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41

*八Ax一O
*OOC有 作者的脑海里热爱脑补 一切与正主无关
*有不妥就 怪我
*这章 辰兴 开兴

张艺兴踏踏实实的休息了一阵,每天定点不定时的和吴世勋视个频,想念起忙碌的日子来。此前渴望假期,不过都是太忙没时间给身体的假象,若是整天无所事事,会生出一种在虚度光阴的自责感。

他开始着手忙第二张专辑了,很多工作也相继开始,他没能错开去韩国的行程,分别的时日开始从日为单位过渡到月,哪里想到上一次离开前的颁奖现场是他今年最后一次参与舞台。

很多因素相互叠加起来,他们的沟通不得不开始在网络上进行,偶尔的联系都很仓促,他从去年调剂两方的工作时间还是多有重叠,加之第二张专辑即将问世,最终的商讨结果便是无奈的不能参加回归。

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张艺兴现下觉得神奇,自己已经能以很平静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流言蜚语。他回首自己的成长,这两年尤为迅速。两边跑的生活经历固然是一方面,心境的转变才是由内而外展示成熟的直观方式。

所以说,时间把未来的一切都拉长,把过去的一切都压缩,走在现在的结点上,瞬间即是永恒。他之前和金钟大朴灿烈有过不愉快的体验,终于被长距离的思念冲淡了。张艺兴赶去日本拍戏的间隙金钟大发来一个视频,他没什么犹豫的接起,除了同样在日本的金钟仁不在现场,所有人凑上前来朝他挥手打招呼。

“你们又去吃饭啦?”张艺兴一瞥桌上,“……我也饿了。”

“等你回来一起吃啊,别让我们等太久。”

“哇哥到底要漂泊到什么时候啊,快点回来吧想死你了。”

“有和钟仁联系吗?不过他好像关机了…并没有接视频啊……”

所以说,不要七个人同时说话,我什么都听不清啊……

张艺兴实在是难以听清楚所有人的说话内容,等他们挨个叽叽喳喳完,举着手机的金钟大对他眨眨眼:“可以原谅我了吗?”

“哎呀,说什么见外话呢!”张艺兴弯弯嘴角,“我根本没法生很久钟大的气嘛。”

“呀~有时候到事后才发现这样处理是不妥的…”金钟大也像张艺兴的语气一样轻轻的将这件事翻篇一样掠过去,“好像人生是没法避免冲动的啊~”

张艺兴看着那张没怎么更换过笑容的年轻的脸嘴唇翕合,声音轻轻敲进他的耳朵,通过弯弯曲曲的大脑回路,再见缝插针的进入到血液里去,最后最后,和蓬勃跳动的心脏一起感染上阳光一般的乐观朝气。他伸手摸了摸前置镜头,如同真的在抚摸对方一样:“这才是年轻啊,钟大。”

那边叫嚷起来要拍照,吴世勋探头探脑的挤进来,彷佛控诉他们两人之间独特的联络不可以轻易许给别人一样,张艺兴爱极了他这样的孩子气,也伸手摸摸他,服务员被请求帮忙拍合照,吴世勋乖乖的坐回去,金钟大转头又冲他露出他标志的笑:“来,哥,对着镜头笑啊。”

-

张艺兴联系了几次金钟仁,好像他真的很忙,一直在关机,几次都打不通。他放下手机也去工作,拍了很多东西,再拿起手机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金钟仁的回复。

“刚刚在忙,哥现在在哪?”

张艺兴发过去一个定位,眼看着金钟仁的定位离他十万八千里远,两人开始商量彼此的空闲时间是否能够重叠,最终敲定个时间。张艺兴和他就在哪里吃饭拉扯了半天,完全搞不懂这种浪费时间的意义在哪里,反正他们挺享受这种有一搭没一搭的消耗的。

真正见面的时候,金钟仁头上扣了一顶渔夫帽,远远的在路边的停靠点下了车,四处张望着没费多大功夫便找到了刚换了新造型的张艺兴。

张艺兴那天顶了一头刚烫完的头发,偏灰的色调,长长的分缕垂在上眼睑的位置。这个造型挺新奇的,像是毛绒绒的灰颜色毛的羊,金钟仁颇为感兴趣的伸手顺了一缕在手中玩。

张艺兴轻巧的拍开他的手,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餐厅开始点菜。金钟仁征求了他的几个意见,然后选了几个意见折中的,张艺兴不太会日语,用英语指着牛肉说要少点盐。

“我在筹备solo,最近要控制体型。”张艺兴解释,“钟仁在这边呆多久啊?”

“也快回去了,哥是直接回中国?”

“提前让你们看到造型了哈哈哈,”张艺兴揉揉自己蓬松的发顶,“对的,回中国。这个发型,你觉得好不好看?”

“怎么说,有点不像你了,但很好看,五官更立体了。”金钟仁又仔细看了看,“最近联系的好少啊…感觉特别特别久没见了。哥你…身体都还好?”

“上一次注射的药倒是效果和口服的不一样,也说了短期先别有性生活……不过我估计也快了,我下次回去再补标记吧,”张艺兴平静的说,彷佛不曾起过波澜,“回去的时候再看好了。”

“那我先排队吧,”金钟仁蜷起右手的中间三指,用大拇指和小指比了一个电话的样式放在耳边,“哥一回来——不,一下飞机刚刚打开手机,就要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张艺兴一愣,含笑点点头:“好啊,那要是你在忙呢?”

“我在忙就没办法了……”金钟仁遗憾的咂咂嘴,“就只能看看谁排到第二位啦……”

他这似曾相识委屈的模样触动了以往无数次明知道他藏不住心事还爱逗他的哥哥的记忆,张艺兴摇摇头,低头吃了一筷子菜:“最近在练习舞蹈吗?”

“嗯…现在还想要更精进,所以每一次机会都会想着认真对待,还好,我觉得早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了。”谈起舞蹈金钟仁很认真,“哥的编舞也都进入尾声了?”

张艺兴听他提起这个,点点头,忽而眼神一亮,挪开椅子腾出一片空地,也没在意时间地点的跳了一串动作:“钟仁帮哥看看这里,虽说已经确定了动作,但总感觉哪里很不连贯,看上去还好,动作起来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自己感觉很别扭。”

金钟仁放下筷子,又认真的看张艺兴自带节奏的来了两遍,然后他也挪开椅子,简单的尝试着也跳了一遍,他站定问:“大概是这样吧?”

张艺兴给他解释哪里觉得不对,金钟仁捏着下巴点头,思考了一会儿,又伸胳膊伸腿的动了动,提了几个意见。他们聊了一会儿,敲门声响了两声,忽然才如同被从睡梦中叫醒一样认知到现在是个什么场合。

张艺兴笑的直不起腰来:“哎呦喂,我就知道我们两不能正经的凑一起。”

金钟仁也拍着手笑,然后轻轻说了一句:“那不正经的也行啊。”

张艺兴直起身子的动作一顿,神色嗔怪的瞥了一眼金钟仁,然后率先走去开门,穿着日式短襟的服务员端着鳗鱼饭鞠了一躬,介绍了菜名便要退出去了,再怎么样一句“谢谢”也是会说的,他们道了谢,又打算专注于眼前精致的日式料理来。

他们看着那份鳗鱼饭,动作皆是一顿,不差分秒的抬头对视一眼,似乎是同样看出了对方想表达的意思:“鳗鱼!”

“先吃饭,”张艺兴拦住蠢蠢欲动的金钟仁,“吃饱了还有时间。”

金钟仁闻言听话的坐下来,他们间或聊了聊今年不同的安排,不自觉的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小小的和式叠间,拘束不住他们躁动的充斥着热情的灵魂。张艺兴先一步放下筷子,像模像样的道:“多谢款待。”

金钟仁直起身来:“那我们继续?……”

-

张艺兴的小秘书给自家老板打了几个电话,终于把恋恋不舍的兄弟喜相逢的场面终止了。张艺兴和来接金钟仁的经纪人哥哥打了招呼,然后也转身上了来接自己的车。

保姆车向相反的两个方向驶去,张艺兴瘫坐在座位上回忆了一下刚刚他们一起商议出来的结果,完了以后双手抚上肚子,愁眉苦脸的给金钟仁发消息:“怎么办,又吃多了……”

金钟仁回复道:“哥打算发ins吗?”

张艺兴翻了翻手机里的照片,遗憾的发现自己忘了和金钟仁自拍,光留了两张食物的照片,他想起健身教练的脸,连忙回复道:“今天就不了,下次吧,会被批评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


-

很多事情都只是【我这么想】
因为还是建立在以前有一个现背的基础 所以时间推进到这里了

嗯嗯 最近没开车了 因为我发现自己 本身不会开车…

可能接下来还会有几次车()

我其实觉得妮妮才像个Omega 性格老可爱了kkk

评论-36 热度-228

评论(36)

热度(228)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