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兴】雾里看花 11-15(完)

高度近视小助理都暻秀×大明星张艺兴

前文:01~07 08~10

OOC 部分设定和梗 有参考实际



11

 

在张艺兴家稀里糊涂住下来的晚上都暻秀睡得并不踏实,他的睡眠质量其实一向不错,那个晚上竟少有的做了一场意味不明的梦。大脑先是清明的片刻,但也没能找到真实和梦境的那道分水岭,他右侧的床铺忽而因为被压迫而倾斜,他不明就以的伸手想要打开床头的灯,并摸索到自己的眼镜,旁边有人伸手拦住了他的动作,用力把他压回到床铺上。床垫很有弹性,因而都暻秀并没感受到身体上的痛苦。他试图挣扎开陌生的压迫,哪想到身旁暖洋洋的躯体比他还要有力不少。

 

都暻秀琢磨起这类梦境的成因,显然并不是梦魇,因为他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并且行动自如,只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实的醒着。那么不是梦魇,这样的亲密接触还能是什么梦?……他悄悄在心间做起了排除法。压力太大?不是,除了语言问题,这些工作都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哎呀,怎么想到这些地方去了。

 

旁边的人在黑暗里只有一个高度模糊的影子,他并未再多做什么动作,只是安静的贴着他,由于场景过于真实,都暻秀清晰的听到了空旷房间中趋向平稳的呼吸声。他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如果是在现实中,那旁边的人是——

 

这种想法还是快别有了吧,这肯定是做梦了。都暻秀冷静的批评自己,呵斥痴心妄想的自己快点入睡。以至于第二天清晨他连眼睛都不太敢睁开,犹豫的摸到眼镜掐掉闹铃,他才掀开眼皮扫视了一圈这个屋子。

 

旁边确然是没人了,被子乱糟糟的挤作一团在床上,他爬起来穿衣服,顺便甩了甩被褥,这期间他眼神一扫,又扫到什么令他心跳加速的东西。这是一张略宽敞的床,并排躺两个人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因此他昨晚上床前就看到了两个枕头,而他只躺在左侧,那、那右侧枕头上那根长度不属于他的头发是谁的?

 

12

 

张艺兴见到他的态度与以往没有任何不同,他在都暻秀的注视下露出了询问的神色,并关切的问他休息的好不好。

 

“我们下去,可能会被经纪人批评哎,”张艺兴带着他离开家,楼下的保姆车里定然坐着那位经纪人,“其实回家也不是什么错事,就是又没给他提前说一声,找不到我的时候大概会发点脾气。你装作听不懂就行。”

 

你们发脾气我本来就听不懂。都暻秀心里吐槽一句,跟着张艺兴前后脚上了车。上车之后耳边就没太消停,他低头看手机,刷出新闻来说公司的新人组合要出道了,这两个新人在他也还是新人的时候是由他负责的,这回终于要出道了,自然是要为他们高兴的。他打开聊天记录看了看,同事边伯贤发来两长串语音。再一次听到除了张艺兴以外的人说韩语很是亲切,他点开一条,未来得及凑到耳边去听,手机先公放了声音出来。

 

车上没什么人能听得懂,只有张艺兴在前排和经纪人“哎呦喂”“哎呦喂”的解释些什么,敏锐的听到他这边的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

 

都暻秀连忙带上耳机,又重新听了一遍:“吴世勋和金钟仁韩国这边是我负责,说是中国的活动要暻秀你带着,会有人通知你和LAY哥的。”

 

张艺兴估计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才回头的,都暻秀又听下一条,大致是说工作的重心会更多的倾向于中国这边的市场,公司这一回是拿离入伍还很久的新人由张艺兴带着工作了,估计也是开辟市场的重要一环。吴世勋和金钟仁,实力和外形标注也经得起考量,张艺兴此前的开拓做一个平台,短短五年放在哪里都短,在人生里不过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旅程,但在日新月异的圈子里,他竟也算得上是一个前辈了。

 

他手机叮咚一声,边伯贤所说的文件姗姗来迟的下达通知到他这里。一式两份,一份居然还是要由他给张艺兴的,与他的繁杂的牵扯了一大堆合同和事项不同,张艺兴的简单清爽的多,一个更像是通知的文件,围绕着带领后辈这一环。

 

他把文件转发给张艺兴和他的经纪人,然后专心的啃起自己这边的内容来,吴世勋和金钟仁也在当天先后与他联系,叙叙旧分享分享自拍,最后展望一下未来,没什么太大的新意。两个小孩过两天发首个单曲,然后打歌舞台一结束,要来这边再出道一回,都暻秀和张艺兴工作室合约也就签了三个月,再续签估计就要挂上“张艺兴工作室旗下艺人经纪人”这样的身份了。他人还留在这里,但围绕的主心骨就不再是从前的人了。

 

车稳稳停靠在录制现场,人们陆续下了车,车上只剩下都暻秀一个人想事情。最后他决定先把这最后的时间好好地渡过完再说。

 

13

 

当天出了事故,按照程度来说绝对算得上严重。张艺兴拍戏骑得车发动机不大对劲,他不过是跨上去试了一下,车子猛烈的向前发动,发动机的声响几近震耳欲聋,所有人反应之前,载着他的车子轰的一声撞在了不远处的第一堵墙上,等众人匆忙的赶过去,他和车子一起歪倒在地上。都暻秀几乎是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了,他啊了一声跟着人群围过去,心中的焦急比谁都甚,耳边有女生在尖叫,穿刺的耳膜都隐隐作痛,他看到有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下理解。

 

那一刻他比谁都期待受伤的是自己。这确然是喜欢的感觉没错了,他心悦张艺兴,他还要怎样血淋淋的证明方才能说服自己不要逃避?

 

张艺兴的声音有些虚弱,他小声的抽气,逞强说:“我没事、没事的,拍摄还能继续。”

 

他现在只能过滤出他的声音来,他不敢贸然上前去添乱,医务组已经赶来了,罪魁祸首的车子被挪开到一旁的空地上去,有人伸手发动了一下试试,几乎要把不住那车子向前的冲力,连忙松手由着车子再次倒在地上。

 

张艺兴倔强的解释自己不会影响剧组的拍摄进程,都暻秀几乎都要冲进去在他耳边吼了:逞能什么?给我乖乖躺好休息去。

 

后来医生做了检查,说建议去医院彻查一下,现场设备简陋,他也不能确定有什么隐患。那个医疗团队做的解释是张艺兴受伤不算轻,还是静养比较好。都暻秀凭自己听懂最后一句:“他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劝他多休息吧。”

 

有人试图扶张艺兴站起来,结果是他自己挣扎了两下,终于认命一般的叹息道:“好像……是有点严重。”

 

旁边哪个小姑娘的抽泣声就没停,这回更有愈演愈烈之势,都暻秀见无关的人被有序安置回工作的岗位去了,克制着自己想要跟着一起去医院的心情,开始做一些应急方案的处理,他才转身没多久,就听到远远的张艺兴喊:“哎,暻秀!我要暻秀陪我一起去。”

 

都暻秀脚步一顿,不能置信回身看了一眼,眼镜……眼镜是不是脏了啊,好像有点看不清。摘下来擦一擦……擦干净了……啊,张艺兴还在向他招手呢……

 

这回不是做梦了,是鲜活的事实了。

 

14

 

暂时的行动困难,张艺兴的腰伤是主因,又因为多少收了些皮外伤,总体除了被要求静养,再没有其他要求了。都暻秀已经能用中文流畅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再三确认了张艺兴再没有其他地方的隐患,才认真做了记录打电话给各方关心的人士。他转身回到病房去,窗开着,视野很好,正对着医院后院的人工湖,湖边杨柳依依,有穿着病号服散步的病人们。

 

张艺兴正扭头看着窗外一对儿鸟雀,都暻秀叫不出它们的学名。他和张艺兴一起出神看了片刻,然后开口问他:“现在哪里还疼?”

 

“你现在跟我说话又不说中文了?”张艺兴勉强牵扯出笑意来看他,“你这样就不太听老师的话啦,暻秀。”

 

这笑容触及到记忆中的某个点,都暻秀一定在哪里见过,像是一张证件照上青涩少年的笑意——不沾染世俗,不多余世故,清淡怡人的微笑,情绪是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愉悦。

 

他愣了神,势必要把这笑意再一次留住,随后找到它应该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张艺兴见他久久不回答,又把视线移到窗外去,那两只鸟叽叽喳喳的啁叫了片刻,相依着绕着圈飞走了,这小小一方空间目前极尽安静。

 

他叹了口气,又转头回来:“暻秀,你真的不记得我啦?”

 

15

 

“暻秀,你真的不记得我啦?”一句话把都暻秀的记忆碎片迅速的拼凑起来,他摘了眼镜狠劲揉了揉,试图瞪大眼睛再看张艺兴几眼,情急之下他忘了把眼镜带回去的那一个步骤,圆睁着的眼睛只能找到某一处模糊的人影,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混合成天蓝色的颜色在视线里格格不入,他跑了两步贴近到病床间,张艺兴无奈的笑起来把脸凑近给他看。

 

是他了,是他啊。

 

都暻秀刚成为一名职场新人的时候,张艺兴也刚刚结束了他长达七年的练习生生涯。一个人前路未定的时候,总是抓不住自己的未来,有时候连现在也抓不住,总有错觉自己在风浪中漂泊,居无定所。他是这样,张艺兴亦是如此。因此对陌生的善意和鼓励总充满了格外多的依赖。

 

本身前辈通知他去负责一个即将出道的新人的起居和服装方面的事情,对方的资料不多,但林林总总各方面的喜好也汇总了数量算不得少的几页,他刚工作对一切事情都充满着热情,指望由小见大的证明自己的能力,先调出来对方的联系方式,又仔细看了几遍证件照,发了短信过去。

 

那照片刚才挑起记忆的重现,短信的内容他现在都还记得,可他居然忘了主角的名字。

 

他说:从明天起请多多关照,你的未来一定闪闪发光。你的新助理都暻秀。

 

对方估计是在玩手机,很快回复了一句:哇谢谢十分感动我们一起加油吧

 

结果他连备注都没输入进去的片刻,他的工作临时又调动了。因为新人一两个月后才出道,他也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小小的助理,一切都是可以调动的,微不足道的。接着就是他很快接到通知说他的工作会由其他人负责,他要去照顾吴世勋和金钟仁两个新的练习生弟弟。

 

他的热情被这样的工作无常的调动所磨灭,那位新人他当时给予过一两次关注,因为对方后来的定位远在中国,并且是以艺名活动比较多,那几年张艺兴成长的很快,由少年感蜕变成一个充满着成熟魅力的男人,气质翻天覆地。他竟一时没和张艺兴这个名字划对等,直到那个依旧带着清爽少年感的笑意触碰了他的神经。

 

缘分这种事情,真真是难以说的准。

 

“我没有换过手机号,那样一个练习生时期的号码用到了现在,我一直没有见过暻秀,正如暻秀也没有见过我一样……”张艺兴娓娓道来,“但我听到站在我面前的人叫都暻秀的时候,而他面色严肃的只跟我谈论工作的时候,我大概是能察觉到一切都不太一样了,身份、地位、时间……”

 

“我试图拨通以前你发短信来的号码来确认,老实说,当时毫无音调的告知我关机的韩语女声真的太令人烦躁了。不过那之后我就迅速和你交换了微信号,也算是没有失去联系的方式吧。不过……就在刚才我以老板的身份命令了你来陪我,你却还在冷静的处理工作的时候,作为上司当然觉得你是个称职的员工啦。不过以我个人来说——我就觉得,我这么多年的执着或许都没有什么意义的。”

 

“暻秀,你是不是要和我续约?还是和那两位弟弟一起活动?”张艺兴摸索自己的手机,“我这两天一直不想去想这个事情,我现在通知经纪人哥哥和公司去确定合同……”

 

都暻秀和张艺兴以刚够看清对方脸的距离相视,呼吸喷洒在彼此的皮肤上,有潮湿温热的感觉。他知道解释的意义微乎其微,他该做出点有实际意义的动作来。

 

于是都暻秀闭上眼睛,先是微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他伸手把张艺兴牢牢的搂在他的臂弯间,他将头埋在张艺兴的颈侧,很轻很轻的在他耳边对他说:

 

“以前我不认得你,但自从我认得你了,就再看不清其他的美好了。艺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艺兴犹豫了一会儿,才不能置信的回抱住他:“当真不再突然消失了?”

 

“以后你一直都是我老板。”

 

“不行,不够……”

 

“那你想要什么身份?”都暻秀这一回贴的特别近,能清晰的注意到张艺兴脑袋后面乱糟糟翘起来的几根头发,那长度确然是和昨晚留在枕边的一样了。

 

“那我先惩罚你继续给我工作吧。”忽然张老板调皮道,“什么时候满意了,我再给你晋升。”

 

“不过我还得带弟弟……”

 

“哎哟喂,你这个人怎么,怎么这么煞风景咯!”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希望我们嘟助理和老板能够再续前缘嘿嘿嘿

考完专业课的我 又是一条好汉 继续赌今晚的预告是chen!!

由于今天处理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 明天更新独角兽和星梦

爱你们 啾啾!




2017-07-14all兴嘟兴
评论-6 热度-136

评论(6)

热度(136)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