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星梦几曾压星河 01

伪青梅竹马
两个什么都不懂占有欲却强的不行的小屁孩一起长大的的故事

-

朴灿烈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老旧的平房打扫的整洁干净,冬暖夏凉的砖头砌的炕上垫了凉席,窗外蝉鸣阵阵,月光皎洁的扫进来,满一室都是白莹莹的果冻一样不会流动的光。

他热的睡不着,旁边有点点婴儿肥的小哥哥双手交叠放在胸前,以一个特别乖的睡姿发出了带着奶儿味的香甜的平稳呼吸声。他转头看了张艺兴一会儿,掀开薄被踩上鞋轻手轻脚的出门去了。
听说这里的森林里有……猫头鹰。猫头鹰只在晚上跑出来,可难见着了,眼睛大大的,黑漆漆的蹲在树上,张开翅膀又凶凶的,他可想看一次啦。

朴灿烈弯下腰把张奶奶给找的老布鞋套好,有点小,因为是隔壁欢欢哥哥的,走路起来还不太方便。欢欢哥哥在这里住了有快两年,明年也要回城里上小学了。朴奶奶家的屋子不够住,所以他和欢欢哥哥每天晚上都睡一起,也快到了回去的时候了,夏天的尾巴是暑假结束的讯号,朴灿烈有点不舍得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因此今晚格外放肆起来。

大人们说,晚上在外面乱跑的小孩子会被黑漆漆的怪物吃掉,此时已至凌晨三四点,村里断然是没有什么小孩子在街上跑的,连大人们都少见,朴灿烈心里又怕又刺激,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一个小孩子。

“灿烈?“软绵绵的声音从身后面传过来,空荡的街道把声音拉的悠长又寂寥,伴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朴灿烈被吓的路都走不好了,捏了捏小拳头定神转过来,只见到不久前还熟睡的欢欢哥哥也踩着老布鞋套上衣服跑了过来,这才松了口气,埋怨的站在原地等他跑过来。

“你……不是在睡觉吗?”朴灿烈和他并排往前走,不远处是村后面黑漆漆的森林,他此前还有些怕的,现在欢欢哥哥来了,心里倒是镇定不少,底气也足了,好像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小孩,“你不怕跟着我,会被妖怪吃了吗?”

张艺兴气定神闲,今晚的月色格外的亮,整个街道像是白昼一样通透,张艺兴被月光笼着,白嫩嫩的小脸像是镀了一层薄薄的光罩,他问道:“没有妖怪的,你要去森林里?去那里干嘛?”

朴灿烈见吓不到他,有些懊恼,他抓了抓头发,蔫蔫的回答:“嗯,去看猫头鹰。”

闻言张艺兴瞥了他一眼,有点得意的笑了起来,朴灿烈看到他小小的的酒窝里盛了月光美酒,有些出神,接着又被他这样的笑弄的不知所措,只见张艺兴竖起一根还有点肉肉的手指放在嘴前,神神秘秘的“嘘”了一声:“森林里没有猫头鹰的。”

“啊?”朴灿烈一听失望的嚷嚷起来,“书上说的!晚上森林里都有猫头鹰的!!”

张艺兴见他拔高了声线,紧张的伸手捂住他的嘴,朴灿烈的嘴唇被他肉乎乎的小手一堵,一时发不出声来。

“你想被发现现在还没睡吗?”张艺兴瞪他,气势可凶了,他们加快了步子出了小村,站在森林的边缘上,朴灿烈睁大了眼掩饰自己的不安,掌心都出了汗,他此时生了退缩的意思,一边嘟囔着没有猫头鹰就要回去,一边又怕欢欢哥哥看不起他,纠结的无以复加。

张艺兴捉过他的手,掌心暖烘烘的温度让朴灿烈没那么紧张了,他听见张艺兴介绍自己的宝贝一样说道:“但是里面有光的小精灵。”

“光的小精灵?”说话间朴灿烈已经被拽着向前走了,他一边失望着,原来欢欢哥哥才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小孩,好奇着哥哥的所说的小精灵是什么,而且被欢欢哥哥牵着,好像一点也不怕了呀。

张艺兴把他带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积水湖边,湖这边是人们进出森林踩出来的泥泞的小道,湖那边是有他们小人儿这么高的水草和芦苇,风一刮乌压压的晃,朴灿烈怕的缩在比他低一点的哥哥的身后,张艺兴拍拍他的肩膀,蹲下来捡了一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重量,伴随着朴灿烈紧张的注视扔到了对面的草丛里。

朴灿烈“啊”了一声,水草蓬蓬的晃动了两下,忽然飞出了无数个隐藏在里面的小光点,一大群一大群的腾到半空中又分散开,很快就铺满了附近这一片的小天地。

无数个发光的小精灵,比天上的星星颜色更深一点,也比星星离他们更近一些,飘啊飘啊擦过他们,朴灿烈好奇的伸手去抓,却是抓不住灵巧的它们。

张艺兴炫耀一般的说:“别人都不知道的哦,只有我们能看到的光的小精灵。”

朴灿烈喃喃的感叹:“真好看啊!”

“好看吧!比猫头鹰有趣多了,”张艺兴背着手像个小大人一样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在有点潮湿的草地上,开始仰头看着星星和萤火虫,他拍了拍旁边的草地,示意朴灿烈坐下来,朴灿烈犹犹豫豫的坐下去,妈妈说了,不能随地坐下,裤子会脏,妈妈洗起来很麻烦,可他还是抵不住夏草和泥土柔软有韧性的呼唤,挨到了张艺兴的身旁。

张艺兴问他:“灿烈什么时候回去呀?”

“可能后天……大后天?我也不知道,”看到了光的小精灵,朴灿烈更不想走了,欢欢哥哥好厉害,想和他呆一起久一点,“欢欢哥哥,你能不能让我奶奶别把我送走啊……”

张艺兴摇摇头:“朴爷爷朴奶奶说灿烈要回去上学了,城里的小学比这里的好多了,灿烈要好好上学呀。”

“欢欢哥哥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朴灿烈不死心的又问他,“我想和哥哥一起玩。”

“妈妈说过段时间就接我回去,到时候我去找灿烈玩哦。”张艺兴伸出小拇指,“我和你拉勾。”

朴灿烈喜欢这样的约定,他一手撑在草地上,一手握拳只伸出小拇指来和张艺兴承诺:“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随后他们看着光的小精灵飘荡一会儿都归于沉寂,张艺兴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印子,伸出手拉起赖在地上不愿意走的弟弟,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不长的林荫道,又回到村里去了。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朴灿烈此时才察觉到困意来,走在路上就快要睡着了,多亏了张艺兴一直攥着他的手把他带回了他们两个的那间小屋子,还不忘记给他扒了沾着泥巴的裤子,两人一前一后的钻进了薄被,手牵手的一起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朴灿烈听到张艺兴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过来,他在跟张奶奶念农药的危害,他该上三年级啦,因此多识几个字,念的一板一眼,有腔有调的,告诉他奶奶不能喷太多的农药。

朴灿烈又踩了鞋跑出门去,门口几个小孩子背着捕蜻蜓的网招呼他们:“欢欢——灿烈——抓不抓蜻蜓走咯?”

朴灿烈闻言赶忙胡乱的拿水刷牙洗脸,张艺兴本来听到召唤就要往外跑,又停下脚步等灿烈,门口晒得黑黝黝的孩子们等不及,先一哄的跑远了。张艺兴找了捕蜻蜓的网,拉着朴灿烈跟在后面,他还笈着那双沾了泥的老布鞋,啪嗒啪嗒的踩在地上,朴灿烈盯着他莹白的脚腕,心里清楚欢欢哥哥和别人不一样。

欢欢哥哥说话虽然带点方言的味道,可是听起来很可爱,不像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欢欢哥哥永远白白的晒不黑,只会被太阳照的皮肤泛了红,不像其他孩子们早就黑黝黝的只剩眼睛还亮晶晶——他现在也是这样,黑的像个猴啦;欢欢哥哥学习好,孩子们老笑他小书呆子,他也不反驳,只摇头晃脑的背书……

欢欢哥哥,是该和他一起回去的才对。

朴灿烈撇撇嘴,不大情愿他们和欢欢哥哥一起玩,占有欲上来了谁都拦不住,他干脆往地上一坐,不愿意再往前走了。

“怎么啦灿烈?”张艺兴见朋友们都跑远了,追也追不上,只得蹲下来问他,“你不舒服吗?”

“我们去抓鱼捕虾吧,”朴灿烈提议,“我不想抓蜻蜓。”

“啊?”张艺兴摸不懂朴灿烈在想什么,又想到他马上要走了,便轻易依了他,“那好吧,我们先回家,你先起来呗……”

这回朴灿烈一跃而起,开心的笑出一口小白牙:“走!”

两天后朴灿烈的爸爸妈妈来接走了黑不溜秋的朴灿烈,两人分开的时候没怎么依依不舍,倒是车子开动了才察觉到分别的意味来,那时候没什么能够留下的联系的方式,张艺兴扒着门框盯着车开了老远,直到朴灿烈挥舞着的小细胳膊看不清影,才叹了口气回去继续背他的古诗了。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灿烈呢?

-tbc

灿兴女孩的复活(。)

评论-11 热度-130

评论(11)

热度(130)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