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全员主兴】治愈系能力者觉醒手记(上)

  • 设定都是我瞎掰的。可能是走all兴的。

  • 超能的梗,上下两篇,讲的是会超能力的孩子们如何成为茶蛋的故事。

  • OOC预警,千万别上升正主哦。

  • 是个脑洞,文笔幼稚。

  • 文章索引


能力觉醒的晚怎么办才好

 

世界上有的人是普通人,有的人是能力者,人们小时候就能检测出有没有潜能,然后被送到不同的学校去学习。

能力者也有觉醒的早晚之分,他们的义务教育只持续到高中,等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就必须是觉醒了的能力者才能有资格去考,如果你被检测有能力而迟迟不觉醒,那你也只能当个普通人了。

 

>01&04&99

 

刚上小学的时候金俊勉就觉醒了,他是他们之中觉醒最早的一个,某天没什么预兆的把一池塘的水转移到了教室里,他自己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和大家一起哇哇乱叫着哭闹,才被见怪不怪的老师提醒是他觉醒了能力。

第一次用能力的俊勉,除了惹出了乱子,还要帮忙用那生疏的能力打扫教室。

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普通的学校看成绩就行,他们不仅要看成绩,能力强不强也很重要。金俊勉的自然系能力又实用又强大,他又刻苦学习,一路当了班长啊学生会主席啊一直到了高中。

第二个觉醒的是边伯贤,三年级的时候等不及红绿灯,焦急的想让那个迟迟不变色的灯换个颜色,随后没有意识的干涉了光的波长,闹了大乱子。

小孩子玩性大,又是鲜少的年幼能力者,只是被罚站了两天。他倒是没那么爱学习,总是喜欢用自己好用又没什么伤害性的能力吸引人的注意力,比如变个彩虹什么的,让小女孩漂亮的花裙子短时间换个颜色什么的……

再往后,六年级有一批孩子觉醒了能力。

某天金珉锡因为一个事和好朋友金俊勉吵架,一般他们吵不了多久,金俊勉总是捏着拳头把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水洒的金珉锡满身都是,这一次不一样,金珉锡抬手躲水珠的时候,满天的水珠都变成了冰碴子,劈劈啪啪的砸了他们两个一身。

“哥你…”金俊勉哪还顾得上生气,“觉醒了?”

“啊…”金珉锡看看手,又看看一地冰碴子,“好像是……冰冻吗?”

砸的还有点疼,不过可算知道了自己什么能力。

 

>04&21

 

五年级的时候,一到冬天身上就带电,擦过所有人都能起静电的金钟大没什么人愿意和他玩拍手游戏,而孤独的在学校里晃荡。夏天还好,大家都喜欢找他玩,他性格好,人又大方开朗,朋友很多。

冬天的时候,实在是噼里啪啦的很影响生活。冬天他就没有同桌了,朋友们也避得远远的,没办法啊,和金钟大待一起一天实在是太痛苦啦。

和所有人想的一样,有一天金钟大靠在一棵树上朝天自言自语:“为什么啊!我也不想这样啊!”

逃课带在树上的边伯贤突然倒挂下来,饶有趣味的笑着问他:“你也不想怎样?”

被吓到的金钟大“啊”的叫了一声,小小年纪就展现了那不俗的高音,然后把边伯贤本来服帖的头发炸了个开花。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边伯贤没勾住树干扑通一声掉下来,“打个招呼而已!怎么这么不友好!“

金钟大哪还有心思理他啊,他看着两只手萦绕着的电流,又高兴的嚷到:“我是……是觉醒了吗?”

“什么啊…”边伯贤整了半天还是一头的静电,只能黑着脸坐在地上撇嘴道,“是电吗?看在你刚觉醒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了。”

日后静电事件本人就能控制了,顺利的一路毕业和隔壁班的边伯贤升到直属初中了。

 

>61&12

 

朴灿烈姐姐就是能力者,他也被检测出能觉醒,因此一直坚信自己可以拥有很厉害的能力。可是周围的人都一个个觉醒了,他也有点着急起来。

“姐……”朴灿烈沮丧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觉醒啊!”

他姐姐正在帮忙准备晚餐,闻言劝他:“别着急,这个事急不得的,不会有问题的。”

“你们都这么说……”朴灿烈也在帮忙干活,他家里要准备烤鸡吃,他正清洗那只鸡,“可谁也没给个准确的建议!”

妈妈接了话:“你急什么?当不了能力者还会少了你的饭吃吗,慢慢来,大不了以后咱们不干这个。”

“啊你们真是的!我就想觉醒能力又怎么样啊!”青春期的脾气说来就来,不被理解的心事让他砰的扔了鸡放在一旁,与此同时一阵莫名的高温迅速的蒸发了水池里的水分,滚滚白雾中那只鸡居然熟了。

屋子里变得粘腻又燥热,他妈和他姐对视一眼心下了然,等一切归于平静,自顾自的聊起来。

“什么,是火啊?”

“哎,和他一样,急急躁躁的。”

“你们倒是关注一下我觉醒了啊!!”没人理会的灿烈喊道。

“唔,肉都熟了,宥拉你抹点调料直接上桌吧。”

 

听闻邻居朴家的儿子也觉醒了,同样发育的比较晚的都暻秀被爸妈催着来贺喜。

他周末上门造访,带了点东西,直截了当的送给朴灿烈就打算告辞。朴灿烈哪会放他走,喊着来玩嘛来玩嘛暻秀!强行挽留。

他给都暻秀耍杂技一般的展示了点他的火能力,随后拉着他去打游戏。

都暻秀叹了口气:“我可能会是觉醒不了的人,想回去准备考试多条出路。”

朴灿烈愣了愣,天生像个大火球一样的他突然给了都暻秀一个热乎乎的拥抱,都暻秀身形小,只能瞪大了眼听他说:“别放弃嘛!我之前也好着急的,现在不也熟练自由了吗!”

他听了朴灿烈的话有点烦躁——没觉醒的小孩都很压力大的,总觉得觉醒的人都是在炫耀。

都暻秀伸胳膊想把他推开,哪想到明明只是简单的挣扎,却把朴灿烈推的滚了两翻撞在卧室墙上才停下来。

“嘶……你这么用力干嘛……”朴灿烈揉揉脑袋,突然和都暻秀一样睁大了眼睛看他的手,“是啊你哪里有这么大的力气啊?”

 

这种抓不住形体的能力,自然不能在破坏家里的前提下进行。

于是朴灿烈领他去了游戏厅。

投了两个币在那个打拳显示吨位的机器里,面对面前垂着的巨大沙袋,朴灿烈手脚并用的比划着解释怎么使用能力:“感觉热流穿过全身到达胳膊?然后打就行了。”

都暻秀听了他和没有一样的解释,闭上眼感受了一下,他轻轻挥动了胳膊——

那个机器上的数字在两人紧张的注视下跳了几下,然后显示了个上限999。

“暻秀,以后我不惹你了。”朴灿烈和他往家走的时候评价,“你这个能力有点可怕啊……”

都暻秀感到开心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心:“我想我可以不用准备考学术类大学了。”

 

>88&94

 

金钟仁作为刚出生没多久就展露能力的孩子,从小备受关注。

他可以去想去的任何地方——只要不超出一个范围。随着他长大,范围也扩大,这能力用的得心应手。

比如他想吃好吃的,就可以去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吃个够,有时候忘了带钱,还能迅速来回一趟去家里取一下。

他第一站吃鱼饼,遇见了个瘦条条的孩子,长得很好看,对他突然出现表示了不为所动,放佛不值得惊讶一样;他那根鱼饼吃坏了肚子,转移到卫生间门口,正巧那小孩也吃坏了肚子,两人大眼对小眼一阵,那小孩捂着肚子说:“麻烦让我进去…”;他晃荡完一天后心满意足的打算回家,转移到家附近的时候又撞见了那个小孩。

“喂,你怎么总是跟着我啊!”吴世勋这回没沉住气。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能用能力啊?”金钟仁也想问,大家可都是一脸惊讶的看他小小年纪就能运用自如能力的。

“有什么好稀奇的,”吴世勋抬起手,金钟仁倏然感觉气流让他们都微微浮起来了,他双脚离地了一小会儿,兴奋的问他:“原来你也是啊!”

吴世勋撇撇嘴:“见怪不怪。”

金钟仁兴奋的表示要和他做朋友。吴世勋看他不是跟踪狂,默认着接受了好友邀请。

“我可以把你送回家,”金钟仁说,“你住哪?”

吴世勋报了个地点,他们住的很近。

金钟仁送吴世勋回家,问他:“我们下次还能一起玩吗?”

“你想找我还不容易吗?”吴世勋这样回复道,就是同意了。

 

>10&01&04&99&21

 

张艺兴和别人不太一样,他从小一直想当个音乐人、作曲家,也没被检测出能力。直到读了初中才在学校体检中被发现了可觉醒的体质,本着义务教育的原因,被强制的转去了离家最近的能力者初中。

周围都是自幼接触训练的孩子,大部分人到了这个年纪都该觉醒了——他显得格格不入。而且他有凝血障碍,能力者间擦碰很频繁,他一受伤就十分麻烦,因此朋友也不太多。

小艺兴被掐断了梦想,过着不愉快的生活。

 

边伯贤、金钟大和金珉锡在学校里种的花快死了,光照也充足水也不缺的的情况下叶子都蔫了,奄奄一息。

“救不回来了,”金俊勉又被叫来浇了次水,“可能是土不好,这个我们也没办法。”

“哎,也有能力者办不到的事啊!”提供不了任何帮助的金钟大评价。

 

张艺兴一个人跑到花坛吃午饭,发现了要死的小花花。他过去抚摸了两下那个蔫蔫的叶子,自言自语:“每个生物生活都很艰难啊!”

第二天花居然开了,十分精神的样子。金珉锡几人都十分惊奇。

“你们谁干什么了吗?”

“你觉得谁有这个能力啊!”

“我们学校有治愈系的?”谁问了问金俊勉,因为他能看到些学生档案。

“这个本身就特别少,全世界都没几个,你觉得我们学校能有?”

“那这不是见了鬼吗?”

 

>10&94&88

 

放学回家的张艺兴遇见了遛狗的金钟仁和吴世勋,两个小孩的小狗有一只脚受了伤,正着急该怎么办。

张艺兴还是抵不过好奇去问了一句:“你们怎么了吗?”

“vivi它……脚被什么刮伤了,我才发现,”吴世勋看他穿着能力者初中的校服,又一脸单纯样,不像是坏哥哥,于是犹豫了一下向他解释道,他手里的小狗颤抖着,爪子上的白毛都被染成了暗红色。

“啊,那赶快要去宠物医院啊。”张艺兴一听也跟着着急起来。

“哥哥你的能力是什么?或许用得上……而且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钱送vivi去医院……”金钟仁求助的问他。

“我……”张艺兴没好意思说自己还没觉醒,“我还是不告诉你了。”

小孩子是零花钱少一些,张艺兴把自己的小钱包掏出来,昨天妈妈刚给了生活费,应该够去趟宠物医院了:“拿去给狗狗看病吧。”

“这……哥哥我们怎么能要。”吴世勋连忙拒绝,“钟仁带我回家一趟就可以了,顶多挨顿骂,他可以瞬间转移……”

事实上小小年纪的金钟仁顶多带一个对象转移,这一圈狗不可能丢在街上,回去要钱肯定要挨骂,搞得两个天之骄子束手无策。

可是vivi血流的已然呜咽着快要昏迷了。

张艺兴摸摸他的头笑起来,小酒窝挂在嘴角:“快拿去用吧,以后会有机会见面的。”

他蹲下去用手摸摸vivi:“小狗,你要快好起来哦。”然后才背着书包慢悠悠的走了。

 

金钟仁先抱着vivi转移去医院,而吴世勋牵着他的三只狗往宠物医院跑。

跑到一半金钟仁抱着vivi,手里捏着钱出现了,显得很困惑。

“喂!你想让它死吗!”吴世勋一看vivi白色的毛上还挂着血,着急的质问他。

“好奇怪……”金钟仁挠挠头把活蹦乱跳的vivi递过去,小狗圆溜溜的眼睛看到主人开心的摇起了尾巴,“我送到医生那里,医生只问我哪里来这么多血,而明明刚刚还在的伤口已经好的看不出痕迹了。”

吴世勋以为他骗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他摸了摸vivi的脚,除了快凝结在毛上的血,真的没有伤口。

“……”

“这是怎么了啊!”

“我哪知道啊!”

“……是不是那个哥哥?不愿意透露能力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吴世勋转转脑袋,小声说,“他是治愈系的?”

治愈系少之又少,能力又十分有用的,被发现都要专门送去培训的。对小孩子来说那种生活就像是噩梦。

“有可能,那我们去哪找他啊?”金钟仁捏着钱愁眉苦脸,“钱还没还他呢,还想问问他呢……”

“不知道……”

两个小人抱着小狗站在街边不知所措起来。

 

>10

 

张艺兴高中的时候,还是没有明显觉醒的迹象,他妈妈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他抽出课余时间去学乐器;等到毕业季悠悠的到来,他成为唯一一个没有觉醒能力的人毕了业。

 

TBC


下面请收看:怎么在人群中一眼找到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2-09all兴
评论-39 热度-537

评论(39)

热度(537)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