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你要和我一起游戏吗?

文章索引

一个现背的网游paro。朴大神x张小白。
灿兴好吃啊!灿兴好磕啊!灿兴好啊!
本章用梗全部是虚构,OOC严重。请勿较真。
 
01
张艺兴最近在玩的游戏服务器要扩容合并了,并发布了每两个服务器之间的合并任务。
这是一个很大型的任务,合并的两个区要一起搭建一块平台,作为交流中心,设施齐全,从两个区内各随机选择一个人与对应区的人搭档完成建设任务。参与要求是连续三十天在线的,等级和性别以及人物职业全都随机。中途不可中止任务,一旦参与就会受到永久封号的惩罚。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加入,交流中心和属于另一个区的内容全都不能使用。
活动任务在一个月前就轰轰烈烈的发布了,并邀请新老玩家报名,根据报名人数决定任务的具体内容。
张艺兴报了名,即使他只是一个不到30级的小号,每天只是上线种种花采采药,顺便跑到各种人迹罕见又风景很好的地方打坐。与世无争又勤勤恳恳的每天上线,堪称游戏模范。
韩服总是不太稳定,他隔段时间就会延迟一会。游戏制作十分精良。两个月前他听朴灿烈提起了这个游戏,对方称这个游戏很有趣,他已经把好多人拉入坑了。
“哥,真的很好玩,世勋和钟仁有时间就和我一起玩呢。还有伯贤和珉锡哥,也有注册……你有时间也来玩玩呗。”
当时张艺兴忙的昏天黑地的,昼夜颠倒,恨不得用所有空闲的时间来睡觉,他迷迷糊糊的应了朴灿烈一声,倒头抱着枕头沉浸到下一个梦境里去了。
朴灿烈表示了遗憾。
等到他不是很忙了,这个网游已经变得炙手可热,他打了两个电话问朴灿烈在哪个区,都接不通,最后随便选了一个顺眼的名字,开启了游戏小白的生涯。
他的超能力是治愈……这样想着那位白衣飘飘的医者十分称他的意,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选了治疗的角色。捏脸的时候他想起了朴灿烈那一双尖尖的独特又好看耳朵,认真的把他放在了他自认为人物很帅的清秀小脸上……看上去有点奇怪,但他很满意。
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第一次游戏几乎只确定了个人物造型,进入新手村的时候,着实为精致的场景作画感叹了一下。
身为一个奶妈,自然是要行走于天地间帮助那些受病痛折磨的人。
当然是没有人需要一个几乎是白板的奶妈的——一番碰壁后他选择了做一个闲散的郎中,快意恩仇,浪迹天涯。
张艺兴觉得很满意。
02
明天任务都要开始了,张艺兴登录官网看了一下报名的人数。连续登录三十天以上的人少说也是有中上等级的,按照等级顺序他翻了几页在终于末尾找到了自己。
[成长的小狐狸 29级]
……作为垫底,还是有点不甘的。听说这次活动有大量的经验奖励,那他会不会升很多级啊?
张艺兴想了一会儿,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合并了,他就要见到那个随机的搭档,他得先告诉对方他上游戏的时间少之又少,实在是很抱歉。
欸,看到他这么个级别低的,会不会吓一跳啊?
虽然提前下好了更新包,等到十二点的时候又被不稳定的网络卡住了。
张艺兴郁闷的看着屏幕上的韩文:
[火山秘境]与[风澜之巅]合并中,请稍等……
让你久等了,我的搭档……
03
朴灿烈等了将近五分钟,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的搭档在一阵白光中现身了。衣袂翩翩,白衣似雪,一头青丝用白色的发带挽起来,发间插着一根碧玉的簪子,很仙很气派。
乍一看好像很美好,可是你穿着一身新手装来干什么的?
再一看等级,29级……这位哥,你是来讲笑话的吗?
[对方朝你打了招呼,并添加你为好友,是否接受?]
朴灿烈瞬间就想点拒绝。
玩我呢?这怎么做任务?好歹他也是服务器里数一数二的大神了,带这么个拖油瓶还怎么混?
任务一接受就不可中止……
朴灿烈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成长的小狐狸:hi?你怎么不理我啊?]
[成长的小狐狸:对不起对不起,我这边网不太稳定。]
[成长的小狐狸:还在吗?你不会也卡了吧……]
04
角色50级就能御剑了,显然张艺兴不可以使用这个方便的技能。
他甚至连剑都是新手剑,砍小怪都只掉血皮的那种。
[我好像很帅]邀请您御剑,是否接受?
御剑哎!一直想试试的御剑哎!
张艺兴欣喜的点了接受。不过这个姿势有点奇怪,像是给他依偎在后面那个法师怀里一样,看上去十分娇羞。
[成长的小狐狸:好奇怪啊……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朴灿烈都没话说了,他带着张艺兴飞起来,问:
“你有没有做过系列任务?”
他记得新手的系列任务做完都会有50级的,因为游戏的乐趣就是仗剑天涯,还会友情赠送一把和属性相配的剑……可这人全!都!没!有!
“那是什么?”
“……就是一环接着一环,然后完成最终任务。”
“听起来很厉害。”
“我觉得你也很厉害,某种意义上。”
“欸?你脸上有个酒窝哎,还能设置成这样吗?”张艺兴的角色正仰头打量着对方,这个搭档的笑起来是有酒窝的,让他倍感亲切。
“都可以捏的,游戏这点真的做的很细致。”提到酒窝让朴大神心情好了一点,他想起还在异国他乡的哥哥,不由得也放缓了语气,咧嘴对着屏幕笑出了一个酒窝来。
“真厉害。”张艺兴感叹:“我是朋友推荐来玩的,因为网很卡,基本不怎么做任务升级的……”
“那你玩这个有什么意思?”朴灿烈不解极了,事实上这个问题他一开始就想问了:“29级还连续30天登录……你很闲啊……”
“我一点也不闲!”张艺兴赶紧澄清:“我每天就抽时间上来种种花采采药,顺便爬爬山看看景。这里面的景色真的很棒啊。”
“……我觉得你真挺闲的。”朴大神已经接受了猪队友的事实,并正带着他的猪队友往第一个任务点飞去。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建设医馆与药馆,每一个医馆药馆都有指定的设计图和药材要求,根据任务,他们一共要建十座。
朴灿烈扫了一眼清单,光建设的繁复不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药材才难找,有时候几天都不一定刷出来,更别说这两天人人都要参与建设任务,能不能抢到都说不定。
他瞥了一眼顾自傻乐的猪队友,感到了前路漫漫。
[成长的小狐狸:哎?]
[我好像很帅:?]
[成长的小狐狸:这些药我都有欸,这个任务也太轻松了吧。]
[我好像很帅:?!嗯?!]
[成长的小狐狸:我没骗你啊,你看这什么冰晶草根……火焰凤尾竹……我平时爬山的时候看见就采了,都没人去,我有好多呢。]
朴灿烈又对着屏幕咧开了嘴,这个队友,也没有想象中的没用嘛!
[我好像很帅: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成长的小狐狸:为什么这么容易??]
05
他们就差一味定情草,因为“巧合的”都很忙,他们约定了明天上线的时间,就匆匆下线了。
“对了,”朴灿烈喊住他的搭档:“你要不要把号给我,我这边有个一直在用的代练,可以帮你刷刷级什么的。”
毕竟是萍水相逢的网友,他不太有把握对方能接受,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意外的是这个才认识不到两小时的人很爽快的把号和密码给了他。密码是简简单单的几个数字,20160630,传说中的安全级别最低。
“我去,你这个密码也太简单了吧?系统不会提示你改密码吗?”
“我这个号有什么盗用的价值啊,这个密码很好记的。”
“简直太有价值了,你那些药拿去卖很值钱的。”
“是吗?”
发完这句张艺兴卡掉线了。他登陆了几次没登上,再次心中默念抱歉后关了电脑。
不过这个大神搭档比想象中好相处多了。
06
朴灿烈“喂”了几句,确定对面不会再爬上来了,联想到之前这人说自己网卡,原谅了这种不告而别。
真是一个神奇的人。
朴灿烈想起来这位网友跟他说的话:“游戏里的风景真的很美啊,我有一个人想和他一起来看看。不过他好像挺忙的。”
还玩浪漫。
他们一直是文字交流,这人打字很慢,还有一点点的语法错误。可爱的很熟悉。
朴灿烈又浮想联翩到他艺兴哥,感觉这个人像是认识。
搭档给他的账号轻轻松松就查到了上次登陆的地点,当[中国]两个字闪出来的时候朴灿烈惊讶极了。
不会这么巧吧?
他哥之前都说了不玩了,应该不是。
那万一……是呢?
20160630,这个密码怎么这么眼熟啊……
哎……这不是他电影在中国上映的日期吗?
……!
是你吗!哥!
07
纠结了一晚上,朴灿烈打算先试探,不要打草惊蛇。
即使他已经快憋爆炸了。
“你怎么了?感觉有话要说。”吴世勋拿眼睛斜他。
“……没什么!”朴灿烈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了。
“……吃错药了吗?”
 
很快就到他们约定着一起游戏的时候了,朴大神装作很淡定的样子提前半小时坐到了他的电脑前。
“……”吴世勋。
“……他怎么了,这么亢奋?”金钟仁。
这两位没参加游戏活动,正帮着霸道的朴大神找建设材料,充当苦力。
“谁知道,”吴世勋移开视线:“早上就不对劲。”
“可能每个月都有这么一次吧……”
“我也觉得。”
08
“我卡了一会儿才上来!对不起。”张艺兴再次道歉。
“没事没事,我也没等很久。”朴灿烈赶忙打字回复。
……你等了好久了!看到对方没上来你都要抓狂了好吗?
吴世勋和金钟仁窃窃私语:“……像是恋爱了。”
“啊?”金钟仁吓了一跳,“不会吧……”
他们又一起看朴灿烈,一同觉得这几乎是真的。
“我们先观察看看。”他们开始咬耳朵。
“好。”
09
定情草在月老的老家,也不知道哪里一座烟雾缭绕的山里。
张艺兴表示他来过,但因为对面的山头要飞过去,他没办法,只能作罢。
朴大神爽快的邀请他御剑,他人物的视角低头看这个医者,除了耳朵有点突兀,这脸就差了个酒窝,咋看咋像张艺兴。还有这尖尖的耳朵,他每天上午在镜子里都能看到。
……
是你吗!哥!!
……
他们降落在小山头上,景色很美,放眼望去都是此起彼伏的绿浪和若有若无的白雾。
张艺兴感叹:“真美。”
朴灿烈附和:“是啊。”
“不愧是月老的老家,氛围都不一样。”
“你又想和你说的那个人一起来看吗?”
张艺兴的反应慢了半拍,“啊,对。可是我不会飞啊,要怎么一起过来?”
朴灿烈有点吃味:“她不会自己注册个号和你一起飞啊。”
张艺兴打字回复:“不是[她]是[他]哦,他应该也在玩,不过应该不在这个区。”
“……是谁啊?”朴灿烈心怦怦跳着,感觉有点难以形容的激动。
“一个朋友,认识好多年了。”张艺兴四处翻找着定情草,“总能让我很开心很开心,这个游戏就是他推荐我玩的。”
朴灿烈笑出一口大白牙。
“绝对有问题……”吴世勋和金钟仁说。
“他有这么寂寞吗……”金钟仁不敢置信。
朴灿烈噼里啪啦的打字,那架势像是要把键盘敲穿。
“我觉得有。”吴世勋沉痛道。
 
 
“你很喜欢他?”朴灿烈刚打出这句话,就看到张艺兴蓦然消失了。
“???”张艺兴发来三个问号,“我触发任务了!定情草的任务!”
“什么?”朴灿烈问他:“具体给我说说。”
“就是要在这边找到定情草的种子,然后……然后?”张艺兴又发了一个问号来。
“然后什么啊?”
“然后用爱情和默契浇灌它成长……此为组队任务,一个游戏账号只能触发一次。任务所得不可交易。放弃即为无效。”
张艺兴慢慢的打字,大概的意思就是不能放弃,不然就再没机会了。
“我们是两个男的啊?怎么浇灌它?”
这时朴灿烈收到了月老的任务:找到银河的水和天山顶上属于你和伴侣的锁。
“艺兴哥”……朴灿烈打了三个字,觉得不妥,又换了个称呼:“小狐狸,你先找种子吧,我这边也有相应的任务要一起完成。”
“哦,好。”
 
 
“哥,”吴世勋严肃的说:“你还有未来,不能毁了自己。”
金钟仁点头:“沉迷游戏伤身。”
“??”朴灿烈正要和他心心念念的艺兴哥完成爱情任务,开心的不行:“神经病吗你们?建材都找到了吗?”
“……”
“……”
10
他正在一个山洞里,狭窄又憋闷。
[你有喜欢的人吗?]
屏幕突然弹出来的问题让张艺兴沉思了很久。
有吗?
有的吧……
[你再问问自己,真的喜欢他吗?]
啊……真的吗?
不论是他所带来的快乐还是同样对于音乐的热爱,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契合。
这样的对方……是真的很喜欢。
这么想着张艺兴的耳根有点发红,他欲盖弥彰的迅速点击了是。
黑暗里有什么一闪一闪闪着光,他顺着光源往山洞里走,清冽的山泉声愈来愈清晰,他头上一直神气飘扬着的发带都被水汽打的耷拉了下来。
山洞的正中央有一汪清泉,有粉色的植物在水中生长,花苞还没长大,正勃勃的散发着荧光。
[你用喜爱的心让它们发芽了,还要默契与爱情做养料,请静候你的队友]
哦……他的队友,那个一头红发,火属性的魔法师,合并服务器后都是数一数二的榜上强者。总能给他莫名的依赖感,那么大概,是可以相信的吧?
 
……一切都是数据,为什么我要这么认真呢?
11
朴灿烈在银河之上过了鹊桥,找到源源不断的宇宙之源。银河就像是果冻,触手微凉,装到容器里就变成了闪着星点的水。
这便是银河之水。
牛郎和织女相携而来,提问他。
[你是怀着虔诚之心来的吗?]
是。
[你是全心全意想着你的伴侣吗?]
还不是伴侣,可我肯定全心全意。
[我们给予你银河之水,就让这鹊桥送你去天山之巅吧。在那里,你要找到你生日的锁和你伴侣生日的锁,才能回到月老山,去找他。]
鹊桥缓慢移动着把他放在山顶,放眼望去全是云海,翻滚着丝丝雾气。一圈圈的锁挂在峭壁上,他御剑绕着山壁找锁,属于他的11.27的锁很快找到了,飞到10.07锁面前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
这个时候小队和私人聊天已经被禁用了,他要找到的锁必须和对方注册游戏所需要的身份证号生日吻合,才算成功。
赌一把吧!
摘下锁的一瞬间,已经离去的鹊桥飞散成无数喜鹊绕着他转圈,并引着他往月老山的方向飞去。
[恭喜你们,任务成功]
山洞里的火把腾的一下全部点燃了,在这样模糊的背景下一身红衣似火的朴灿烈御剑前来,细看眉眼竟有点眼熟。
张艺兴开心的叫他:“啊,你来了,半天没法聊天,急死我了。”
朴灿烈飞到他身边把他接到剑上。任务成功的那一刻他就确定这是他哥了,此刻正没法平复激动的心情。
“恩恩,你在这边辛苦了。”
“你也是!你怎么猜中我生日的啊?”张艺兴好奇的不行,看到任务的那一刻他几乎都要死心了,正想着怎么交代建设任务,就收到了提示。
朴灿烈沉默了一下,试探的往对话框里打了一行字。
[我好像很帅:哥,我的生日是11.27]
嗯??
灿烈的生日吗?这人和灿烈一天的吗?
……等等。
张艺兴的耳根又开始蔓延粉红色,这是谁?
火属性……大神……11.27……
朴灿烈?!
12
定情草受到银河之水的浇灌,很快成长为开着粉色小花的植物。张艺兴在后面放佛进入石化状态了一动不动。朴灿烈采完了定情草,就看到张艺兴已经下线了,只留了一句话。
“网太卡了,我先下了。早点休息!”
喂……
朴灿烈哭笑不得,都认识这么久了,这是把人吓跑了吗?
13
什么鬼!那个人是朴灿烈!
张艺兴想起来无意间透露的所谓和好朋友一起看景色、因为好朋友才玩的游戏……听起来,好像,有点,暧昧啊?
朴灿烈到底怎么发现他的啊!有这么明显吗?有这么巧合吗?
张艺兴扑倒在床上蹭蹭蹭,心里是火烧火燎的害羞和后悔。
完蛋了,这下关系要到冰点了,说不定朴灿烈还会觉得他不正常。
张艺兴十分难过。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仿佛他就该在这个时候接这样一个电话。
14
“要和我一起飞过月老山,一起看遍游戏中所有的景色,一起完成那个反复的建设任务,然后我们到月老那里牵根红线吗?”
“哥,张艺兴,我好开心。你要听好,我也想和你做这些事。因为,我喜欢你啊。”
“你喜欢我吗?”
15
“世勋啊……钟仁啊……”朴灿烈呼唤。
“干嘛?”累死累活的苦力勋,“材料还没找齐呢。”
“我好像,谈恋爱了。”
金钟仁:“……是不是发展太迅速了?”
朴灿烈:“没有没有,这好歹也五六年了。”
吴世勋:“什么?谁?我们怎么不知道?”
朴灿烈:“知道啊,你们都知道。”
我的艺兴哥啊。
-End-

2016-07-13灿兴
评论-10 热度-359

评论(10)

热度(359)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