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06

文章索引

这章灿白兴。没什么意义的屋顶喝酒谈人生。
信息素有参考香评。
-
张艺兴拉开公寓的门,一眼瞥到到客厅里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他,欣喜的挑了挑眉:“哥,你回来啦?”
“恩。”张艺兴在玄关低头换鞋,边伯贤蹭过来把他的包提到屋子里去,他抬头看到朴灿烈朝他挥手,便问,“在干什么呢,你们。”
朴灿烈从桌角提出一个袋子来,有金属罐撞击的声音,“打算少喝一点啤酒,顺便聊天。”
“哥正好回来了,不如一起吧?”边伯贤也提着袋子,里面像是装着食物,“晚上没风,我们正要去楼顶。”
“没别人了吗?”张艺兴本来是打算睡觉的,可刚在飞机上简单的睡了一会儿,现在大脑反而很精神,“今晚好像是个晴天。”
“珉锡哥在睡觉,其他人不知道。”边伯贤说,“人太多了反而太热闹了,三个人刚好。”
你两就是最热闹的啊。张艺兴想。他点了点头做了回应,去洗了一把脸,然后跟着熟门熟路的朴灿烈爬上了楼顶。
“没少上来啊你,这么熟?”张艺兴拍拍朴灿烈的肩。
“说真的,哥,”朴灿烈扭头朝他笑,“我每次写歌没灵感了,或者在工作室里感觉累的时候,就会往高的地方跑,天气好坏不说,总感觉很开阔。”
他认真的建议,“哥也可以试试。”
张艺兴趴在栏杆上往下望,栏杆上积了层薄薄的灰尘,轻轻一吹就翻飞着飘到空中去不见了;远处的马路上有一盏路灯坏了,没有规律的一闪一闪的;偶尔有夜行的车开过去,车灯扯开前方一小片黑暗,又留给车后方一片新的寂静。他又抬头向更高远的天空看,晴朗的夜晚星星总是挂的很低,站在顶楼总有种触手可及的错觉,月亮周围撒着几颗寥寥的星辰,它们莹莹的散发着白光,那是天地间最精致的工艺品。
张艺兴回头,边伯贤和朴灿烈在地上铺了张床单,正盘腿坐下看着他,他们的眼睛里也有星星,有未来,有很多属于他们的光,比天上的还要亮。年轻又自信。
-
张艺兴的酒量不好不坏,朴灿烈和边伯贤的也不算差,但谁都不敢多喝。袋子里就放了五六罐啤酒,他们拉开拉坏在空中对碰了一下,张艺兴感到心情轻松又愉悦,他笑着说,“敬自由。”
他们带来了泡菜和饭团,就着啤酒和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凉风,用来享受夜晚。
“我妈24岁的时候就生我了,”张艺兴双手向后撑着继续看天空,“就像我这么大,如果我现在有孩子的话,我估计慌得不知道干什么。”
“干嘛说这么沧桑的话,哥还很年轻的。”朴灿烈说,“25岁在我看来就像是刚刚开启一个新阶段的人生。”
“你们还记得刚出道的时候吗,刚从练习生变成一个正式的艺人,就好像之前目标都是为了这个,反而一瞬间不知道干什么一样。”张艺兴坐直喝啤酒,“反正我是这么想的,又激动又迷茫,还有点自豪。”
边伯贤说:“我练习生的时间比较短,不过那会我首次以BaekHyun这个名字开始活动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
张艺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我那时候还想起我的初恋,现在连轮廓都模糊了,当时我还没出现性特征呢,以为全世界只有男人和女人两种性别。”
朴灿烈好奇的问,“后来那个女生是什么性别?”
张艺兴的声音郁闷了起来:“……是个女A。”
“……”朴灿烈想了想,“我觉得哥是不是对性别太执着了。”
“我觉得Omega也很好,”边伯贤接话,“至少哥是值得尊敬的Omega,在意性别反而太狭隘了。”
“哪里好了,”张艺兴嚼了根萝卜条,含含糊糊的道,“不太被社会认可,而且身体的限制也太多了。”
“现在已经陆续有一些行业接受Omega了,”朴灿烈说,“我上次还听说有专门的公司要组建全O的团体出道,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呀,这很新奇啊,”边伯贤看了一眼张艺兴,“至少Omega在被认可呢,总有一天也会变得没什么不同。”
“现在是不一样了,我那阵要是没瞒过性别检查,估计现在坐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了。”
张艺兴摸一摸肚子,这里面藏着一个其他人没有的生殖腔,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接受一个未知的Alpha的标记,像个枷锁。
“我总觉得和哥的相遇是一定的,不是那个时候也会是未来的哪一天。”,朴灿烈回答他,有点理想主义:“指不定哪天哥在哪里弹吉他,我就被吸引了。”
“得了吧,我或许都不会来韩国的。”
“可我会去中国啊。”
这回答的语气理所当然,张艺兴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回复。
风吹倒一个空啤酒罐,咕噜咕噜的滚到一边去。边伯贤站起来去捡瓶子,回来的时候说了一句:“喂,当着我的面追求艺兴哥是禁止的。”
“我没有。”朴灿烈回答他,“你自己不行,还要怨我。”
“我可是天天想着怎么才能和哥在一起,日思夜想的都要失眠了呢。”边伯贤直接坐到张艺兴旁边,拿手肘碰了碰他。张艺兴穿着半袖,被风吹的有些凉的皮肤接触到边伯贤热乎乎的皮肤,化开了一片暖意。
“你们在想什么呢?别拿我开玩笑。”张艺兴摆摆手。
“真不懂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边伯贤不满的说,“我哪里开玩笑了。”
“谈恋爱是公司禁止的。”张艺兴紧张的咽了咽唾液,躲开越贴越近的边伯贤。
“那说明哥,还是想过谈恋爱的是吧?”边伯贤不依不饶的凑上去,被朴灿烈拉住肩膀往回拖了拖。
蓝风铃和茉莉花香的那股干净的味道撩动着张艺兴的神经,Omega一向是对信息素敏感的——他还能感觉到朴灿烈那混着柑橘黑加仑还有绿茶的味道蠢蠢欲动,实在是十分危险。
他红了耳尖,“想……想这个也是正常的啊,我也都这么大了。”
“欸,是什么样的人啊?”边伯贤乖乖的坐直。
“什么人?”张艺兴说,“我没想过那么具体的,就是偶尔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要是有人陪着就好了。”
“那你看我可以吗?”边伯贤跃跃欲试,又问:“咱们团里最不缺的就是Alpha了,哥你最中意哪个?”
问题越来越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张艺兴觉得十分难回答,试图扯开话题,“你俩把信息素收一收,万一有发情的Omega被吸引来了怎么办。”
“我们这是在吸引哥呢,你不就是吗?”边伯贤笑眯眯的在空中比划,嘴型一张一合的比出一个词来——发情的Omega。
“我就不信你们不想一些恋爱的事情,对吧,灿烈?”张艺兴瞪边伯贤一眼不作理会。
朴灿烈好像沉浸到哪段回忆里去了,一直一言不发,突然被点名,他想了想,很正经的回答,“有啊,每次写歌的时候,只要是和爱情有关系的,我都会想一想的。”
“你看吧,”张艺兴对边伯贤解释,“大家都会想的。”
“……我平时都会想哥的,”朴灿烈低下头用手指挠了挠耳后的头发,有点害羞,“也有认真考虑过和Beta在一起的各种事。”
边伯贤说,“对啊,哥,我也会想的,恋、爱、的、事、情——”
“啊真是的!”张艺兴这下彻底红成了一个虾仁,“你们不要老跟哥过不去!”
边伯贤和朴灿烈笑的停不下来,等到张艺兴气呼呼的拿着罐啤酒砰的一声拉开,他们才一前一后的,不那么“真诚”的道歉。
“好了哥——”边伯贤收住笑意,做到自己的位置去,“不提这个了,但哥要记住下次需要临时标记了要来找我哦。”他指了指自己的脖颈。
“我也是可以的,不用太麻烦其他人了。”朴灿烈连忙说。
张艺兴显然不想作答这个问题,他现在脑子一团乱,恋爱的话题就像投入水面上的一个小石子,一圈一圈的把波澜扩散开。好多人的脸一张张的闪过去,好多熟悉的信息素反馈给身体特殊的记忆……模模糊糊的,但还不到抓住的时候。
他就要25岁了,半五十的年龄。当年金珉锡第一个步入半五十的时候大家笑了他好久,乐此不彼的拿这个开玩笑。这个哥哥当时在想什么呢?未来对他来说,是不是也不太好把握呢。
他撇了撇嘴,估计谁都没他忐忑,成天担心性别暴露了。
他突然很想和珉锡哥谈谈,聊什么无所谓,就是想感受感受,这位哥哥比他们多走过的一段时间,积累了些什么不同来。
至于谈恋爱……
真的很头大啊。
那边朴灿烈和边伯贤不知道又闹起来什么了,笑嘻嘻的。张艺兴赌气的想到之前他们联合起来让他窘迫的事,心里暗暗画了pass。
就算谈恋爱,也不选你们!都把哥哥当什么了!

评论-29 热度-463

评论(29)

热度(463)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