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12

文章索引

还是先道歉,原定昨天更的,回宿舍就睡到今天下午了……

晚上好。

-


张艺兴在国内的事业从不知不觉就风生水起了起来,不论是群众基础还是粉丝数量都在比以前快很多倍的增长着。张艺兴忙的几乎停不下脚去考虑其他的事,机场和飞机是陪伴他最多次数的地方。

他从一开始就选的别人不敢想也不敢走的路,现在正散发出的光和热催着他更加忙碌。

 

从前使人痛苦不已的丢了99个轨道也一点一点的又积攒回来了,他曾称这些轨道“99个女朋友”,现在一点一滴的又有了新的轨道,真是让人感觉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他一直筹划着出自己的专辑也慢慢的初具规模,似乎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这让所有人都在紧张忙碌中有那么一点精神上的放松。团聚的时间开始很少,所以每一次相聚都很难得。下半年起个人行程和合作项目都多了起来,他们推出的新专势头依旧火热,偏在快要演唱会的时候,张艺兴的愈来愈趋于准确时间的发情期有要来的迹象。

 

他本人其实并不抗拒来自身体上的接触,前段时间朴灿烈和吴世勋因为电影电视剧的行程有来找过他,只是似乎只有在看不清的夜晚他才会展示出那种藏在心底的热情来,有人上下其手,有人犹豫再三,也都只勾出那个和主人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信息素来,得不到主人的回应。

 

有个难得凑在一起的晚上吴世勋躺在张艺兴旁边,伸手搂住他往自己这边靠靠。张艺兴以前还会拒绝,现在习以为常,随便找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听歌。吴世勋呼吸着空气里浅浅的香草甜味,拿着手机拍了模模糊糊的意味不明他和张艺兴靠在一起的照片发到几个人的讨论组里去,又收了手机专注的玩起了张艺兴不太听话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

 

“你发了什么?”张艺兴问他,他们这一群人有空闲基本都在深夜,活动时间都是在晚上,此时在线的人还很多,群消息的提示音滴滴滴的开始网上刷,他看韩语还是有一点速度慢,满屏还都是朴灿烈和边伯贤的表情,刷了好几页。

 

“秀恩爱。”吴世勋答。

 

张艺兴拿手拍他屁股:“快撤回。”

 

吴世勋挑挑眉毛:“你亲我一下我就撤回。”

 

张艺兴踹开他:“自己去睡。”

 

“我不。”吴世勋翻个身搂紧他,语气丝毫不拖沓道“你和我睡。我现在要抓紧一切时间看紧你,一不注意你就和别人跑了。”

 

“胡说什么。”张艺兴对他们这种越来越口无遮拦早就习惯了,以前可以见到的可爱的象征害羞的红色也越来越少出现在他的脸上,“情况所迫,都是没办法的事,其他人也不想的。”

 

“也就哥你这么觉得吧。”吴世勋翻着群里的消息,刚打开语音想说句话嘚瑟一下,手指按在那个键上就被吸引走了注意力——他和张艺兴的动作此时暧昧的纠缠在一起,张艺兴把头往一边撇自己看着手机,白皙的脖颈正对着他。

 

 

吴世勋舔舔嘴唇,他觉得有什么烧起来的有些干燥,脑海里闪出很久以前躺在旁边这人一些可爱的画面……

他冲着张艺兴的耳后就吹气。

 

一瞬间从耳后那里涌起红色来蔓延开,张艺兴从喉咙间窜出一声短促的“啊”来,他身体给出的骤然蜷缩的反应令吴世勋十分满意,手一松就把手机丢到一边去了。

 

罪魁祸首欣赏着他的作品,作品生气的推开他,可脖颈和耳后实在是他的软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像是在撒娇。

 

吴世勋带着满身Alpha的信息素把他压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他,眼神明明清冽富有攻击性,可意外的又带点踌躇犹豫,还有深不见底的渴望。

 

张艺兴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他完美比例的下巴,他脖子靠耳后的那颗痣,他高挺的鼻梁,还有他形状和大小刚刚好的眼睛。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张脸,每一处都没有缺陷,好看到致命——两个人对视着,香草味把他们小心的包裹了起来。

-

群里有吴世勋刚发的语音,前面是十几秒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空白,在快到尾声的时候是张艺兴控制不住的短促低吟。然后两人都没了消息,只留下一群人开始对此胡思乱想了起来。

 

朴灿烈:干什么呢?

 

金珉锡:……

 

都暻秀:...

 

边伯贤:??

 

剩下的人也不知道还在不在线还是不想回复了,一下子对话框里也冷清了起来。

 

-

吴世勋还骑在张艺兴的腿上,他低身压住张艺兴的肩膀,张艺兴有点不知所措的抖了两下。他今天没吃抑制剂,上一个临时标记意外的持久,持久到他几乎又以为自己是Beta了。

他最小的弟弟像几天没吃到肉的小狼一样就要咬到他的食物——

张艺兴的电话响了。

一串节奏有一点欢快的调子,不久前吴世勋还在朴灿烈的INS上听到过。

 

张艺兴咬咬下唇推开他。事实上这个电话像是冰面上的裂缝,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就没法继续刚才一触即发的事情了。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沉默的滚到大床的最边上去,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茧的样子,还带着呼吸般的起伏。

 

他自己犯了蠢让机会跑掉了,满腔的郁结和委屈能给谁发泄,只能往肚子里咽。电话铃还在响着,张艺兴感到尴尬的不想去接,那手机就躺在他们之间,像个隔阂一样持续亮着屏幕。

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

 

——这个电话居然是金俊勉打来的!

 

吴世勋蹙着眉,心里十分拒绝。

 

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弟弟了吗??原来你也不怀好意啊??哥??

 

两人沉默的看着屏幕暗下去。紧接着又响起,还不是同一个人打来的。

 

感情你们都往进打呢?而且怎么不给我打呢?

 

在那一晚,那一刻。吴世勋思索起自己还是不是忙内这个问题,把刚刚的事全忘了。

 

张艺兴在为自己的不由自主惊疑和懊恼又怦然心动,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是边伯贤好不容易没有占线打过来的,听他们语气没有起伏的样子,边伯贤又打哈哈一样的跳过话题跟他们说晚安。

 

吴世勋把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机了。

 

谁也再没那个勇气了,他寂寞的跑去打开冷水和自己作伴。

 

怎么感觉自己在和全世界作对呢??

 

-

这个烦人的发情期真的变得安静起来,如同过了青春期的小孩子,懂事的有了规律。

 

在定好日期的演唱会前两天的时候,陌生的感觉到了腿软,还有更加容易的疲惫。

 

这感觉很少有,大概是发情期快要到了,让他有那么一点惊喜——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不那么糟糕了,又有点害怕被人发现,但实际上他们一群人杞人忧天般的想了很多种应对的方法,即便真的暴露了这个秘密也能把影响降低到最小。

 

有时候星座这个东西太笼统,可有时候又准的可怕。

比如说张艺兴是天秤座,颜控这个属性的说法历来都有。他真的对吴世勋那张脸没法抗拒的喜欢;又比如说金俊勉是双子座,他和张艺兴之间的默契若有若无又特别清晰的存在着。

有时候张艺兴总在想,为什么队长总是能第一时间懂他真正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呢?

 

——金俊勉前不久刚给他发过:“快一个月了,我看你是不是发情期要到了。随时准备一点,有需要就来找我……”

 

这种像是有备无患的提醒能很快的让他一瞬间丢掉所有慌张。

 

就事实来说,金俊勉虽然总被他们无情的吐槽说小毛病很多,可他又是那个唯一一个适合当队长的,全世界最好的队长。

大局观念和组织能力把每个人以他为中心牢牢地联系起来。总是能在谁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递个话筒拍拍肩,即便这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事,可就是令人有安全感。

 

张艺兴有点上瘾那种抑制剂的甜味,很愉快的吞下那一把果味的抑制剂,回复他:“好。”

 


评论-18 热度-473

评论(18)

热度(473)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