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07

文章索引

这章大哥的场子,给人生导师开车。只收学生卡,司机是新手,开得不太稳,注意安全。
拖了很久,因为总感觉自己写东西太拖沓了,想表达的主题没法揉进去……很感谢各位的喜欢,每条评论我都有认真看,想回复的时候就语死早了……
——
07
当九个个性鲜明的人一起生活的时候,总有些事情是很麻烦的。除了性格、生活习惯以外,对于张艺兴来说,最头疼的莫过于队友的发情期了。

除了他一个伪Beta,他们队里一共有八位Alpha,基本上一年有大半时间里都有人在发情。Alpha的发情期没有Omega的那样没法控制,他们还保留有对身体主动权的理智,但一定程度上会暴躁、渴望性(())爱,以及不太能抑制信息素的扩散。

社会对Alpha是宽容的,他们的发情期一般都是值得自豪的——张艺兴清晰的记得有一次金钟仁的发情期来了,没来得及用抑制剂,到机场的时候有Omega的粉丝因为他的信息素直接进入到了发情期,场面瞬间混乱难以控制,很是在新闻头条上待了一阵。

再比如说两位Alpha一起进入发情期的时候,他一般都是不动声色的躲远的,事实上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会尽量避开:某段时间朴灿烈和吴世勋的发情期相继来了,即使用了抑制剂,顶多只能限制信息素的扩散罢了。

朴灿烈早晨起来倒水喝,路过吴世勋的时候没拿稳把一两滴撒在他的袖子上了。当时吴世勋莫名其妙的炸了起来,还在起床迷糊期,道歉效果甚微的朴灿烈一起炸了起来,最后那杯水在争执中打翻在了地上,听到声音的金钟大哦呀了一声拉开了两个人,并在队长的批评下两人暂时隔离开了。事后自然以“男孩子的方式”和好了,本来就是发情期,过去了就恢复到相亲相爱的阶段了。

而每到队友中的一个发情期的时候,张艺兴总是最先就感受到了,要想办法避免信息素对身体的影响,天知道同屋金钟大发情期的时候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过程十分艰辛,难以言说。

就比如现在,天台谈人生结束已经后半夜了,拉开公寓门的时候张艺兴就闻到了点淡淡的味道,他看了一眼朴灿烈和边伯贤,那两人已经困的眼睛都快要阖上了,兴许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他们互道了晚安,当张艺兴走到屋子门前的时候,咖啡豆混合着朗姆酒的味道醇厚又浓郁的把他包围了起来。

——珉锡哥在里面。

他几乎瞬间就得知了这位哥哥的发情期来了,犹豫的扶上门把,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里面的人好像是在翻找些什么,没等他短暂的犹豫结束,门就从里面被拉开了。他们都吓了一跳。

“欸?!”金珉锡往后退了一步,看到是张艺兴,更加无所适从了起来,“是艺兴啊……你回来了?”

张艺兴也陪着他无所适从。情况彼此都知道,正值发情期的Alpha和Omega,遇见了,该干什么?——能干什么?

索性他们都还有理智,张艺兴也往后退了一步,不听话的香草信息素已经被撩出来了。没办法抗拒的事实就是这样,Omega很难拒绝Alpha。

他叹了口气,“哥,这么晚了,你在找什么?”

“啊?”金珉锡闻见他的味道,眼神暗暗的盯着他有点发呆,“哦……钟大这里不是有抑制剂吗,我的用完了,来找他的借一点。”

他抬起手来示意张艺兴看那瓶药。之前他们两所退的距离对于扩散的信息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两股信息素已经愉悦的缠到一起去了,丝毫不理会主人的呼唤和无助。

张艺兴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喉咙干燥的很。

对面的金珉锡盯着他看,空着的一只手捏紧又放开,随后他小心的开口,“可以吗,艺兴?”

他向前走了一步,像是怕吓到张艺兴一样,轻声说:“哥不用这个药了。”

-
不可言说的破车:
Zine

-


金珉锡喘息着抱着张艺兴去亲吻他的腺体,等到两个人都平复下来的时候他坐起来,找到纸来清理。

张艺兴的刘海长长的垂下来,有几缕被汗湿了,全身都很黏很燥热,可他累的只想睡觉。

“艺兴,艺兴啊。”金珉锡叫他,“先洗干净了再睡吧。”

张艺兴点点头,迷蒙的跟着金珉锡往浴室走,金珉锡走在前面,对他说:“虽然不知道Omega对你有多大的影响,不过哥一向是发生什么了就去接受……”

张艺兴突然莫名的感觉到烦躁,“麻烦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这样——”他抹了抹身上不知道是谁的液体给金珉锡看。

“是你自己给自己压力太大了,我可没觉得有什么,”金珉锡拉开门进去,“享受快感,或者享受Omega,不是挺好吗?”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还能闻见香草味,“真的很好闻,哥很喜欢。”

“那是因为珉锡哥是Alpha才能享受呢,”张艺兴嘟囔,“Omega只有被享受的份。”

“……艺兴,你对Omega这么厌恶吗?”

“没……没有,”张艺兴无力的辩解,“就是不方便的太多了我……”

金珉锡拧起眉,他拍拍张艺兴的肩:“哥一直知道你努力,可也别太累了。”

说完他就出去了,张艺兴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拧开了水阀。

真的是他太死心眼了吗?

Omega是多么脆弱的存在啊,渴望爱又害怕爱。太无力了,太无助了。

张艺兴仰着头站在水里,水流顺着他的曲线往下滑,无声又温热的冲刷掉所有痕迹。
-

清晨的时候,吴世勋提了两盆橙花进来,苦橙白色的花瓣朝气蓬勃的开着,凑近了能闻见细小的香。跨进屋子的时候金珉锡的味道弥漫着,他闻不见一点那魂牵梦萦的张艺兴的味道。

……又迟了一步?

吴世勋愤愤然的踢了踢脚边一盆花。

评论-25 热度-416

评论(25)

热度(416)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