翘着乱蓬蓬的头发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现在几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等他好半晌搞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猛然掀开被子四处找都暻秀。他的旁边有都暻秀睡过的痕迹,不过那一处的被褥温凉,许是都暻秀离开挺久了。

 

张艺兴揉揉太阳穴,他周身倒是清爽,一点残余的液体都没留在体内,昨天那种深入骨髓的颤栗还烙印在记忆里,回忆的时候脊柱依旧会发麻,那样的快感令人害怕又欲罢不能,他几乎感觉自己的下//身在清晨的冲动下又隐隐有了抬头的倾向。

 

不过现在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心烦极了,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无疑是最令他感到无解的结局,一条长长的路忽然走到了尽头,然而并非是想象中的终点,所到之处是一堵高耸入云的墙,堵住了所有的路。

 

他没被标记。

 

张艺兴又发了会愣,坐直身子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哪里出了差错,环顾一圈发现昨天散落的衣服都被都暻秀收掉了,干净的衣服叠好了放在一旁,他慢吞吞的拿起一件往身上套,等着都暻秀进来,他应该没走,这种时候他也不该走。

 

不出他所料,等张艺兴拉长了所有动作的时间穿到了最后一条裤子的时候,都暻秀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迈进来,看到他醒着,难得有些紧张的顿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动作站定。他看着张艺兴,难以启齿且欲言又止。

 

张艺兴认真的体会了自己的心情,觉得都暻秀现在小心翼翼的模样太招人喜爱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之间有了一个标记与被标记的过程,他此刻的内心十分依赖都暻秀,以至于之前纷繁杂乱的心情都舒缓不少,他咬咬嘴唇,道:“别问了,没成功。”

 

对他们两个来说,说这个话或者听到这个话,都太煎熬了。

 

都暻秀依旧沉默,微微低了低头,才轻声问:“哥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特别舒服,这个不骗你,”张艺兴下床伸了个懒腰,“几个月以来,最安心最舒服的一天。”

 

“……那就好,”都暻秀点点头,他向前走了两步靠近张艺兴,“也不算是没收获。”

 

“可以道歉吗?”张艺兴问,又自顾自说下去,“对不起,暻秀。我还妄想绑住你。”

 

敞开的门那边能听到有由远及近接近的脚步声,木质的地板让这样的声音清晰可闻,先是有些犹豫,随后加快了步伐,都暻秀认真的在想着怎么回应张艺兴的话,眉头蹙起,刚要开口,却发现张艺兴神色有些慌张的看向了屋门口,他保持着这样的表情回头看去,也有些惊吓的看到了边伯贤的脸。

 

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或许是今早,或许更早一些的昨晚……

 

都暻秀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除了前几年事业上的大起大落,还鲜有几次这么抓不着安全感的慌乱,他张嘴打招呼:“……伯贤,早。”

 

张艺兴没吭声,目光和边伯贤交错。

 

边伯贤停下脚步,打量了他们片刻,耸了耸他那精致的鼻子,然后像是抽掉所有力气一样靠在了门框上,懒洋洋的打招呼:“早,也不早了,暻秀,有没有吃的?”

 

“有。”都暻秀说,“我刚煮了泡面。”

 

“噢——”边伯贤很快接道,“那一会儿介意我一起吃饭吗?”

 

“……为什么这么客气,”都暻秀说,“可以啊。”

 

然后他们又都沉默起来,张艺兴百分百的肯定边伯贤这个人精一定猜到了所有事,就是现在不开口罢了。他今天也什么都不想说,昨晚的一切结果对于他和都暻秀来说都不满足,但他知道由他说给边伯贤,一定会很伤对方的心——是他违约在先了。

 

张艺兴于是继续对都暻秀说:“暻秀以后可以不用管我了,世界上还有好多好多好的Omega,只不过你还没遇见而已……”

 

“成功了吗?”边伯贤继续闻这一片的空气,脸上是不确定的神色,“好像没有,但没什么哥的信息素了。”

 

张艺兴那些话本来就是由那些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词眼构成的,被他一打断,便难以再说下去,于是他停顿了一下,有点小不情愿的说:“没有。”

 

边伯贤的声音带了点不可察觉的窃喜,但他还是继续说:“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比如——”

 

他扫视了张艺兴的脖子,那目光的温度令张艺兴觉得自己像是虎口上的羊。都暻秀昨晚没留下什么痕迹,他们那是有目标的在做//爱,多余的调情一概没有,所以张艺兴的脖颈依旧干净白皙,没留下什么痕迹,边伯贤满意的笑笑,提醒道:“好像没咬腺体。”

 

闻言都暻秀的肩膀抖动了一下,他本来听到动静回头看向了边伯贤,此刻猛然的转身回头瞪大了眼睛看张艺兴,他的视线里张艺兴也同样震惊——他们都是什么脑子啊,这个都能忘?

 

“那,那……”张艺兴无语的揉揉脸,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现在咬?”

 

边伯贤似笑非笑的倚着门框看他们,也不阻拦的,因着事件的主角们忙着看彼此,所以也没人看他,他放心的让自己的目光流露出一片落寞来,安静的等在一旁。

 

都暻秀感觉口干舌燥。方才知道没有标记成功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自从成年后他要求自己要成为有担当的人,便很少流露大喜大悲的情绪在外,那一瞬间格外的难以压制自己的感情,让现在的自己有些惧怕——万一呢?万一咬了腺体也没成功呢?那他要怎么面对张艺兴,怎么面对此刻在场的边伯贤,面对那些未来终归要知道的其他人?他之前和张艺兴想着把生米煮成熟饭,就算是面对了也不会有什么办法奈何这样的结果,而事情远没有打算里那么简单,多少他也不过是没怎么长大的男孩,现在忽然的有些畏手畏脚起来。

 

“暻秀,喂——暻秀,”张艺兴靠近他,深深的弯腰,轻轻摸了摸自己后颈那一片光滑白净的皮肤,然后声音从下方的空气里闷闷的传过来,“咬吧。”

 

他不是没想过伯贤的感受,可是此时还能怎么办呢?都走到这一步了,总的有个确切的结果,即便是不成功也不成仁。

 

张艺兴骨子里那股倔强劲儿上来,谁都拦不住他。边伯贤深知这个理,只能把苦涩往心底咽。他着迷的看着张艺兴那片颈侧的皮肤,从没奢望那里过会属于自己,也没想过他会目睹那一片属于了其他人。他也不想埋怨都暻秀,虽然暻秀不会不想这么做,但他也一定不会主动这么做,一定是……一定是艺兴哥这么要求了,都暻秀才不会拒绝的接受了。他的兄弟不会骗他,这才令人心痛。他们彼此之间太熟悉了,熟悉到一两个动作都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正因为如此,他能体会都暻秀的想法,也正因为他能体会,才更觉得痛苦。

 

张艺兴为什么不选他呢,边伯贤出神的想,顺便埋怨起都暻秀这一刻的踌躇来:干什么呀!都到嘴边了还这么磨磨唧唧的,是在给我炫耀什么吗?

 

一定是我还不够有担当吧,我的肩膀看上去有些单薄,甚至还不如暻秀那样踏实,我平日里的行动过于活泼,也许稳重才是内心没有安全感的艺兴哥所期盼的。

 

边伯贤太懂张艺兴了,也比较懂自己,他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有安全感的人,两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怎么给彼此安全感呢,他只能被放弃啦。哎呀,就算想明白了道理,他还是好喜欢张艺兴啊,他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心里很难受啊。

 

都暻秀闭上眼睛,向前凑了凑轻轻咬破了张艺兴的腺体。张艺兴颤抖了一下,但没躲开。咬破的那一瞬间都暻秀张开了眼,他在边伯贤的注视中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好一会儿才松开。

 

他没尝到所谓的香草味,也没有体会到那种生命和灵魂相连的过电感。

 

事实再清晰不过了,张艺兴认命的捂住脖子挺直了腰背,都暻秀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边伯贤鼻子酸酸的,他想为张艺兴痛快的哭出声来,哥哥经历这些事憋着也太痛苦了,可他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恋人,这样的情况竟让他心中充满了喜悦感——张艺兴还有一部分属于着他。

 

张艺兴他是一个没法被标记的Omega。

 

“去吃饭吧,”都暻秀声线平静,“再不吃要凉了。”

 

三双筷子,三个碗。边伯贤抢先一步去冲洗一遍洗掉一段时间没用它们积累的灰尘,张艺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在厨房忙碌,都暻秀最后加了调料包到锅里去,切了两把青菜,又打了荷包蛋进去,最后端上桌来的时候,边伯贤也正好涮完了碗坐到桌边。

 

“我心里居然没什么大的波动了,”张艺兴先开口了,“其实这样也好。”

 

都暻秀低头夹了一筷子面:“我们要怎么跟他们说?”

 

“不用负担太多,实话实说就行,”边伯贤率先插话道,“虽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样还能给你们出主意。”

 

“这种混乱的局面什么时候能结束啊,”张艺兴一听后半句话哪里还有胃口,“这一下好像更乱了。”

 

“是太乱了,”边伯贤冲他笑,这一次他记得隐藏情绪,“不如哥就说自己被标记成功了,完了以后找机会去和暻秀结婚,我们呢——”

 

“伯贤……”张艺兴想要阻止他说下去,他心里对伯贤的喜欢让他更加的愧疚,“你别说了。”

 

“我们该怎么样生活就怎么样生活嘛,”边伯贤故作轻松的对他眨眨眼,“就当是圆了一场梦。”

 

都暻秀重重的摔了碗到桌子上:“别说了。”

 

边伯贤被他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低头那筷子搅动起那碗面来,小白菜简单过了水,颜色鲜嫩,荷包蛋包的正好,戳一戳还能感受到里面半熟的流质的蛋黄,热腾腾的面看着着实诱人。不过现在谁都没有食欲罢了,谁还能吃的下去。

 

“我可以继续当个Beta下去,”张艺兴惊讶的扫了都暻秀,继续说,“你们需要了就来找我,这样挺好。”

 

都暻秀又重重一摔筷子,他愤怒的盯着他们看:“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能不能好好吃饭?”

 

以往朴灿烈最怕都暻秀佯装生气瞪眼的模样,总是条件反射的缩起来防御都暻秀随时都有可能打来的拳头,这一会他可是真的生气了,张艺兴和边伯贤都乖乖的住了嘴,低下头数着根数吃面条。漫长又沉默的早餐进行到最后,压抑的气氛被推门的声音打破了。

 

都暻秀此刻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和急匆匆进门的金俊勉打招呼:“哥,回来了。”

 

收到张艺兴和边伯贤惊讶的目光,都暻秀又冲他们点点头:“我叫回来的。总不能让事情一直拖沓下去,我不喜欢那样。”

 

金俊勉要愁死了,怎么几天没见就搞这么多事出来?更没想到参与者会是都暻秀,他严肃的看了在场的每个人,最后先是担忧又疲惫的问道:“艺兴,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张艺兴心里涌上一股暖流来,来自哥哥的先是关心而不是责备让他满腔的郁结都有了发泄的出口,他声音不自觉的染着委屈道:“没有,反而还挺清爽的……”

 

“这样啊,”金俊勉放松的点点头,然后迅速的变了脸,他的神色严厉起来,“谁允许你们乱来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不怎么生气的人生气起来最可怕了。边伯贤第二次缩了缩脖子,打算收了碗一次为借口逃开风暴中心,才刚小心的挪动开脚步,就被金俊勉如炬的目光和声音一起叫住了。

 

“还有你,”金俊勉毫不留情道,“都听到了为什么不阻止他们?还帮他们出主意?”

 

边伯贤嘟囔的反驳道:“我能怎么阻止?”

 

“公事公办的阻止,”金俊勉冷笑道,“真要标记成功了,那就算是在合约期间发生了恋爱关系,受罚的可不只是他,牵扯的东西太多了,尤其是团体的利益,你会想不清楚?”

 

今天可真是稀奇。张艺兴经历了一系列起起落落落落过程,反倒看开了,他想,难得见到都暻秀和金俊勉都生气了。

 

“我……”边伯贤自知理亏,低着头捏住衣服边角,再一抬头眼眶里都蓄满了眼泪,“换成谁谁会心里好受?哥真是伟大,那个时候我光心烦意乱都来不及,哪里还想得到那么远。”

 

金俊勉被他的声音和责备弄的心软了一半,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避开了边伯贤的目光,放轻了声音:“我当然知道,可这些话该说还是得说。”

 

边伯贤拿手背把将要满溢出来的眼泪擦干净,这下真的安静的不吭声了。

 

“该说的话说完了。”金俊勉继续说,刚刚的气势全没有了,此时此刻他就只是一个纠结如何面对所爱与至亲的普通人,“艺兴,为什么?”

 

都暻秀也抬眼看张艺兴:“我之前觉得,哥不想说我就不问了,既然事情发展成了这样,我也希望哥不要再瞒着我了。”

 

张艺兴觉得一瞬间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他现在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于是点点头:“我们别在这里站着了,我能说的我全都说出来。”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这一章我写的特别开心,反正有的时候会有一种难以继续下去的感觉,写着写着脱离大纲了,但是心里很轻松,因为很多事情可以慢慢开始解决了,于是改了改大纲。

唯一猜对走向的是 @Candice的精彩 这个宝宝 但是没有奖励

结局一定会是ALL的 我尽力把所有的关系都安放成专属于彼此的合适

至于众望所归的嘟兴_(:з」∠)_明天写短篇让他们在一起!

早点休息 晚安❤


评论(20)

热度(278)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