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08

文章索引

这段时间出去玩了!其实我有一点点的码字……!但玩的太开心了 感觉写的断断续续的。迟到的七夕快乐,以及一样的OOC流水账。
评论我都有看!谢谢大家!
-
昨晚金珉锡没有留在张艺兴的屋子里,睡到半夜的时候张艺兴朦胧的感觉到有人给他盖了盖被子,他翻了翻身想睁开眼,可身体实在是太疲惫了,没能在那时醒过来。 

早上应该是没有行程的,没人叫他们。他一觉睡起来到了快十点,这一晚上睡得很踏实,清醒后看到金钟大已经回来了,还没醒。等他轻手轻脚的想拉开门,金钟大却醒了。
 
“早上好。”他说,打着哈欠爬起来穿衣服。
 
“早。”张艺兴点点头,没有回头看。他本想着和珉锡哥来一场促膝长谈,没想到谈是谈了,可床也上了。昨晚金珉锡说的很多话堵在脑子里,卡在最表面的那一层,他还没来得及消化,去想一想那些话都是些什么意思。而经过昨天一晚上,他内心有点惧怕Alpha了。
 
人在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什么都不怕,知道的越多,对比自己强大的东西就本能的会想要逃避。对于他来说,Alpha就是这样的。
 
“昨天和珉锡哥做了……?”金钟大问他,直白又尖锐的把张艺兴最后一丝睡意赶走了。

“……嗯,珉锡哥的发情期到了,我们不小心撞见了。”张艺兴捏紧门把,整个人都陷入条件反射的紧张里去。

“我也有点点好奇的,以前每次我的发情期到了哥都是怎么熬过来的?”金钟大下床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开门,张艺兴瞬间觉得自己像猫遇到危险一样,后背敏感的想要拱起来——那是对金钟大信息素的直接反应。

“那时候还有药的,会好过一点,多吃一点就可以了。”张艺兴挺直了腰走出门去,一眼就能看到客厅里的苦橙静静的开着花,点缀了丁点雅致给这个屋子,隔的太远还闻不见它的香味。

“呀,这是谁买了花回来?还挺好看的。”金钟大揉揉头发好奇的走过去碰一碰花盆。

张艺兴盯着吴世勋的屋门发呆,忙内的行动力真是出乎人的意料,白瓷点缀素纹的花盆擦的干净,亮亮的没有一点灰尘。

“应该是世勋吧…是世勋的,”张艺兴吞吐着回答他,有点难猜吴世勋的动机,“买回来可能好看吧?……啊,谁知道呢!”

金钟大去洗漱的时候张艺兴跑去接了壶水浇花,他蹲下来对着那两盆安静的苦橙花喃喃自语:“小花啊小花,你是Alpha还是Omega?”
小花当然不回复他,兀自开的精神。

“就决定是这样了!这一盆,是Alpha啊,”张艺兴指着右边这一盆,又碰碰左边的,“这一盆是Omega。”




边伯贤戳戳张艺兴的酒窝:“哥,我发情期也要到了。”

张艺兴不厌其烦的挥开他:“到了再说!我看以前你也不需要什么啊?”

边伯贤收回手来吃早餐:“……那是以前哥还是大家的,不是几个人的。”

说完他连忙补充了一句,像是害怕他在意,“和性别无关哦,只是哥这个人而已。”

“什么几个人不几个人的…”张艺兴被他堵的没话说,吴世勋从清早就撇着眉毛一言不发,像是在控诉他昨晚和金珉锡的行为。

今天还有采访和主持的行程,满满当当的挤到深夜去。这时金钟大漫不经心的开口问了一句:“哥以前没考虑过结婚吗?或者往更深层去想一点……”

所有人都把目光移过来,早上如芒在背的感觉又回来了,他不自在的一一扫过去看他们,然后收回目光,低头小声的开口:“没想过,以前哪敢想呢。”

然后他又抢在其他人开口前说:“现在也不打算想,以后再说。”

边伯贤吐了吐舌头,金珉锡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张艺兴,吴世勋还是一言不发,金钟大识趣的岔开了话题,和朴灿烈一起聊起了音乐。气氛一时有点冷静下来,张艺兴又盯着那两盆苦橙开始神游,他问吴世勋:“世勋,花是你买的吗?”

一直闹别扭的小朋友挑了挑眉毛:“哥猜到了?喜欢吗?”

怎么可能猜不到!前两天我们刚聊过的吧?

张艺兴心里小小的回他了一句,嘴上说:“嗯,挺好看的。

“我查过了,苦橙放在屋子里对身体好,”吴世勋又带了点小得意,指了指被张艺兴认定为Omega的那盆说,“这盆开的好一点,放到哥和钟大哥屋子里去。”

张艺兴一下子噎的难以开口,大早上自顾自的弄了盆“Omega”,又不能说,实在是郁闷。

金钟大笑着道谢,这一番对话下来才让忙内乌云密布的心情好一点——于是他又与其轻快的说,“我订了一大瓶我信息素的喷雾,哥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喂,不带这样的!”朴灿烈一听就嚷嚷开了,“总用一种信息素多单调啊?上次是我不在,这次我带回来了,哥也可以用我的了。”

边伯贤拿纸擦嘴:“之前一直不想去,看来有必要去一趟了啊。珉锡哥和钟大呢?要不要一起?”

金珉锡摆摆手:“哥就算了吧,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这话意有所指,让张艺兴那种难言的感觉又顺着脊柱爬上来了,刚出道的时候他也曾有这种紧张感,他曾无比庆幸队里人多,每次可以把所有不安和自身一起躲到最后面,即便总有谁善意的拉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站到最前面去面对刺眼的舞台灯光和摄像闪光灯,那也是和别人肩比肩站在一起的。而现在,他总有种飘摇的一个人面对着全世界的感觉,他的世界说大说小,小到这不大的公寓里的家人,大到未来所有的未知,沉重的压在灵魂上,喘息都困难。

金钟大搂住张艺兴肩膀:“哥每天都和我一起住呢,我也不太需要。”

张艺兴点点头:“不用太在意这个了,你们的信息素都这么厉害,没问题的。”

朴灿烈从随身的包里掏出那瓶喷雾来:“哥,你先带着,想用就用,信息素这个东西,我一辈子都没法用完的。”

张艺兴略有点被动的接受了他的好意,只好点点头把喷雾捏紧在手里,一直到现在正在度过的每一秒,他面对朴灿烈都有莫名而来特殊的感觉,把兄友弟恭和友谊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丁点情愫糅合到一起,这是一个热情的爱着生活的弟弟、朋友,在一个谁都没法预料的特殊的晚上与他水乳交融,硬生生的挤到充满防备又脆弱心里去,还带着越来越大的豁口,慢慢的放进来更多的人。

边伯贤点点头,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吴世勋,笑容挂在嘴边:“知道了,随后我和暻秀他们一起去——养花也蛮好的,我也喜欢花,哥,你觉得蓝风铃的味道你喜欢吗?”

张艺兴了然的瞥他一眼:“我更喜欢茉莉花,泡着喝还挺香的。”

边伯贤又点头:“那就买来喝,我也喜欢。”

他面对张艺兴的时候,坦诚又直白,把所有想表达的事都清清楚楚的传达过去,一点儿犹豫和其他意思都没有。张艺兴喜欢这样的边伯贤,又讨厌自己偶尔的踌躇,每次温吞的看上去接受了所有对方的表达,可又难以凭借自己去消化这些不属于自己的思想。

“像你们自己收藏喷雾的,每天都和自己的信息素打交道不会疲劳吗?”上车的时候金钟大问道,他们从公寓出发,到工作的地方和其他几个人会和,“我都有时候觉得头晕。”

金钟大的信息素像他本人一样温暖,西柚、血橙和石榴,所有代表成长和青春的热情都能嗅到,能挽留所有路过的年轻的气息。就像他本人一样,鲜少生气和愤怒,总是用包容展现一切的愉悦,并以此朝气蓬勃。

要说张艺兴最喜欢的味道,可能不是他这种微酸又温柔的信息素——他更倾向于都暻秀那种清冽的信息素,但要说张艺兴最羡慕的味道,或许就是金钟大的味道。不同于世勋因为年轻又比同龄人多一点经历的尖锐和自信,金钟大的信息素一点一点的渗透过来,放佛连紧绷精神都会因此暖融融的缓和下来。

这是能给人带来幸福感的信息素。

“我觉得蛮好的,”张艺兴诚恳的表达,对于性别和以前瞒着性别的生活,他很少主动提起,现在至少在一点一点慢慢的敞开心扉,更加坦诚,这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一点小的惊喜,“以前我总会因为钟大的信息素而感到放松和舒适,真的会陷进去,好几次差点就暴露了。”

“我也很喜欢钟大的味道,真是像你本人一样快乐的味道哦。”金珉锡接了一句,闭上眼睛轻轻吸一口气,像是在闻他的味道。

金钟大不好意思的挠挠额前的头发:“那还真是荣幸哦。”

在车上摇晃一会儿,张艺兴就又犯起来迷糊,他对坐在旁边的朴灿烈打点了一声就靠在椅背上很快的睡着了。朴灿烈看着张艺兴思索了一几分钟,等确认他睡熟了,便小心的靠近他一点,又靠近一点,感受热度透过衣服缓慢的贴过来,然后轻轻的伸手把张艺兴的头拨到他的肩膀上来。
他的身高刚合适,张艺兴浅浅的呼吸偶尔扫过来,都轻轻带着他甜甜的香草味。



几拨人会和接受了个采访,又各自分开,张艺兴倒比较清闲,他一个人去了在这里的音乐工作室。等张艺兴从工作室回来拉开门,正看到金俊勉弯腰把鞋摆好。

“我回来了。”

“晚上好。”金俊勉揉揉眉心,显得有点疲惫。
他们倒了两杯冰水并排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金俊勉问他:“怎么样?应该都还好吧?”

“嗯,都还好,”张艺兴点点头,担忧的提到,“俊勉哥,下一次体检怎么办呢……?”

他昨晚本想着问金珉锡的,因为各种原因给忘记了,正好金俊勉在场,他们有时间可以交谈这个问题。以前的性别检查都是可以瞒过去的,这次显然不那么轻松了。

“这个,我考虑过了。”金俊勉听到这有点凝重的说,“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张艺兴紧张起来。

“艺兴,过两天我们都闲一点的时候,一起去找一下李秀满老师吧。”
金俊勉盯着他的眼睛,逼着不许他逃避。

——又来了。

张艺兴想,面对Alpha那种无力感,沉闷闷的,他觉得自己明明是条鱼,可又清晰的感觉到溺水的感觉。最近金俊勉漂了金色的头发,和他的肤色十分相衬。张艺兴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无奈的败下阵来。

“你得给我点时间准备,哥……”张艺兴低下头来叹气,“我开始担心了。”

金俊勉坐直拍拍他的肩膀,想了想忽然笑着问他:“你要靠靠哥的肩膀吗?”

张艺兴抬头看他,心想这个哥哥还是不笑的时候更好看一些,比起展现于脸上的温暖,还是如玉般的沉默和温润更使人心旷神怡。可他此时正在享受这种温暖。

他犹豫着靠过去:“靠在你肩膀上会不会不太像个男子汉啊?”

“哈哈哈哈哈,你在想什么呢?”金俊勉不由分说的拉他靠在肩膀上,“跟我还客气吗?”

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猝不及防的,被金俊勉突然放出来的信息素充盈了他的鼻腔,连细小的毛孔都被填满了,他惊讶的起身躲了躲:“哎哟……哥?!”

金俊勉摸摸鼻子,有点抱歉:“我听说你们在累的时候比较喜欢这个……会比较放松和舒服?不喜欢吗?”

张艺兴嗅着那混合在一起的水果味——金俊勉的信息素很特殊,你永远闻不出里面到底是含着什么水果,放佛它每天都在生长成新的味道,有时候能闻见苹果味,过一会再去找那个味道,又变成其他水果味混在一起了。

带着生命力的信息素。

张艺兴沉默的摇了摇头,把头埋在金俊勉肩头深吸了一口气:“很舒服,很好闻。”

金俊勉对着他的后脑勺笑:“喜欢就好。”

他们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满屋子蔓延的都是水果香和若有若无偷偷跑出来的香草味。
今天是第一次,张艺兴对自己的性别没那么抗拒,他在学着接受,以及在这么多人的帮助下,继续学着成长。

金俊勉任由他靠着,哼起一首小调来,有时候节奏轻快的跳跃,有时候又缓慢的流淌,他的嗓音清越又温柔,织着轻易就能唱进人心里的歌声。
张艺兴听着,手指一点一点点着合拍——这一晚没有性爱也没有更多的表达,放佛这样才是Alpha和Omega最正确合适的相处方式。

月明星稀,以歌声伴你入眠,你会不会梦到我?


评论(27)

热度(551)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