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求助:如何打倒排行榜第一的治疗?03

文章索引

这章主:勋兴/边兴/嘟兴

找到当年熬夜打游戏的感觉了。

但越扯越远…………


03

“还差一个人,材料也差不多都凑够了。”

 

都暻秀正打电话,他左手捏着上课用的资料,刚从路边的复印店出来。天色暗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了,他来上课来得有点早,也不知道贸然打扰合不合适。

 

“别搞我咯……说他找到一个,明天会一起叫过来。”边伯贤说,他早就与都暻秀互留了电话,张艺兴那边一向把网络和现实分的很清,严令禁止他透露私人消息出去,所以他和都暻秀金钟仁联系的时候提起他都说的是游戏ID。

 

“本身我这里有个弟弟也刚玩,玩的挺好,昨天一问就让人带跑了。”都暻秀有点遗憾的说,眼看乌云就要滴出水珠来,他不得不在提前半小时才到上课时间按响了上课那家人的门铃,“我要上课了,回头再联系。”

 

“bye~小都老师~”

 

来孩子的家长显然也有点惊讶,见到生人就害羞的小都老师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礼貌道:“很抱歉来早了。快要下雨了,我可以先进去吗?”

 

屋里有其他人在,一双白色的干干净净的鞋摆在鞋柜前,要接受补课的小孩的屋门锁着,女主人端了水进去又出来给他倒一杯花茶,法兰西玫瑰的花瓣缓缓的舒展开,腾着热气泡在暖黄色的水里沉浮。

 

“还有其他人…?”都暻秀压低声音询问。

 

“不用那么拘谨,”女主人微笑道,“他除了物理文科也不怎么好,马上要会考,也托人介绍学生来给补课,三门综合着一起带着做做题。”

 

都暻秀心里琢磨着是这么回事,会考也就没几周了,是要抓起来补补。只是这小孩实在是让人头疼,不知道谁能这么服帖的把他降服了,安安静静的坐着读书做题呢。他盯着看那双干净简单的鞋,心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下雨就会弄脏了,真可惜。

 

女主人捧着本书不再客套,都暻秀便也低头整理资料,顺便发消息让金钟仁记得关窗户,便关了手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等。

 

茶水见底的时候狂风暴雨携带着一片黑云把窗外的环境变得模糊起来,风声雨声代表着今年的雨季降至,敲的玻璃砰砰响。

 

书房的门打开了,正在长个儿的少年似乎又比上周见面高了一点——都暻秀不那么情愿的想到。跟着出来了一位白皙的青年,黑色裤子白t恤,穿的十分简单,踩着拖鞋露出白色的脚踝来,他每一处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像牛奶一样,小黑圆框眼镜后面藏了一双带着双眼皮的微微下垂的眼,高鼻梁,头发还翘了一两根,整个人温润柔和的样子,看到他也有点发愣,然后微微鞠躬打招呼。

 

他忙站起来回礼,顺便给那个见到他有点愁眉苦脸的学生打了招呼,只听一把好听的独特音色的声音带着点笑意对女主人说:“他很聪明啊,稍微多背背书会考对很好的。”

 

那少年得意的朝都暻秀挑挑眉毛,大意是别人都知道在家长面前夸我,就你只知道批评——就在他的得意还没来得及散掉,就看到那个小老师拿出一张纸来,字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反而带着孩子气:“但我知道他自己肯定不会背,那么补课了也会没什么提升,这是这周的背诵任务,要麻烦夫人您监督了。”

 

都暻秀笑着看少年一瞬间蔫了下来,复又抬头看着那截背对着他的白皙脖颈。女主人接过纸来,大致扫一眼那纸上详细到哪一页哪一行的的内容,感激的道了谢,从茶几桌里掏出个牛皮纸信封来——小孩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喝起了水。

 

这场景挺眼熟,甚至信封都没换过。都暻秀记起他第一次来上课的时候也见过它,自己是拒绝了来着。

 

“啊这个真的不用,”那小老师很快就拒绝了,“我来之前就跟俊勉哥说好了不要学费的,就来补一个月的理论知识。何况我和您家孩子相处的好,已经是朋友了……夫人,您这样,我下次就不来了。”

 

“艺兴,你看雨这么大……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留下吃个晚饭吧?”女主人把那个被拒绝了两次的信封收起来,又诚恳的挽留道,“等暻秀下课了也一起。我准备准备。”

 

“这怎么好意思呢……”那个叫艺兴的小老师又拒绝了,借了把伞就急忙告辞了。

都暻秀盯着他的背影看一会儿,心想这么大的雨,伞估计都要打坏,还有那双白鞋,一定会脏的——他朝要上课的学生摇了摇手中的题:“你休息好了吗?”

 

就在他们打算迈步进去上课的时候,只听敲门声又犹豫的响了三下,拉开门就看到张艺兴低着头,右肩膀被打湿了一点,然后不好意思的开口,举着把被打坏的伞:“真的很不好意思又要打扰了……下周给您带把新伞……”

 

一番寒暄下,还是要留着吃晚饭。这么想着,都暻秀居然还有那么一点期待了。

他们又互相点头打了招呼,都暻秀便领着学生又进屋去了。

 

 

“我妈这是把我的周末都出卖了,”那少年把桌上的文综题收下去叹口气冲他说,“还好你们都是好人,不然谁都白搭。”

 

“谁都有不想学习的时候……”都暻秀边收拾边回忆,和和气气的说:“好久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就是觉得没意思,而且觉得理科真难搞懂,不想学。”

 

“后来好歹是被家里人逼着学下去了,”他说,“上大学就发现高中真好。”

 

那学生显然也不太懂,他哪能那么早就懂,撇撇嘴回他:“你也这么说,刚刚小张哥哥也这么说……”

 

他姓张啊。

 

于是,“张艺兴”这个名字就这么在都暻秀脑海里拼成了外面那个一面之缘的干净青年。

 

-

 

两小时如果专注的话还是很快就会过去的,食物的香气早就顺着门缝飘进来了。都暻秀注意到桌上一直放着两颗牛奶糖,那小孩拿起一颗递过来。

 

“你可以吃一颗,”他语气洋洋洒洒的,“小张哥哥给的,作为朋友的象征。”

 

都暻秀剥开浅蓝色的糖纸把硬糖塞到嘴里含着,牛奶味一点点的绽开在唇齿间,他把笔盖合上道:“你把这两道题做完就可以下课了。”

 

那孩子一听便更集中地去做题,都暻秀含着糖胡思乱想,明天就要建公会了,朴灿烈的加入还是给他了一点惊喜的,游戏玩了这么久……能遇见这么一群人,其实还是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的。

 

他们收拾收拾到饭厅里去,张艺兴有模有样的带着围裙帮着忙乎,俨然已经和这家主人熟悉了,谈笑风生还挺热络的样子。见到他也不那么生疏了,嘴角上扬的与他打了招呼,都暻秀仔细一看发现他还有两只深浅不一的小酒窝在脸颊上,笑起来就会变得若隐若现的。

 

就坐后话题主角自然是这家的孩子,当然还是鼓励为主,都暻秀简单的提了几点,张艺兴便问他在哪里读书。

 

“就在这里,”都暻秀冲他笑了笑,“D大软件工程系。”

 

“哎……”张艺兴愣了愣,“那你离我挺近的啊,一个学区的。”

 

“是么?你在哪里?”都暻秀放下筷子对家主人礼貌的道,“我吃饱了,多谢款待。”

 

两人一对视就挺有默契的帮着收拾了碗筷就提出了告辞。雨将将停没多久,离开了上课的地方就要放开不少,张艺兴小心的踩着没有水洼的地方,蹦蹦跳跳的像只兔子。他背着紫色的书包,上面栓了只毛茸茸的尾巴,接着刚刚的话题往下说:“我在T大……你知道的吧?我们学校大三要搬到你们学校临街那里。我念的是历史系……辅修了中文系,被朋友介绍过来帮忙的。”

 

都暻秀想了想还确实是这么回事,大三大四时间相对充裕,这地方是出了名的重教育,名牌大学不少,T大D大都是大名鼎鼎的,还有剩下两个大学,堪称撑起了高等教育的半边天,前两年刚在他们校本部旁边修了新校区,张艺兴他们估计是第一批搬过来的学生。

 

“那还挺巧,可以一起回去。”都暻秀问他,“你没有找工作的计划么?大三是要开始考虑了吧……”

 

张艺兴笑了笑说,脸上像开花一般又开了朵酒窝:“我大四了,申请了去国外交流计划的研究生,前两天刚批准下来,所以现在没什么课,每天就是自己学习,顺便出来带个家教。”

 

“没看出来……”都暻秀有点惊讶,他诚实的表示,“我看你比实际年龄要更小一些。”

 

他们站在路边等车,都有点心照不宣。今晚据说公会各位第一次要集合一下,这场雨和这顿饭还有因为下雨变的难以等到的车都在预示着他们要迟到了。

 

都暻秀还好奇别搞我咯拉来的是什么新人;张艺兴心情很好,又有点焦急,他一直以来的偶像朴灿烈以后也被拉进来了,第一次见面就要迟到什么的……真的是有点糟糕啊。

 

公车的灯远远的打过来了,他们一前一后的上了车,雨后的空气还带着潮湿的味道,张艺兴坐在靠窗的位置打开手机随手给朴灿烈送了两朵花,直播显示对方已经登入游戏打算去指定地点了。

 

“你也玩这个?”都暻秀看了一眼把视线移开,他手机里的日程表滴滴两声,也在提醒他该登陆了,他给催促他的金钟仁发了消息让他自己先登陆,又看那个直播间小声的说了句,“朴灿烈啊……”

 

张艺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他,我真的很喜欢他打游戏啊……!操作和性格什么的也太帅了,声音也……而且吉他真的弹的很酷,水平不输专业了……”

 

他好像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戛然而止的笑了一下没再说下去。

 

都暻秀被他意犹未尽的小动作逗笑了,饶有兴味的想到:朴灿烈还和我一个公会的呢,说出来要激动死你吧。

 

期间张艺兴接了个电话,都暻秀是觉得那不小心露出来的声音有点耳熟,但也没多去在意,低头和金钟仁聊天。

 

“嗯,快到了。”张艺兴说,“大家都到了?”

 

“差不多,小OO还没到,你快点吧,我再打电话问问他。”边伯贤接了句,“他说是也去上家教了,可能拖堂了。哥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张艺兴笑起来,酒窝又若隐若现,“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没有那么多危险的。”

 

他才挂电话没多久,都暻秀的手机就响了。张艺兴觉得也太巧了点,但带家教又玩游戏的人也不少,何况O.O.那种游戏高手,哪有那么容易就遇到啊。

 

正好到站了,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车,都暻秀先跟他说了再见,才接起电话往反方向走。

 

——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张艺兴也没再深入联系的意思,小心翼翼的避开水坑往租的屋子走。

 

一开门就闻见姜茶的味道,边伯贤已经在打游戏了,听见动静出来给他倒了杯热姜茶喝:“我今天也淋雨了,看你也没带伞就多煮了点,你再不回来小火都要把它熬干了。”

 

张艺兴小口的喝,忽然吐出舌尖说:“烫……!谢谢啊伯贤今天被留住了,让你久等啦……”

 

边伯贤不动声色的扫了眼他的那一小截舌头,给他递了条热毛巾。

 

等他收拾完坐到桌子前登陆游戏,前后脚的功夫O.O也姗姗来迟的上线了,Sehun94早就登陆了,给他发了好几条离线消息问他在哪里。

 

张艺兴连忙发了个坐标给他,然后和边伯贤忙乎着把要准备的材料都准备好,两个人站在申请公会的地方等人。

 

一群人会面最尴尬的是什么?

 

众高手云集的公会大厦门口,几个人见面发起了点点。

 

-

朴灿烈:“……世勋?是你吧?不是你吧?”

 

【real_pcyyyyy】:……

 

吴世勋:“好像是我,也好像是你。”

 

【Sehun94】:…

 

【O.O.】:……

 

都暻秀难得打了次电话过来,吴世勋开了免提,三个人一时无言。

 

最后都暻秀说了句:“……要请多关照了……”

 

吴世勋:“哪里哪里……哥你客气了……”

 

 

朴灿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beak是你爸爸】:……?

 

【别搞我咯】:……??

 

【炸鸡熊】:哈哈哈哈……

 

炸鸡熊就是金钟仁,都暻秀舍友那个。这名字是给他创角色的都暻秀起的,两人都是是起名废,那天正好叫了炸鸡外卖,就着啤酒这个名字就诞生了。现在炸鸡熊是有名的刺客,穿的倒是不像刺客,跟着别搞我咯搞一派白衣飘飘的名士风流的装扮,被边伯贤吐槽这样刺杀一定不会成功的白色广袖外衫,还踩了木屐,身后背两把武士长刀,都是什么都不懂的理科生都暻秀融合了几国文化给造的。

 

一群人心思各异好歹凑一起了。建公会分等级,决定了日后的江湖地位。一般来说初建的公会要求五到三十人参与,然后根据要建的公会等级分配任务。

 

都是榜上赫赫有名一打十的角色,不建最高阶会显得很掉价。虽然六个人要挑战个据说是三十人副本的Boss的任务,但依旧意气风发。

 

细看这群人,其实除了肉全都有了。整体缺点就是太脆,这倒是可以靠钱堆药水或者别搞我咯强大的奶量撑住,毕竟人也不多,他就算再反应慢也跟得上。输出是肯定够了,还有辅助的加成等等一大堆,拿下就是时间问题。

 

这段时间都暻秀又忙学校又忙着给大家的装备堆护甲,其中还有个白板新手吴世勋的新装备。好歹是全搞定了,现在都装备着,排行榜不知道又要怎么刷新。

按理说张艺兴这种脆皮奶妈是要站在核心中枢的位置的,偏偏他和边伯贤都抱着中短程的输出武器,所以这个站位最后就很奇怪。

 

都暻秀的角色是……体术师。没错,一个天天抱着武器装备修修修的人,是手上绑着绷带还露着腹肌可能头上还绑绷带的皮肤小麦色的……近战——这也是张艺兴没把都暻秀往O.O.上想的原因,反差太大。这个算是半肉了,堆护甲装备能当个肉,走在前面。然后奶妈站在核心的地方,旁边跟着那个所有法师里最脆的光法,第二梯队。刺客跟着游走,也在这个梯队里。最后第三梯队是难兄难弟,火法和小射手,这两个和前面那三个磨合还比较欠缺,需要分点心照顾。

 

五个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进去了,壮丽的团灭了。那个叫鬼神君的BOSS第一个技能放下来站着的就剩个O.O.了,顶着颜文字和BOSS大眼对小眼,然后被送了出来。

 

【世界】:玩家【beak是你爸爸】等申请的高阶公会失败。今日次数剩余1/3。

世界频道一片哗然。但也没人去关注了,结局是早料到的,没想到这么惨烈,好在大家都准备充分,除了朴灿烈的直播间频道全身倒喝彩看热闹的,没什么其他影响因素。

 

朴灿烈靠了一声关掉了直播,大家都是网红,面子里子都还是要的。

 

三次都打完了也没打过,边伯贤征求张艺兴同意拉了个讨论组,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就散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默契不够,再一个没有一个能担起指挥重任的人,队伍太散了。第一天能推到三分之一的进度,五个人来说很不错了。

 

“咦,”吴世勋洗完澡出来看聊天记录,“这个头像你看眼不眼熟。”

 

他把手机递过去,别搞我咯的资料上显示他的QQ名是“努力努力再努力x”,头像是那个一片天空的Unicorn的头像。

 

朴灿烈瞥了一眼,性别还是男。所有的资料都被主人隐藏了,空间也进不去。

 

“应该不是吧。”他想了想,感觉他的小粉丝Unicorn的手笔不小,应该是个家境殷实的大小姐,估计只是个巧合,“能加好友吗?”

 

吴世勋发了个申请,石沉大海一般的没消息了。

 

“不理我……”

 

滴滴两声结果是那个Beak加他好友了,一同意对方就发了个语音聊天过来,Beak声音的音色很特别,很容易就能让人记住。跟他们解释了一番张艺兴头头是道的“游戏现实区分论”,然后和他们又讨论游戏起来。这人真是社交能力和性格都好的不行,年龄大家都差不多,一聊熟了还互留了电话号,发现在一个地区还顺便约定了下次要出来玩。

 

隔壁房间的边伯贤有长聊下去的趋势,张艺兴敲敲门推门进去,说了一句“伯贤我先睡了晚安”才发现对方还在打电话,又挥挥手退出去了,边还给朴灿烈送了点礼物。

 

边伯贤自然是知道他喜欢朴灿烈那点弯弯道道的,可现在朴灿烈也参与进来了,他更得防备他,于是他也不点破,就只偶尔口头上逗朴灿烈。

 

“谁啊?你和别人一起住?”吴世勋问他。

 

“嗯……室友,室友。”边伯贤嘿嘿两声,“刚还看我们一起打游戏了——在直播间。”

 

还会有谁开直播间呢?

 

朴灿烈今天也发挥不好,没好意思自豪,突然瞥见Unicorn又送礼物,才敢拿出来说:“那又怎么啊……打得怎么样都有人喜欢。”

 

“又是Unicorn?”吴世勋瞥一眼,“哟呵还送的是飞机,大手笔啊。”

 

边伯贤一听就知道是张艺兴,不知道给朴灿烈送了多少零花钱。现在这游戏算是阴差阳错的成了他们的摇钱树,也算是有点收入了。

 

边伯贤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感觉朴灿烈一来他要失宠了,又庆幸张艺兴那个把游戏现实分很清的理念,安慰自己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

 

时间也不早,三个人说了晚安也各自都打算去睡了。

 

-

边伯贤跑到隔壁张艺兴的屋子里,枕头被子都没拿,轻车熟路的从张艺兴衣柜里拉出个枕头来,在张艺兴无可奈他何的目光里钻到主人的被子里去了。被子上还带着那个熟悉的奶味体香——当时本人解释了很多遍可能是闻错了。

 

“不可能,我都二十二三的人了,不会有体香这种东西……”张艺兴耳尖爬着红色,“何况是牛奶味……你闻错了。”

 

“哎……可是昨晚我可是很清晰的闻到了,”边伯贤喜欢死张艺兴现在这样子了,就逗他,“啊,哥你不会喜欢女士香水吧……奶味那种?还是沐浴液?”

 

“啊怎么可能啊!!”张艺兴捶了他一下,“你再说,下次别挤我床上了!什么借口都不行!”

 

边伯贤这才住口,伸出小拇指对着他,说:“那好吧,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咯?”

 

“幼稚……”张艺兴这么说着却又伸手和他拉勾,“这是几岁玩的啊?”

 

“二十二岁。”边伯贤正色道,又补充:“还有二十三岁。

 

第一次一起睡是两人一起看电影。

 

《七号房的礼物》。边伯贤一开始悄悄咪咪的哭,回头一看张艺兴居然睡着了,胸脯缓缓的一起一伏,抱着抱枕,还有一点重量压在他的左胳膊上。

 

他也就放开了抹眼泪,时不时瞥着张艺兴想看看他能睡到什么时候。

 

“求求你了,原谅我吧……放我回去吧……”

 

那个父亲在临行前撕心裂肺的告别……边伯贤鼻尖都泛着红色,捏着纸擦眼泪,突然听到旁边小声的抽泣声。

 

张艺兴眼角都是嫣红色,满脸都是泪痕,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接上剧情的,反正这会儿又靠在一旁流眼泪。

 

他看上去安静的好看。边伯贤一边掉眼泪一边看着他笑,给他递张纸。

 

后来电影的结局自然不怎么好,他也“顺理成章”的躺到了张艺兴的被子里不出去了。张艺兴推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去给他拽出个枕头来。

 

“哎呀,你这是准备好了哪天和我同床共枕吗?”边伯贤喜滋滋的躺在左边。

“给女朋友准备的。”张艺兴没好气的躺回右边去。

 

“这不行,”边伯贤一本正经,“你带女朋友回来会影响室友的身心健康。”

 

“是吗?”张艺兴懒洋洋的问,“你就没有意思带一个回来?”

 

“我有你就够了。”边伯贤半真半假的回答,“你看,会洗衣服、会做饭、还能一起聊音乐、忙的时候各忙各的,又可以一起打游戏……那我要女朋友有什么用?”

 

张艺兴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他本身背对着边伯贤,一个转身就直愣愣的对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他背影这边的边伯贤的眼睛。

 

这房间的窗帘是半透明的纱质,晴朗的晚上,月光就能毫无顾忌的铺进来。张艺兴因此能清晰的看那双眼睛,亮亮的,有时候有点调皮的藏起来的双眼皮这会儿乖乖的跑出来了,眼珠漆黑黑的发亮。

 

里面像是只装了他,全写着认真。

 

边伯贤也不说话,看着他。

 

后来……张艺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听说最近在忙申请大学的事。不然可能会是个很好的告白的机会。边伯贤遗憾又忐忑的想。

 

-

 

这一次张艺兴瞥他一眼也习惯了,问他:“今天是什么原因?”

 

“想你了。”边伯贤说,“不满意回答也没用,不出去了。”

 

张艺兴拿脚踢他,让他轻易夹住了。

 

“哥你什么时候退租?”也没有松腿的意思,边伯贤突然问,“是去和俊勉哥一起住吗?”

 

“还早,明年中旬吧……我需要拿到毕业证啊。”张艺兴说,“应该是和他一起。”

 

“我以后也去,你继续和我一起住。”边伯贤说。

 

“有你的专业吗?”张艺兴没意见,“那更好啊,我和你住一起真的很默契。”

 

“有的吧,跨专业也不是不行,你不就是吗,”边伯贤说,“我声乐也是专业的……你忘了?”

 

张艺兴点点头:“你肯定没问题的,就是会很累很麻烦。”

 

边伯贤学的播音主持。张艺兴是历史系的,还辅修了个中文专业……去那边反而要专心学音乐了。

 

金俊勉是之前他们的学长,他们音乐部的部长,专业倒是对口的,对他们帮助特别多,像是亲哥哥一样的存在。也是那个要上家教小孩子的远方表哥。本来张艺兴也没有要继续专业的学音乐的意思,也差不多是金俊勉和他谈了谈,才打算把这份爱好继续学下去。

 

每次聊着聊着,第一个睡着的一定是张艺兴。

 

边伯贤想他可能真的很喜欢睡觉——他也很喜欢和张艺兴一起睡觉。睡着的张艺兴软绵绵的可以搂着,也可以凑很近感受他的呼吸。包括他的心跳、心思和小心翼翼都可以大胆的放出来。

 

 

-

 

吴世勋跟着张艺兴在游戏里扫荡副本,今天大家都有点事,就剩下他们为副本再做准备。他不主动说话,张艺兴就也沉默,掉率高效率也很高,不一会儿也零零总总七七八八的凑齐了。

 

这个人是闷瓜吗?一直神神秘秘的!计算机小王子憋的不行,看材料凑齐就打算自己去寻找游戏的乐趣,张艺兴突然问了一句:“你满级特殊任务做了吗?”

 

满级特殊任务一般代练是不给做的,一个是风险大,一个是对满级后很多事情有影响的,还是主人来比较好。

 

 

吴世勋把这茬明显忘了,满级特殊任务是这个游戏独有的,其他游戏没有,所以他一时也没想起来。靠着装备提上来的输出和操作,昨天他也还觉得得心应手,就是张艺兴总觉得他整体应该要更强一点,随口一问,一语中的。

 

吴世勋连忙上官网科普,这个任务又繁琐又复杂,还得要个师傅带着,不然很多地方都过不去,比如有的环节看到他没有拜师啦就会打回90级重新体会人间疾苦成长羁绊………而且任务的最后一环是出师,可以解除师徒关系也可以不解除,触发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这也牵扯到隐藏数据,比如任务过程中的互动、师徒关系等等等等……

 

总的来说是一个互动环节,给游戏的拜师这项功能有一个完整的收尾,也可以选择不参加特殊任务,打到之前的满级任务结束就可以了,但总归会错过很多游戏中有趣的地方。

 

吴世勋没有拜师,眼下也没人当他师傅。他是没往别搞我咯身上考虑,有个全服第一当师傅固然好,可这人是个神神秘秘的闷葫芦,又没有感情基础,人要是有点包袱了把他拒绝了,那他也很尴尬。其实都暻秀各方面来讲是个不错的选择,边伯贤太闹腾但是很聊得来,朴灿烈最适合,空间上方便,实力也不错……

 

【别搞我咯】向你发起建立师徒关系,是否接受?

 

嗯?

 

吴世勋愣了两秒,他也没想到这位大神这么直接,本以为大神很高冷的。在有趣的室友和强大的闷葫芦之前犹豫了一小会儿,他就何乐而不为的选择了接受。

 

【系统】:恭喜玩家【别搞我咯】、【Sehun94】建立师徒关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且行且珍惜!

 

世界又一片哗然,大神收徒了?多少人挤破头都想的事儿,更何况这小徒弟还是个不到三个月的新号。

 

两人索性把世界频道一屏蔽,就跑起师徒任务增进感情了。

 

还触发了几个特殊成就。

 

张艺兴这边是【天下第一隐士出山】、【名师出高徒】、【宗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么四个;吴世勋这边是【撞大运】、【名师出高徒】、【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么三个。

 

这是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这都是因为张艺兴排行榜上的成绩而设置的成就,一直攒着没触发,导致一次性就这么多怪不得叫撞大运。名师出高徒是因为吴世勋现在也挤到排行榜前五十了,师徒两个都是高手,所以有这么一个一样的成就。

 

吴世勋默默的打算关掉这一堆,只见张艺兴腾的一下就把【名师出高徒】的成就挂上了。本身张艺兴也不是什么张扬的人,一直也低调的为人处事,举手投足间都是高手隐士的风范从没见过他挂什么成就……只是他第一次收徒,一堆成就也把他弄懵了,翻着看成就简介发现只有这个是师徒两人都有的,很开心的想要纪念一下。

 

【别搞我咯】:你也有这个吧?

 

【Sehun94】:嗯…

 

看他好像……心情不错?吴世勋想了想也不泼冷水的把成就挂到头顶了,张艺兴绕着他走了两圈截图,语气间已然是已经热络了起来。

 

【别搞我咯】:走吧,师傅带你刷任务!

 

【Sehun94】:好。

 

-TBC

评论(19)

热度(473)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