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04

文章索引

开兴和嘟兴。嘟嘟有车。有序排队。OOC严重。
-04-
“你回来了啊。”张艺兴打招呼,他有点莫名其妙的不自在,也许是身份变化带来的从心理上的弱势,也许是金钟仁毫不掩饰的那一身信息素的味道,“钟仁……你……?”
“在我这里,闻到的哥的味道不只是那个所谓的香草味,”金钟仁把外套放到沙发上,他凑近张艺兴仔细的嗅,可那个害羞的味道并不打算出来,“Alpha和Omega互相吸引,只有这两个性别才能闻见信息素的味道……哥,你闻到我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呢?”
张艺兴绷紧了身子往后仰了仰,同时他不由自主的深呼吸了一下,瞬间鼻腔里满溢了金钟仁有侵略性的味道,身体并不抗拒,他却习惯的皱了皱鼻子。
金钟仁觉得张艺兴这一些列的小动作实在是可爱,他嘴角上扬,眼睛晶亮亮的盯着张艺兴看,擒着一弯笑意,“哥是不是已经有答案了?”
张艺兴愤愤的盯着他看,以前不觉得有什么,怎么现在一个个都变成这么有攻击性的怪物了?
所有人都知道金钟仁的信息素给人的感觉很捉摸不透,有时候像小溪一样,蜿蜿蜒蜒的叮咚作响着往前奔流,有时候又像是大海一样,能包容一切般深沉。
是水的味道,又带着水汽扑面而来的清爽感。
“只有这样吗?”金钟仁撇了撇嘴,“大家都这么说,你就感觉不到点其他什么的吗?而且水到底是什么味道?”
张艺兴盯着他不做声,默默的表示了拒绝回答。金钟仁带点不甘心的坐到他旁边去:“你再闻闻,再感觉感觉。”
“你想让我闻到什么味道?”张艺兴感到有趣,笑着说,“再怎么闻……喂!”
金钟仁凑到他的腺体轻轻的吹了一下,敏感的腺体瞬间让身体过电一般颤栗了起来。
“现在呢?”金钟仁认真的说,不依不饶的想要个结果,“哥,你的身体告诉你我是什么味道了吗?”
“……你们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张艺兴推开他,“海风,海风的味道知道吗?咸味,湿润,混起来的清爽潮湿。”
“怎么说呢,”金钟仁点点头,拉开了和张艺兴的距离,“我还是有点不甘心的。”
“什么?”
“我的大半个舞蹈练习生涯都是和哥一起的,我没有发现……哥的性别。”金钟仁说,他用眼睛描绘着张艺兴的身体曲线,过于露骨的感情像他的信息素一样细细密密的把张艺兴包容起来:“而且隐瞒这肯定十分辛苦,我没有早点知道。”
张艺兴有点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无关紧要的发现了下唇处有一处起了皮,他的不自在正在一点点的转化成其他感觉——比如说来自身体的躁动。金钟仁看着他,眼神里有太多的东西:有歉疚,有懊恼,有紧张,有期待,还有点点怯懦。他在怯懦什么?
“我很后悔。”金钟仁突然轻笑了一声,“不知道现在开始,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我不太懂……”张艺兴诚恳的对他说,“你想要什么机会?你变得很奇怪。”
“别逃避了,哥。”金钟仁想结束这个对话,他似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害羞,变得有点吞吞吐吐,“大家都长大了。处在哥的境地,哥不会不懂的……已经表态的人的意思。”
张艺兴看着金钟仁站起身来,他拉开冰箱,如同昨晚上的吴世勋一样发现了空空如也的冰箱,然后他回头抚着肚子,做出一副可怜巴巴饿到了的样子对张艺兴说,“……我想叫个炸鸡。”
“……”
金钟仁对着手机叫外卖,张艺兴打量他。话说的没错,所有人都在成长……至少变得不那么青涩了。或许如果还身为一个Beta,相亲相爱的和谐的简单的——他一厢情愿的兄弟情还能继续下去。所有人都过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如果他们的身份再普通点,或许都已经谈婚论嫁了。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要以Beta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可以认真的写歌,唱歌,跳舞,看书,学更多自己想学的。
但身为一个Omega,应该怎么在一个全A的团里生活下去呢?……这里分明是一个狼窝。
金钟仁五官看上去还显得稚气——其实这也是一厢情愿。是在他心里属于哥哥弟弟的游戏。
游戏要落幕了。结局该是BAD还是HAPPY?
要是可以NORMAL就好了。
-
直到他们风卷残云般的吃掉了一只炸鸡,天色已经逐渐的暗了下来,张艺兴的信息素也再没紊乱。没人回来,大家都太忙了。
“哥,那我回屋了。”金钟仁率先站起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不用敲门也行。”
张艺兴点头,他拿起从金钟仁进来就没有碰过的手机,之前看过的话题评论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飙升了几万条,他正巧看到一个评论。
“没人觉得张艺兴是O意外的很带感吗。大写的谷欠啊,你们看这身段[图片][图片],我都能感觉到信息素透过屏幕扑面而来。要我说,一定是迷迭香的味道。”
……让你失望了,我还真不是。
-
一晚上金钟大都没回来,快到凌晨的时候他醒了。有点点头疼。屋子里还是只有他,智能控制的空调正启动,红色的数字显示着28°,正好应该是舒适的温度。
可他觉得热。
一个发情期的Omega,至少在发情期阶段会不断地渴望欢爱。极度被压低了本能的身体,甚至没有完整经历过发情期的身体,一个临时标记怎么能压制住呢?
-
开门的时候,玄关处摆了两双之前没有的鞋,看样子是都暻秀和金俊勉的。大家应该都很累,没人在门厅里。他用被子裹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往金钟仁的屋子那边挪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犹豫了起来。朴灿烈和都暻秀是金钟仁的室友,那他现在进去,里面不就有两个Alpha吗?他可没那么饥渴,也没那个把握面对两个A来3P。
张艺兴僵直在原地,不远处就是金俊勉的屋子,现在敲门,那个哥哥有没有已经睡了?
多吃几次抑制剂应该也没事吧……说明书上有写一周用一次,可现在的情况实在是特殊……
他踌躇在原地天人交战,其实他并不能感觉到多大的渴望,只是他属于Omega的器官正在源源不断一点一点的往出溢着湿润的液体,而且他的信息素其实他自己都没闻过几次,香草味环绕在他的周身,连自己都感到了头晕。
“艺兴哥?”
-
都暻秀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了。
不能说好说坏,至少选择的结果是确定了。
-
车卡。

Zine

-
金钟仁拧着眉看着张艺兴,他不满的说,“哥,说了可以来找我的。”
张艺兴:“……”
都暻秀正在厨房里简单的热点什么吃,整个屋子里都是明显的檀木的香气,金俊勉从卧室里一探头,就了然的望着张艺兴,后者的脖颈处还有点点的红色痕迹,他叹了口气,又回屋从没处下脚的地方翻找着创可贴。
“真让人头疼。”
各种意义上。

评论-27 热度-516

评论(27)

热度(516)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