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夏季革命

现背 短小的一发 冗长且意识流

-

上一回张艺兴临走前,转身问了一句:“灿烈,你知道春天什么时候走吗?”

朴灿烈那会儿才刚洗完澡,略长的头发蓬松松的顶在脑袋上,令人有想要伸手揉一揉的冲动。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家居的卫衣,颇带了点疑惑道:“春天不还没来吗。“

张艺兴摇摇头,手扶在门把上,很郑重的说再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亦或者是神奇的第六感,他总感觉这一次离开便不太容易有团聚,即便进来团聚的时刻已经少之又少,但牵扯到四辑的回归日期接近,所有人心里都还怀有着希望。

彼时不论是这边还是那边都还是严冬,谁曾想来来去去几个月,能见到彼此的方式真就只有在视频里,小小的一块电子屏,你在这端的笑容和声音随着距离的拉长和不稳定的网络都还有延迟。

朴灿烈换了发色,或者近期又胖了不少,一段时间痛苦的运动,然后再视频就又能得意的展示他的腹肌;张艺兴几次变了发型,会兴致勃勃的说自己上了哪个哪个舞台,唱了什么歌,然后再聊聊很早就在企划的四辑,聊聊其他人的生活,反正也都是聚多离少,好像只要心怀着一句We are one,走到世界各地都一样在一起。

大男孩之间不需要黏糊糊的感情展示,他们漂泊至今也没被风浪打倒,随着张艺兴缺席的次数越多,难听的话和流言蜚语也愈演愈烈。

朴灿烈是什么时候察觉到张艺兴的改变来着?

好像是某一次张艺兴可以云淡风轻说一句:“不好就不好呗,让他们说呗,还能怎么样呢?”

他恍若看到很多年前脆弱的小艺兴,迷茫的眨着眼睛,泛着粉色的指节点着屏幕,网上还是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他抬起头,和他目光相接,问一句:“为什么要讨厌我呢?”

朴灿烈没法安慰他,他知道自己一样的脆弱,脆弱的人说什么话都苍白,年岁更小的他甚至不懂得要怎么长大才好。

长大,长大。多少个夜晚张艺兴辗转反侧,才有了现在宽阔的肩膀和淡然的气质。

很少见他撒娇了,还有点怀念。此去一别经年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他们吧,要说距离也不算远,可就是难以见面。他之前是觉得,他和张艺兴之间还有好多年,他承诺了不会离开,他就只用相信就行,他们没分别超过这么久的,他不知道思念可以磨光人的意志,他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又会怎样都物是人非,他甚至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

他那犹犹豫豫的不好意思开口一句我爱你,似乎就要被时间的洪流冲淡掉最后的勇气。有时候他会做个梦,梦里有点模糊的张艺兴埋怨他的胆小,醒来的时候该在哪里就还在哪里,他依旧没那个勇气。

且不说合不合理应不应该,张艺兴对他的兴趣真的就是喜欢吗?他不敢确定。

春天来了,春天走了,新的回归一拖再拖,夏天也终于来了,热腾腾的终于送来一些预告,张艺兴还是没能参加排练,整个团队的氛围也有些低迷,没人知道要怎么办,即便他们通话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专门的舞蹈老师也派去和张艺兴接洽,他们竟也都没真正再见过一次面。

真正给了朴灿烈勇气的,是深夜张艺兴的一个点赞。其实对方绝非只点赞了他一个人的ins,世勋的、伯贤的、官方的……张艺兴很关注这一时期的活动,悄悄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他的迫切。

他还是改不掉熬夜的坏毛病,因此没错过不知道在哪里晚睡的张艺兴的小互动。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尤其是深夜,会想很多虚无缥缈的事情,过去未来现在,再感伤一番青春,此时最容易冲动,所以一个视频电话发过去,张艺兴居然真的接到了。

他觉得感动,每每深夜给张艺兴打电话,对方就像等着他一样从没错过。

“哥。”

“嗯啊,灿烈,还不睡呢?”

“我想你。”

张艺兴用呼吸声代替了回答。

朴灿烈闭着眼睛,狠下心来,开始漫长的告白:

“漂头发很痛,我们都换了新的发色,说真的,好担心自己以后掉光了头发…新歌很抓耳,不过还是忧虑今年年末能不能拿奖,心里都没个底的。哥倒还好,一直再没染过头发了,还是黑色好看…不过几年前染的金黄色,我意外的记得特别清楚……”

朴灿烈沉默的间隙,张艺兴带着酒窝笑了一下:“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了。”朴灿烈有点沮丧,他看不透张艺兴的情绪。

“最近有没有写新歌?”

“有。”

“灿烈要努力出solo啊……”

朴灿烈点点头,丢掉了所有的勇气:“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张艺兴也有点黯然,“我心里有点不好的想法。”

“我想你,”朴灿烈又重复一遍,“真的很久没见了。”

“灿烈,你今晚到底要说什么?”张艺兴紧张的挪了挪身子,“你给我的感觉不太像以前的那样。”

朴灿烈忽然逃避一样匆忙挂断了电话——张艺兴他到底能不能看出来他的心思?

这一回张艺兴罕见的没发任何消息回来,朴灿烈在期待后悔和自责中,沉痛的关上了手机。



张艺兴不参与回归的消息自然是大家要先知道的,所有人都很是沉默了一会儿,这无疑对年末的目标是个不小的打击,要从利益的角度去解释也不是不能说得通,他们几乎扛起了销量的大头,新团的不断出道,韩流市场的衰微……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到可以用感情来形容的程度。张艺兴第一时间打了电话来,他也不好说什么,匆忙聊了几句便是沉默,最后他很坚决的态度道:“加油。”

旋即是拉长了的等待,MV录制那天恰逢夏季开始最热的时日,他几天没怎么休息匆匆露了一下脸,虽说是不参与回归,但毕竟还是一部分,歌曲的part都有他,因此他们时隔将近半年,第一次真实的见到彼此。

朴灿烈看着他的黑眼圈,心里翻涌着种种情绪:“可算是回来了。”

“朴灿烈,”一些短暂的交流后,张艺兴等其他人都走掉,才转身虚弱的叫了他的全名,他真的是缺乏睡眠,整个人看上去很没精神,他挺是失望的接了一句,“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朴灿烈心跳一缓,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是好:“……什么?”

张艺兴深吸口气,声音颤抖:“所以说,我所感觉到的那些悸动、那些不算刻意的关心,对你来说是不是都算不得什么?”

他都能感觉得到——朴灿烈心悬在半空中,喜悦又揣揣不安,他问:“什么时候开始……”

“这种感情的事我怎么能知道?”张艺兴朝他撒娇一般发脾气,“如果你真的只是兄友弟恭,就别让我这么期待了行不行?我真的很累……”

朴灿烈快走几步,咔的一声反锁了门,在张艺兴小心翼翼又期待的目光中,他毫不犹豫的把他包裹在自己的怀里。张艺兴僵硬了片刻,呼吸温热的洒在他的胸前,伸手先是轻轻的拥抱住他,然后狠狠的搂紧他,真的骂了他一句:“胆小鬼。”

“我也不想的,可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朴灿烈说话的时候胸口有细小的震颤,张艺兴觉得他们的心跳频率几近吻合,最后终于相接壤,他听见朴灿烈说,“我太容易被发光的人所吸引了,并不是说其他人的光芒不吸引我,而是我眼里的哥,着实太耀眼了。哥会不会厌恶我,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感情……我都不知道,没人比我更害怕再失去珍贵的一切了。”

“是我们交流太少了,”张艺兴之前的色厉内荏完全是疲惫和烦闷多方面的因素,他真切的需要一个归宿,“……你还有没有想说的?”

“……”朴灿烈顿了顿,轻声道,“其实春天一直还没走。我们马上要带来夏天,我会…带着哥的那一份,把你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带着,引发一场夏季的革命。”

“好。”

“你要不要试着和我在一起?”朴灿烈已经知道答案了,但他还是坚持说完,“我为我的犹豫道歉。”

“好。”张艺兴放下所有心里的压力,沉浸在朴灿烈身上的香气里,他深吸一口气,“我等了好久好久,几乎都要放弃了……”

“还好你没放弃。”

“我想说,”张艺兴从怀抱里扬起头来,眼神晶亮,“大家都别放弃,相信我,好不好?”

朴灿烈没忍住凑过去开启了初吻的回忆,他们悄然红了耳尖,他本就低沉的嗓音染上了沙哑:“我们知道。你也要……相信我们。”

张艺兴闭上眼睛,放心了然的,说话声越来越小。

他把头靠在朴灿烈肩膀上:“让我休息一会儿,就一会儿,你别离开,我不想起来才察觉自己是大梦初醒。”

朴灿烈挺直了腰背。



-END
我想表达相互暗恋已久的灿兴 难以开口的爱恋 坚守的等待和彼此信任

看到今晚的一系列预告 真心觉得又要恋爱了 锥的颜值锁死了我心(💥

希望!四辑里还是有蕾的T T

(被今晚美艳惊人的灿烈迷倒
恍惚想起来初心是灿兴的炸鸡)

2017-07-09灿兴
评论-16 热度-173

评论(16)

热度(173)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