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35

设定:ABO 半现背 有原创剧情 OOC 剧情很乱

意避雷。请勿上升正主。  

能接受的话向下↓

这章 嘟兴/边兴/勉兴/灿兴/开兴 总之就是all

相关链接:炸鸡外卖2.0  信息素检索


团队之间没有秘密,张艺兴身上所有的可被得知的部分两天之内或间接或直接的传达给了所有人。他说他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混乱不改变会发生什么,也着实对不起很多对他抱有期待的人,他或许任性或许自私,但他说他不后悔,无论是那些乱糟糟的因他而起的过往还是选择了都暻秀这件事,他都保持着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了。

 

包括有关于朴灿烈和金钟大的事情,他在讲述的很隐晦的一笔带过了,但在场的三个人条件反射的便抬眼去看他,眼神掺杂了很多复杂的成分,像是不可置信,又带着点理解。

 

“没人会责备你。”都暻秀说,“我也说过我认真考虑过以后的事情,但我确实没想到过之前发生过这些事。”

 

张艺兴摇摇头,嘴角上挑:“没什么事情是能想到的呀。”

 

“好吧,你打算怎么办?”金俊勉叹口气道,“我是说——以后?”

 

“这个是真的很头疼啦,”张艺兴挠挠自己的头发,它们还乱蓬蓬的上翘着,“我也没想过呢。”

 

边伯贤保持着长时间审视的、带点怯懦的目光注视着所有人,或者说,把目光停留在张艺兴身上,然后反常的沉默。

 

“……”张艺兴和他的目光相接,随后他闭了闭眼,逼着自己说道,“对不起啦,伯贤,我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你。”

 

“灿烈有没有跟你说过,”边伯贤身体向前倾,胳膊撑在大腿上,然后拿手掌盛住他那巴掌大小精致的下颚,“哥一直道歉,道歉的,真的很让人心烦。”

 

张艺兴目光一滞,难以置信的同在场的其他人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一直像是生来就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很少生气,或者说——很少对其他人动怒,俏皮不失礼节的,他轻易就能将与他对话的所有人的心情三言两语的调动的轻柔又愉悦,他说出这样的话,薄薄的粉嫩的唇瓣上下开合,眼里是明明灭灭的情绪与光,声线很平静,又很冷酷。

 

他注视着他亲吻过的,张艺兴因为惊讶张开的下嘴唇,继续说:“你觉得你欠我们什么了?还是说你心里非要把自己的不忠诚时时刻刻的提醒给所有知道这事的人,一遍又一遍的……”

 

“伯贤。”金俊勉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可又觉得他的语言软弱无力。

 

“那你,”张艺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要不要离开?”

 

这下边伯贤沉默了,他说不上是失望还是难过的,像是小狗渴求主人下班回来的疼爱一样用湿漉漉的眼神看了看张艺兴,蓦然的他嗓音沙哑:“这是你说的哦,你要我离开吗?”

 

张艺兴低下头去:“我不知道,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你离开我就好了的话……”

 

“艺兴……”金俊勉又无力地叫了一声张艺兴,然后他又沉默了。

 

“好吧,”边伯贤站起身来,慢慢的朝自己的寝室走去,他路过张艺兴的时候没忍住瞥了他一眼,结果正好接触到张艺兴自上而下的目光,同样湿漉且无措的,胆怯的期待着回应,边伯贤的脚步小小的停顿了一下,“……”

 

张艺兴仿佛看到希望一样迅速的伸手抓住他的一片衣角。

 

“好吧,好吧。”边伯贤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我不走,我走不掉。”

 

都暻秀像看戏一样看着他又坐回原位去,他等凝固的空气流动起来,才开口:“哥打算告诉他们吗?”

 

“告诉他们吧,”张艺兴点头,又纠结摇头,“要不……我们几个保密?”

 

“秘密是藏不住的,”金俊勉下定论,“你之前有藏住很久吗?恩……这么一看也是很久了,你伤害自己身体的这个秘密。”

 

张艺兴只得点头,他不得不承认金俊勉说的对:“那我去说吧。”

 

“我来说吧,”都暻秀接话,“我说会好一点,会好很多。”

 

随即他看到张艺兴如负重释的点了点头。

 

-

 

“你喜欢艺兴哥什么?”朴灿烈开着车,才刚刚入夏,夏装刚刚上身的时候,他们关了窗打开空调,他把音乐的声音调小,专注的盯着前面的路,“总有一个喜欢他的契机吧。”

 

边伯贤和他刚吃完饭,口味不错,他吃了七八成饱,然后朴灿烈提议开他的车送他去上班——小分队今晚有活动。

 

“说不准啊,”边伯贤似笑非笑的转头看了他的侧脸,“觉得他好,他单纯又干净,想法很耿直,还有……很多吧,心动的时刻有很多很多,没必要单独拉出来说,你为什么突然要问我?”

 

“我有时候会觉得难以面对他,某些特定的时刻,”红灯亮起,朴灿烈缓缓减了速,精准的停在前方的车后,他瞥了一眼后视镜里映出的边伯贤的人像,两人的目光在镜子中短暂的交接,“比如说……”

 

边伯贤收回目光,盯着自己交叠的双手。

 

“比如说……”朴灿烈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好,很是纠结的挠挠头发,信号灯在他发楞的时刻跳向绿色,后面的司机等了片刻,不得已按下喇叭提醒他发动车子,他回了神向前开去,终于下定决心。

 

“艺兴哥,喜欢在一些时候习惯性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灿烈,对不起,哥不想这样的。”

 

他低沉的嗓音试图模仿张艺兴的语气,显得不伦不类,然后他放弃了这个模仿秀,继续说:“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很烦躁,很想发火,很想捏住哥的肩膀问他,你到底在因为什么道歉啊?”

 

边伯贤随着他的话思索起和张艺兴之间的点滴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艺兴哥呢,一定要时刻的提醒他,提醒我——”朴灿烈把车停到路边,人很多,远处能看到经纪人的车,他说,“我们九个人就是这样,没有谁是干净的。”

 

边伯贤跟他说:“——喔。我先走了哦。”

 

“工作加油啊。”

 

-

 

没人来指责张艺兴,大家都怕再吓到他脆弱的神经一样绝口不提这个事儿了,气氛异常的回到了一切暴露的那个夏天之前,粘腻又燥热的夜晚,他不得不时不时的吃药来压制本能和冲动的时候,大家也是这样和谐又不逾越。

 

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不自在,所有人又竖起了人际关系的高墙。

 

吴世勋迅速的长大了,在他怀念和不期待的纠结心思中成熟的愈发陌生起来,他好像很包容的面对着一切他以前不能接受又不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并以此证实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年切实的过去了。

 

-

 

张艺兴和金钟仁因为双人舞台的缘故最近总会一起练习,今年新加的舞台内容,练过不少次,只需要在演出前熟悉流程即可。没过多久张艺兴说要出去上厕所,金钟仁点点头,先停下动作到一边去喝水。

 

哥今天喝了不少水,他瞥了一眼旁边的空瓶子,三三两两的站立或者倒下去,都是张艺兴拿进来的。感觉有点反常。

 

他安静的等着张艺兴回来,背靠在镶着巨大玻璃的墙体上,惬意的伸开双脚仰望着天花板。近来张艺兴身上总带着暻秀哥的檀香,他不讨厌,只是总觉得那味道里掺杂着苦涩。

 

想了一会他觉得不对劲,张艺兴也出去太久了,是肚子不舒服吗?他又等了一会儿,蹙起眉来打算出去看看的时候,走廊里好像传来了一阵骚动,他走到门边去,那骚动好像是投入水面的石子一样蔓延开来,一圈圈的扩大着影响力。

 

他一向不怎么管闲事,只是就在这个瞬间他的心突突的跳动起来,太阳穴紧接着跟着跳跃起来,这种慌乱的感觉迫使他伸手打算开门。艺兴哥的反常、这么久未归让他感觉到自己在颤抖。

 

拉开门的瞬间,久违的香草的香气从未有一次这样浓郁的包裹住他。

 

-

 

张艺兴很久没有做//爱了,不论是普通的慰藉还是真实的插//入生//殖//腔的行为,这段时间他难以启齿,其他人也是,没人主动提这个事,他不得不自己偷偷去买了强效的抑制剂来。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还能怎么办呢,这么多的Alpha,现在都关系单纯的好像好朋友一样。

 

起初一切都正常,被临时标记过后这药效很明显,只是没坚持多久,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口渴,心慌,又无法专注,想着用更多的药物压制根本治标不治本,只会引来更多的坏毛病出现。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想过很多事情,最后他一张张的过电影般的想起他的Alpha们的脸,定格在金钟仁的时候他恳求一般的喃喃出声他的名字,随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失控了,肆虐的疯长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短短的去到练习室的路长到不可置信,然后是铺天盖地的黑暗。

 

-

 

金钟仁怀揣着恐惧和担忧的走到围起的人群边的时候,即便事实已经再清晰不过的时候,他手脚冰凉并且颤抖的时候,他还祈祷事件的中心不是张艺兴。

 

围起的工作人员或者前后辈们三两的不可置信的窃窃私语,看到他都自动的让出一条通道来,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金钟仁犹豫不前的片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得像个男人一样有担当。不远处的张艺兴被谁简单的小心的放平在地板上,那地板多冰凉啊,夏天开着中央空调,大理石的地板一定是刺骨的凉才是。没人敢在这里随便的碰一个发了情的Omega,何况看样子他没被标记。

 

有人叫了医务人员,远远地能看到他们赶过来。张艺兴的信息素蔓延的太快,仿佛所有在这一层的人都知道了他其实是个Omega,并且这样的消息以这层楼为起点像其他楼层上下的迅速传播出去。

 

金钟仁定了定神,把张艺兴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诱人犯罪的香草味,很久没开荤过的Alpha感觉冲动上脑一般难以平复心情,他能听到那些窃窃私语,即便张艺兴现在听不到,他还是不想让他们钻进他的耳朵里去徒劳的伸手捂住了哥哥的耳朵。

 

医护很快赶到了,同样对本来只该出现Alpha的地方冒出来的非体制内的Omega感到棘手。

 

他试图让金钟仁先放下张艺兴,然而金钟仁环顾了一圈,又冲他摇摇头。

 

“我们得带他到能隔离信息素的地方去,”医护问,“你……”

 

“我是他的Alpha。”金钟仁毫不犹豫的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人群开始爆发出更深一层的窃窃私语来,金钟仁执意不让别人碰现在靠在他怀里像瓷娃娃一样的张艺兴,他的哥哥体温偏低,香甜的像个蛋糕,其他的Alpha别想碰他,别想把他从他身边带走。

 

“我是他的Alpha,”他摇晃了一下站起来,张艺兴还是多少有些重量的,然后他向前步伐坚定起来,冲着人群说,“你们稍微让一下,谢谢。”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考完四级了 只想说See CET4 next year~ 祈祷十二月的奇迹了。


给自己放两天假 顺便把想写的脑洞都写了


然后开始期末复习……


爱你们!晚安❤ 啾啾和小心心都给你。

 (来自把渤海翻译成The Bo sea 的一只澄)


评论(76)

热度(314)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