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兴】雾里看花 01~07

CP:嘟兴

小助理都暻秀×大明星张艺兴

张艺兴的性格有点点黏人 OOC严重 请勿上升正主

炸鸡外卖2.0 


都暻秀的眼镜在来中国的第一天,就华丽的英勇就义了。虽然他之前在韩国的时候也经历过上下班高峰期,或者旅行高峰期或者流量特别大的地铁线路可以在短短的车程中体会一把人挤人这样下饺子一般的燥热拥挤又毫无缝隙,彷佛人与人的关系此刻直白又简单,紧贴着皮肉的就是心跳,但偏又心思各异毫无规律可言。


但他从来没有一次被挤成这样!片刻前他那瓶底般厚的眼镜啪嗒一声被挤得摔在地上,旋即便是满世界铺天盖地的扭曲模糊,高度的近视使他一下子觉得自己要站不稳脚,低头慌乱的想要在这样的拥挤中找到他拿眼镜,然后因为视线迷糊而变得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咔嚓的声响,他心凉了一般的时候地铁到了站,他勉强听懂的中文播报了开右边门的讯息,弯着腰随着人流被迫挤下了地铁。这次可算是彻底抓瞎了,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地铁刷的加速开走,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地铁,耳边都是陌生的语言,令他着实内心不安了一会儿。


远远的听到不小的动静,眯着眼瞥过去勉强看到一大群人朝这个方向挪动着,他惶然无措朝一旁挪开去,走路都找不到方向的扶着墙,然后被一个独特过耳难忘的声音叫住了:“你怎么啦?”


都暻秀感激的回过头,眯着眼睛看到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他一愣,因为此刻太需要这样陌生的善意了,赶快努力往外蹦词眼儿:“我…近视…眼镜…丢了。”


大致意思传达出去后,他循着声音找到了那声音的主人,除了皮肤白他再看不清任何了,只能尽力盯住那个方向,徒劳的眯着眼睛。


听见他的发音,那个声音小小的“哦?”了一声,然后试探的用英语文:“Japanese?or Korean?”


都暻秀想,若是他拥有一双视力正常的眼睛,此刻一定会现身说法何为“双眼放光”,他忙不迭答:Korean!


对面的青年轻轻笑了一下,然后用一口稍有些磕碰但不知比他的中文流利多少倍的韩语道:“你需要我怎么帮你?”


都暻秀无比的谢天谢地这是个懂韩语的,长出一口气说:“我想知道我现在在哪,还有我眼睛丢掉了,想知道哪里能买到眼镜?谢谢。”


青年闻言朝身边跟着他的人说一两句中文,来之前都暻秀背了不少单词,勉强听到些像是“别拍了”、“我的助理呢”之类的词眼,然后这个视线里白花花的青年说:“我找人带你去配眼镜,随后你要去哪都可以跟他说。”

 

都暻秀感激的点点头,许是猜测对方在工作,他弯了弯腰表示感谢,隐约能看到另一个人朝他走来,若是没了视觉仅凭感官去评价的话,这人身上的气质便要路人甲了些。心里有点遗憾看不清拥有好看声音的皮囊,他被旁边的男青年拉住胳膊领到眼镜店里,稀里糊涂的配了一副……金边圆框眼镜。

 

“……谢谢。”都暻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助理的审美,他找出要工作的地址递过去,“我想去这里。”

 

那助理接过地址一看,抬起头惊呼出声:“啊?你也要去这里吗?”

 

“什么?”

 

“我是说,”小助理嘿嘿一笑,指着名片上的那行小字,“咱们目的地是一样的,刚刚那位——是你的老板。”

 

“……”都暻秀记忆浮现那人白花花一片的皮肤和令人印象颇好的嗓音,本来都要离开了,忽然迅速的转身几步走到眼镜店里,指着玻璃柜台里的隐形眼镜道,“那麻烦再来一幅这个。”

 

上班到岗第一天,可千万不能给老板留下一个瞎且丑的印象。

 

02

 

张艺兴早年在韩国做练习生,最后是回国出的道,出道后没几年便大红大紫,作为打开国际市场比较出名的领头羊,公司给他专门在这边开了工作室。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新员工,像是助理啊、经纪人啊司机这样的角色,本着不放弃任何一片土地上利益的原则,他的工作室从今年起开始有目的的带上一些从本部派过来的优秀员工积累经验,为以后继续开辟国际市场做准备。

 

都暻秀便是那个刚入职便拿到优秀的员工,稀里糊涂的学了三个月的中文,不得已踏上了陌生的水土,第一天估计就抓瞎似得碰到了老板。他跟着那个小助理坐在门厅软绵绵的皮质沙发上,捧着对方递过来的茶水,两人之间用英语尬聊。都暻秀能被派来,英语自然也是不差的,可对方可能只是个大学都没读多久的学生,因此交流颇为困难,勉强知道他未来的老板正在录真人秀,遇上他那会儿刚被前辈“骗”走了所有的值钱的东西,打算去地铁站卖唱来着,唱没卖成,先捡到助理了。

 

真人秀虽说是有行程安排,但是该等还是得等,各种状况层出不穷,稍有变动就要牵扯出无数的变数来,都暻秀以前跟过几次拍摄,深知个中道理,一杯水喝完了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资料,估计是要等到晚上,他琢磨着先去吃个饭,才站起身来,那消失的小助理就从外提了两袋子外卖回来:“老板听说了你的事,请我们吃的,让我们吃完就先回去,明天再过来。”

 

都暻秀心里对张老板的印象又提升一个档次,他连忙起身接过自己的午饭,低头一看营养合适荤素搭配得当,听说是老板钦点的员工餐,看着很有食欲。他们再没尬聊,沉默的吃完饭锁了门,在地铁站分道扬镳。

 

03

 

回去可以看看新老板的详细资料了,都暻秀想,包括他在忙什么综艺,喜欢做什么……他来之前打算接触了再视情况而定,现在也算是打过了照面,那工作便就要开始了,中文也要学,总之没到他可以休息的时候——哪有老板在工作员工在休息的?

 

 

都暻秀在住的酒店附近配了一副低调又简单的眼镜,因为选了优质一点的超薄镜片,做工还有些复杂,如玉他和店家约定了明天来取。也就是那金丝眼镜明天还得继续用,让他着实难以直视镜子里自己奇奇怪怪的气质。等他第二天起来废了好大的劲儿把隐形眼镜戳进眼睛,出门就比预计的要迟了——他的打算是越早越好,虽说清晨的时段都是上班高峰期,但总归最早的一趟人流密度会小一些,眼下时间没把握好,想起昨天那场景,都暻秀决定打车上班。

打车去的话就太早了,估计还得等一会。本来是这么想的,到了门口才发现已经有人到了。他整了整衣领迈步进去,没想到又看到他老板。大清早的抱着吉他准备弹唱,跟着来的估计是那个小助理,正拿着扫把扫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照片以外的真人,高鼻梁,下垂眼,略厚的下唇瓣,牛奶色的肌肤,坐在那里仰起头看他,然后放下吉他站了起来,用韩语道:“你来啦,哇——真的好巧啊。”

 

都暻秀微微鞠躬:“早上好。我是都暻秀。”

 

张艺兴也打量了他一番,说:“我就是张艺兴。你来的好早啊。还没到时间吧?”

 

“做这个工作不能按着时间走,要跟着老板的行程走。”说韩语的话就从善如流了,“我想尽早熟悉工作环境。”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和昨天那迷途的羔羊一般的模样着实是两个极端,张艺兴翘了翘嘴角,对他起了兴趣:“那我给你行程表。一会儿要坐飞机,你把身份资料发来让秘书给你买票。”

 

他跑到桌前打开电脑,才想起来没要联系方式,又带了点蹦跳的拿着手机回来:“你有微信不?”

 

都暻秀点点头,通讯工具还是有的,他拿出手机和老板交换联系方式,张老板此刻成为他各种通讯录里的第一个人,地位着实特殊。然后叮咚一声文件被发了过来,从今天起到他任期内的每一天,用中韩英三种语言排列成表格。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排的紧凑,早知道张艺兴事业上升期忙,只是都暻秀也没想到会忙成这样,看他一副傻乐的模样,真是佩服这样的心态。

 

都暻秀瞥了一眼最新的行程,至多再过两小时他们要去机场,往其他城市飞,参加个代言发布会,然后就要飞另一个城市,为第二天的采访做准备。一天坐两趟飞机对精神和体力都是不小的消耗,更别说要穿插着工作,思索了片刻他开口建议到:“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

 

张艺兴摇摇头,伸出根修长漂亮的手指指了指楼上:“今天还得健身,这一会儿估计是到营业时间了,暻秀——”

 

他语气亲昵了不少,对他眨眨眼:“你陪我一起去吧。”

 

04

 

张艺兴准备齐全,换了套方便的衣服,就开始吭哧吭哧的做运动,那个小助理留着继续打扫,都暻秀抱着手机站在一旁研究工作,大清早的健身房没什么人,张老板提前联系过,两人被专门带到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屋子里,过一会儿张艺兴招呼他去帮忙压压腿,他认命的走过去摁住他有点被汗湿的后背,感受到他背部的肌肉也锻炼得当,确然是没有疏忽的在每天训练了。

 

都暻秀沉默的用力,张艺兴喉间溢出一两声奶声奶气的呻吟来,听得他动作一愣,不由得放轻了力道。张艺兴见他泄了力气,忽然直起腰背来,出其不意的摸了一把他的小腹。都暻秀惊得向后一缩,还是没能躲闪开来。

 

“哇哦,”张艺兴额上挂着汗,整个人看上去热气腾腾的,俏皮的挑挑眉毛,“你锻炼的也不错啊。”

 

都暻秀依旧沉默,看到他戏谑的坏笑,只能冲他眨眨眼,不知道怎么回应。

 

“你不要那么拘谨,”张艺兴对他说,“我那些比较熟悉事务的助理都是女孩子,你知道的吧,要保持距离,不能谈恋爱,每天都要憋死了。幸好你来了,我跟你说哦,我之前特别担心你是不近人情的肌肉男,没想到呀——”

 

张老板笑出了都暻秀昨天搜索的个人资料中所描述的酒窝,一二三,深深浅浅的一共三个,看上去真是……透着甜美和不谙世事的感觉:“肌肉是有的,但是人也很好嘛。”

 

“张老板,”都暻秀终于对他说话了,“还是先把手从我腹部挪开吧,有点痒。”

 

 

05

 

张老板运动完洗完澡,俨然和都暻秀成了朋友一般的一同下到等在楼下的保姆车里去,一拉开车门着实如他所言,莺莺燕燕的脂粉香水气糅合在一起,满车厢女孩子温软的气息。都暻秀被张艺兴拉着做到角落里的位置去,车的副驾驶还坐了昨天那个小助理,没忘记回头冲他一笑。

 

张艺兴对着他讲工作:“我今年挺忙的,你来的不是时候啊,做我的助理会很累的。你都会什么呀?”

 

“你需要我会什么啊?”都暻秀看他一眼,“一切以你为中心。”

 

“除了那些基本的,”于是张艺兴开心道,“你还得会陪聊。”

 

“……”

 

06

 

工作起来的张艺兴完全是另一个模样了,虽然他像是身体里住了一个爱唱歌的多动症灵魂,一闲下来就扭来扭曲唱个不停,但工作效率很高,基本上是分秒不差按照时间安排一项一项完成着工作。都暻秀对这个老板还是很满意的,跟着他一天下来,虽然忙碌但时间利用很高效,他唯一头疼的是自己要赶快学好汉语,语言不通也太困难了。

 

“你要学汉语?”张艺兴上了车,继续坐在他旁边,“干嘛找老师,这不是有现成的吗?还不要学费。”

 

“恩?”都暻秀环顾了前方的莺莺燕燕,“哪里?”

 

“哎哟喂,你看看我好不咯,”张艺兴把他的脸掰过来对着自己,他们的眼底倒映了彼此的缩影,“这不就是吗?”

 

都暻秀心里一凛,酥酥麻麻的感觉在胸口蔓延开,那一天他初来乍到,在地铁站迷迷茫茫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没看清,唯独看到了这双亮闪闪的充满了希望与野心的眼睛就是这样清澈直白的看着他,然后对他说:“你还好吧?”

 

都暻秀悄悄伸手揉了下胸口,方才心跳不受控制的有些加速,可别被老板察觉到了。他先是摇了摇头,转头居然看到张艺兴摆出个不情愿嘟着嘴的表情,下唇微微向前鼓出来,是漂亮的浅粉色,蛊惑着他咬上去一般。他更加猛烈的摇头甩掉这些想法,硬是改了口,捂着胸口生硬的转折道:“……好,我跟你学。”

 

张艺兴VS都暻秀,第一回合,张艺兴胜。

 

07

 

张老师让都同学每天朗读文章,清晨来工作前还要找他打卡。都暻秀坚持了一两周,再加上张艺兴每天在他身边磨嘴皮子,终于勉强能做到没什么障碍的交流了,张老师对此很满意,不住的夸赞他有语言天赋。都暻秀在之前城市里配的那眼镜没来得及取就跟着张老板上飞机了,他联系了店主给他寄过来,算了算日子也该寄到了。

 

张艺兴看见他偶尔因为隐形眼镜不太适合在揉眼睛,有些关切的凑上来看了看:“为什么要带隐形眼镜啊,对眼睛多不好,你的眼镜呢?”

 

都暻秀丝毫不打算暴露那个金丝眼镜的存在:“还没配好。”

 

“这些都可以公费报销的哦。”张艺兴听后得意洋洋的说,“怎么样,跟着哥福利好不好?”

 

眼福是挺足,都暻秀想,嘴上说:“还好。”

 

过一会张艺兴忙了一圈见他眼睛居然揉出了红血丝,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转头问另一个助理:“我那眼药水呢?”

 

小助理最近颇受冷落,忽然被点名,赶忙从包里翻出眼药水递过去,张艺兴道了声谢谢,转身喊安静看行程的都暻秀:“暻秀,暻秀,你过来。”

 

 

都暻秀抬头,脸上是疑惑的表情,朝他走过来,因为左眼不太舒服,稍稍眯起来问:“怎么了?”

 

“你把头向后仰。”张艺兴先说,看他不动作,催促道,“这是老板的命令,乖乖执行啊。”

 

都暻秀不得已仰了头,脸朝上看着天花板,张艺兴的脸忽而出现在上方的视野里,逆着光,这会是真的只有那双眼睛最明亮了,又一次轻易摄住了都暻秀那最近不太安分魂,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动作的原因能看到喉结滚到的痕迹。张艺兴冰凉的指尖掰开他因为异物接近条件反射闭上的眼睛,轻轻的吹了口气,都暻秀感觉到痒和轻微的不适,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被滴了清凉的眼药水进来,随后张艺兴的手轻轻的从他的眼睑处撤开,又重复了一遍动作在另一边。

 

都暻秀闭着左眼,恍惚的看着张艺兴,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他的老板,认真起来和调皮起来都散发着要命的魅力,他深知老板长的好,但他还是对老板的眼睛记忆更深刻些——换句话说,他好像对老板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张艺兴的手指撤开,这下都暻秀闭上了双眼,什么都看不清了。他听到张艺兴吩咐助理去给他买一副眼镜,点名要求了要普通简约的黑色框,然后再没回到他身边,匆忙被呼唤去工作了。

 

世人多爱你那绝好的皮囊,而我看清你的皮囊前便爱你的眼睛和灵魂,皮囊于我便也只是为你添彩而已。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我对助理的工作不了解……全是凭猜测的,这点见谅哦。

本来是想写完的来着,但我今天着实困到不行啦……找机会写完吧。

没有虐,从头就这么平淡到结束。

独角兽有所有人的番外,挨个甜回来,我和大家一样心疼八锥的_(:з」∠)_

晚安。

(来自被四级听力折磨到奔溃的一只澄)

 

 

 

 


2017-06-10嘟兴all兴
评论-15 热度-285

评论(15)

热度(285)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