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星梦几曾压星河 02

伪青梅竹马
两个人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占有欲却强到不行的故事

-


朴灿烈才上了二年级,个头就比别人高出不少了,班上数他风头最足,朋友是不会缺的。才回来上学没几天,就把心心念念的欢欢哥哥抛在脑后了。等夏去秋来,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欢欢哥哥来找他了。

也不能说是来找他,张艺兴和乡下老家的环境格格不入,读到三年级的时候此前忙着工作的爸爸妈妈终于闲下来,把他从奶奶家接回来读书了。

因为教育水平的差距,降了一级,被老师领着进了朴灿烈隔壁的班级。

白嫩嫩又乖巧的张艺兴往讲台上一站,扫了一圈没扫到灿烈,有点遗憾,然后他脆生生的开口自我介绍,刚从老家回来,口音还带点味道,底下有调皮的孩子发出了一两声笑,笑的张艺兴涨红了脸,憋住话头不再开口了。

依旧保持着名列前茅的成绩,两三周后,他才第一次找到朴灿烈。朴灿烈没认出他来,和一群闹哄哄的小男孩擦着墙边走到一边去了,张艺兴回头看了他两三次,终于确定了他是灿烈这样的事实,当他终于想打招呼的时候,朴灿烈已经走远了,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从奶奶家回来,口音还有完全不一样的学校环境下,张艺兴多少有了点怯意和自卑,他抱了作业本回了班发本子,没好意思去追上灿烈。此后倒是因为上了心,找见朴灿烈的几率高了不少,这一年张艺兴七岁,朴灿烈小他一岁。

“骗人,”张艺兴不满的给妈妈嘟囔,“我来找他,他不认识我了。”

妈妈只得摸摸他的头:“朋友总会有的。”


五年级的时候,身条儿瘦高的朴灿烈回了趟奶奶家,等他想起来满村去找张艺兴玩的时候,遗憾的找不见小时候的欢欢哥哥了。他们小时候睡的炕还在,被褥却落了灰,胆大的他也敢自己一个人跑去森林里看萤火虫了,学着年幼的张艺兴扔了石头过去,萤火虫受到惊吓飞了起来,朴灿烈一个人站在漫天的萤火虫幕布下,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不是什么光的小精灵,是无数的萤火虫组成的大自然的馈赠,他一个人看了挺久,自言自语的捡起块石头来,在小积水湖面上打出了五六个漂亮的水漂。

“骗子,”朴灿烈撇着嘴,“说好的来找我,骗子欢欢哥哥。”

在小小的不分美丑善恶的年纪,学习成绩好就是一切优秀的象征。孩子们的偏见总是来的快去得也快,张艺兴性格好,成绩也好,年龄大一岁,还要稳重些,很快也成了小女孩们的崇拜对象。

那年头还有“风云人物”这种说法,于是三班学习好的张艺兴和四班打篮球好的朴灿烈一时风头无几,张艺兴自然不知道他是大家的追捧对象,但他也逐渐有了自信,走在走廊上也敢抬头挺胸了,只是每次见到从操场上疯玩回来一头一脸一脖子汗的朴灿烈,他总是莫名其妙的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不敢直视他一样,每每朴灿烈路过他后,他就跺跺脚,骂自己没出息——明明是灿烈先认不出他的!可是下次撞见了,他还是控制不住低了头。

朴灿烈现在可威风啦,有好多早熟的小姐姐小妹妹追随他,走路都是一副目不斜视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哪里会注意到路边低头的同学,倒是他玩性大,听说了“三班的张艺兴”和他齐头并进后,心里不免好奇,刚一放学伙了一帮小兄弟站在三班门口探头探脑的看,张艺兴听到前门外面吵吵闹闹的,站起来背上书包就打算从后门走,朴灿烈瞥见他圆圆的后脑勺和理的乱乱的毛寸,脑海里突然冒出小时候欢欢哥哥仰望萤火虫天空的后脑勺的画面,眼看着张艺兴走远了,他戳戳旁边的“小弟”吴世勋:“喂,那个是谁呀?”

“你不是嚷嚷着要看张艺兴吗?”吴世勋小小年纪便很不留情的给了好朋友一个白眼,“人都走了你问我是谁?”

朴灿烈一直是不知道张艺兴叫什么的,他自打认识张艺兴,张艺兴就叫做“欢欢哥哥”,所以他一直以为欢欢哥哥的名字里有个“欢”字,一听那个小萝卜丁就叫张艺兴,自嘲的摇了摇头:“也对,欢欢哥哥那个大骗子怎么会来这里……”

“嚷嚷什么着呢?回不回家了?”吴世勋碰碰他的肩膀。

“回啊!我这不就想想事情。”朴灿烈一把揽过吴世勋,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往前走,远远的瞥见张艺兴往左拐到另一边去了,而他们向右拐。

-tbc

其实是存货来着,本想写完了一天发一章。

看完今晚的灿烈说真的忍不住啦…

最喜欢他们❤️

晚安!

评论-13 热度-136

评论(13)

热度(136)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