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01

文章索引

一个ABO设定的脑洞,满足自己欲望的产物。蕾蕾是O。
OOC严重。本章灿兴,一点点边兴。
-

张艺兴一个人待在宿舍里,他没有开灯,厚重的窗帘挡住了所有光线。连呼吸都微不可闻,所有动静一点点的融化在黑暗里。


他熟门熟路的从枕套里掏出一小袋药来,细小的粉末把水染成淡淡的白色,一仰头把那小半杯水喝下去,被无论几次都没法适应的苦味刺激的皱起了眉。


过了一会儿他躺倒在床上,迷茫的看着天花板,适应了黑暗的眼睛隐约能看出吊灯的轮廓来。每次喝完药,他的大脑总是迷迷糊糊的,抓不住的思绪飘到很远很远,直到主人的意识模糊的闭上双眼,再沉到梦里去。



他对外宣称自己的性别是Beta,而事实也证明他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人们理所当然的相信了他是一个Beta。不过他有普遍平凡的Beta里出彩的地方,恰到好处端正的外貌十分清秀,白皙的脸庞和笑起来添彩的小酒窝,带点清爽的汽水音,一切都像是个出众的偶像,并因此发光发热。


社会所需要的偶像更多的是强势的Alp,Beta实在是少数。因此他的队友,全部都是Alpha。


耀眼的,强大的,优秀的Alpha。


-


“哥,今天行程结束了去吃点什么吧?”快要出发的时候金钟大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再叫几个人一起吃烤肉,呀……真是很久没吃了,有点想那个味道了。”


“啊,好。那就去吧。”张艺兴正把头套进衣服里去,声音像是隔了一层雾。


“一会儿问问吧,那说好了啊。”金钟大看了他一会儿先出了屋子,张艺兴有点犹豫的带了一包药在身上。他的发情期快到了,待在一群Alpha之间他这具逐渐不受控制的身体可能会出点什么差错暴露了性别。


小小的一包药,能在一个月内完全的隐藏,或者说扼杀掉信息素,让Omega成为一个Beta,并不受身体对交合的渴望影响。而且在真正做爱的时候,Omega会逐渐的感受不到快感,把最容易受本能影响的Omega变成一个性冷淡,然后逐渐的压制信息素和情欲。当然违背生理的改造对身体伤害十分巨大,这种并不被允许的药还不稳定,发生什么完全没法预料。


就比如说张艺兴,本该年轻健壮的躯体显然过早的没法承受药物的副作用了,有时候会紊乱发情期的时间让人措手不及,或者蓦的释放出一阵信息素的味道让他难以解释。只能在身上带一包以备不时之需,然而过量的用药对身体伤害更大,因此造成恶性循环。


还能坚持多久呢?


前方是耀眼的舞台,欢呼声和音乐放佛响彻在耳边,那是另一个属于Alpha的舞台。


在上面的每一分钟都能抛掉一切现实的烦恼。


-


燥热感从小腹蔓延到全身去,一开始还只是一点点微弱的感觉,才刚入坐烤上肉,热度就已经是燎原一般的烧的他没法坐稳了。

“艺兴哥呢?”


“不知道啊,刚刚好像是去卫生间了。”


“这也太久了吧,都有二十分钟了。”


肉在铁板上滋滋作响,泛着暖暖的油腻的颜色,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去看看吧,正好我也去趟卫生间。”朴灿烈站起身来,回忆着张艺兴刚刚摇摇晃晃路过他的样子,虽然很微弱很微弱,但他似乎是闻到了一点像是信息素的味道,“哥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说不定是喝多了。”


卫生间里有只有一个隔间是锁着的,朴灿烈确定张艺兴就在里面。空气中的信息素味清清淡淡的,一不注意就闻不见了,但他还是嗅到了细小的甜来。


卫生间里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没人待在里面。朴灿烈敲了敲门,“哥?”


从门板后传出了带着鼻音的声音,“……灿烈?”然后张艺兴迅速的清了清嗓子,“什么事?”


“就是看哥好久没出来了,我过来找找……你没事吧?”朴灿烈凑到门边,越接近门的位置那股甜味更明显……这是什么味道?


“嗯…没事。”张艺兴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了……”最后那声音低不可闻,然后空气中的味道一下子浓郁了起来,虽然还是比不上一个正常Omega所应该释放的味道,可至少清晰的能闻见了。


能听见张艺兴的低吟,本来要冲出喉咙了,但又被硬生生压住,只是悄悄的哼了一声。


朴灿烈静静的站在门前,他脑海里滑过好多好多的思绪都抓不住,只有身体对这味道做出了生理反应,他更加的疑惑,他分明是一个Alpha,面对莫名其妙的味道被勾起了本能的反映。


Lay哥应该是个beta吧……


-


毫无香艳的嘿嘿和中间部分走:
Zine

-
张艺兴回屋喝药,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依赖它了。


信息素和虚弱感很快就消失了,他鼓了鼓气拉开门,门厅里坐着两个沉默的队友。


只是回来放东西顺便问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唱k的边伯贤,被这突发状况绊住了脚,也匆忙的通知了一声就留下,正询问朴灿烈缘由,后者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也不清楚啊!你这么问,我还满肚子疑惑呢。”朴灿烈警惕的护着胸口,边伯贤正凑在他身上闻来闻去,企图找到点属于张艺兴味道。


关门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看着张艺兴,敏锐的感觉到他又变成了“Beta”,连一点味道都没有了。边伯贤凑上去闻了闻,遗憾的是再怎么闻也没有一点香味,仿佛那像香草一般的甜是错觉,全身上下只有张艺兴平时身上的奶香味。
那味道他再熟悉不过了,不是信息素。


张艺兴摊开手,小小的纸包,药粉很细,也不算多,每个月伴着他改变着他的身体。不知道多久了,记忆断断续续的回到十七岁参加一个保护Omega的义工,那时候他还没有确定性别,遇见了一位“Beta”研究员。


“他说他想改变这不公的现状,所以在自己的研究,已经和一个大学的研究室有了对接,只是缺乏临床实验。”


“他拍拍我的肩,说,你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你不是Omega。”


张艺兴垂下头来,现在他反而有种解脱了一样的平静,他在摊牌,把从未公诸于世的秘密告诉两个信任的队友……其他人也要知道,从今天后这就不再是秘密了。


“后来我成了一个Omega,按理说我该去专门的学校学习生存于社会的知识……可我不甘,我才不要屈服给命运。”


“所以我联系了他,他表示了遗憾,也表示吃这个药风险十分大……谁也不知道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我作为实验者,需要定期提供报告……嗯,我的信息素被藏起来了,我的身体本能被扼杀了,甚至感觉不到快感。”


朴灿烈想起刚才毫无热情的张艺兴,抿了抿嘴。


“其实挺好的,那感觉就像打了麻药,你能感到你被做了什么,但是没感觉。我就这样隐瞒了这么多年,可能身体负荷太重了,今天晚上一下子紊乱了。”


“……其实是迟早的事,只是我还没做好准备。”


-
边伯贤和朴灿烈一言不发。


他们盯着无论是在练习生期间努力和训练量都十分大的,一直都用尽全力去努力的张艺兴,一度让人觉得“啊他真不像个Beta,这股劲连Alpha都不输”的人,居然是一个Omega。



边伯贤说,“哥哥准备怎么办?”


张艺兴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如果哥哥想要隐瞒……我们可以帮你。”边伯贤继续说,他平时总是用他清亮的嗓音开玩笑,是另一个气氛制造者,此时声音无比的认真,“可是迟早要说的……就在最近,我希望哥能做好准备。对吧,灿烈?”


朴灿烈忙不迭的点头,他担心张艺兴的身体:“那个药……吃两次了,会不会不太好……?”


张艺兴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不知道,我现在好累。”


他嘟囔着,站起身来,没有回头,轻轻的说。


“我明白我该干什么……伯贤,灿烈,拜托你们了。”


边伯贤盯着后颈那个牙印,突然不太开心的回了一句。


“如果哥哥需要,我也是可以的啊。临时标记什么的。”


朴灿烈迅速警觉的看了他一眼,张艺兴的背影僵了僵,沉默的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
“喂,”朴灿烈不满的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呀,大家都是怀着一样心思的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边伯贤毫不示弱,“我去休息了,说不定艺兴哥等着我呢!”


仿佛身上还有那股香草味,朴灿烈闻了闻手腕,现在他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体味丝毫没有准备就交出去的第一次,张艺兴的味道和他的交缠在一起,连皮肤都愉悦的染上一层薄薄的粉红色,又像是马上要爆炸了,所有的器官都蠢蠢欲动的活跃了起来。


我和张艺兴做了。我是他第一个Alpha。


黑暗里有什么开花结果,也有什么悄悄的开始腐坏在土地里。


-
张艺兴睁开眼睛,厚重的窗帘又被拉上了,整个屋子里有令人闷热到憋气的拘束感,他坐起身来,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门口盯着他看。


敏感的身体瞬间做出反映僵直了起来。


空气中有两股味道在打架,又像是在缠绵。


张艺兴略感悲哀的抬起手腕闻了闻,是他那熟悉又陌生的信息素,和室友金钟大所拥有的信息素。


他看着那个堵在门口用信息素防止味道跑出去的人,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几个小时前才吃过的药就已经失效了,朴灿烈给他的临时标记也没起什么作用,他不受控制的身体正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甜味,他的室友用温柔又独特的声音暗哑的问了他一句。


“哥,你醒了?”


张艺兴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见,身体已经不那么疲惫了,可他的神经脆弱的几乎一触即发。


“……我一会儿向你解释,大家都回来了吗?”张艺兴问,“我把灿烈叫来吧……他都知道的。”


“哥是想要临时标记吗?”金钟大靠近了一步。


“你看我可以吗?现在,帮你一下。”


他们之间的距离和气氛越来越暧昧了起来,张艺兴坐在床沿边,一点都不受那Alpha味道的影响。


“钟大……我根本感觉不到。”张艺兴低着头,“无论是渴望的感觉还是快慰的感觉,我都察觉不到。”


他拉开衣领,后颈上有朴灿烈留下的痕迹。


“我已经拉你们之中的一个人下水了,不能再拖累任何人了。他刚刚标记过我,或许用味道就能让我的身体听话一些。”


“为什么你就觉得你是在拖累我们呢?”金钟大难得的皱起了眉,“哥哥是Omega……我没说错吧。我们是Alpha,虽然这么说很抱歉,可是明显哥该担心的是自己,毕竟身体上来说,哥才是弱势……”


“才不是!你们应该找到自己喜欢的……或者更好的人,而不是局限在这个队伍里……我……”


“你已经很好了,虽然性别这个事瞒着大家是挺让人震惊的,”金钟大扶住他的肩膀,“可是你多依靠我们一些啊,每一个人都不会觉得麻烦的。而且我也没有说过不喜欢哥。”


张艺兴的手机发出接收短信的声音,屏幕上亮起着朴灿烈的回复,与此同时敲门的声音响起来。


“哥,我来了。”


-
金钟大站在一旁,他看见朴灿烈和他的信息素把张艺兴包在怀里,身高差距让他看起来很小只,此刻正闭着眼睛感受着朴灿烈。


朴灿烈轻轻的吻在他的腺体上,或许是药物和临时标记又履行了他们的职责,张艺兴的味道一点一点的回到了他身体里,房间里又只有以前那个“Beta”,还有两股不相让的Alpha信息素分庭抗礼。


张艺兴舒了口气。


“谢谢啊。”


“啊啊,现在该解释一下了吧?哥,你瞒的好辛苦。和你每个晚上相处我竟然都没有发现。”金钟大抱怨着站到床边来。


“抱歉……”张艺兴还靠在朴灿烈身上,他掀开枕头,牛皮纸的信封里还剩下最后一包药。







评论-23 热度-748

评论(23)

热度(748)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