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19

ABO设定 除了张艺兴是O以外以外队员全是A的故事

本章勋兴/边兴 

从这章起就走半现背的原创剧情了 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正主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剧情杂乱

能接受的话向下↓

相关链接:文章索引 信息素检索


当张艺兴察觉到吴世勋开始有意的回避他的时候,已经临近他和边伯贤进组拍摄的日子了。因为不是特别长的剧情,他们也不是主要的角色,所以并没有很妨碍到他们繁忙的行程。这之间有多次的集体活动或者在宿舍里和吴世勋打过照面,他们的交谈都甚少以至于寥寥无几,有几次迎面撞见了都只是点点头就各自忙自己的了。迟钝如张艺兴,最后也终于感觉到了这种冷淡的异样。吴世勋以往虽然不会过分热情,也会在面对他的时候弯了眼眸笑出可爱的虎牙,而现在他们连交流的机会都像做减法一样马上要减到负数去了。

宿舍里成员多的时候吴世勋会展现他熟悉的一面,和哥哥弟弟笑闹做一团;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吴世勋就冷漠的像他是个路人。直到张艺兴终于忍不住的拦住了吴世勋,他鼓足了勇气直视吴世勋问道:“我是有做了什么让世勋生气的事情吗?”

“没有。”吴世勋扬扬眉毛,“哥哥在心虚吗?”

后半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吴世勋还有点后悔,他自己和自己说好了要寡言少语的面对张艺兴,他自尊心强的不想让张艺兴再发现哪怕是一点他的心思。只是他在放弃和坚持的关头徘徊的久了,和张艺兴一说话就要压不住本性了。

“我……”张艺兴被呛的语塞,他们的关系都冷处理到这个地步了,怎样做才算不心虚?

“如果不是的话,”吴世勋端着架子指指张艺兴的后方,“哥就先让我过去吧。”

张艺兴哑然,不大情愿的轻轻往旁边挪了一步,慢吞吞的组织着语言。吴世勋硬着头皮强硬的向前挤了过去,两个人的肩膀相交而过的时候彼此清瘦的肩胛骨撞的他们都隐隐作痛。张艺兴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彻底从懵懵然中叫醒了,他左手先大脑一步抓住吴世勋光裸着的小臂,吴世勋被他带的一顿,又回头言语有些苍白的问他:“哥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到底在期待你说什么?

其实他这些毫无感情的话说出口的没有任何理由,他的脾气也来的平白无故,人们生气的时候总是要把气撒给最亲近的人,仿佛伤害了对方、让对方接收到同等的郁结和痛苦就能减缓自己心理上的压抑,其实恰恰相反的是所有的口无遮拦把双方的心脏都划得血淋淋的生痛。

“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别扭?”见吴世勋说话丝毫不客气,张艺兴也有点火大,“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

“我没跟你闹别扭。”吴世勋闻言站定不动,张艺兴的手还紧紧攥着自己的胳膊,因为贪恋这一点束缚着他的感觉,他没有选择去挣脱,“我跟自己闹别扭,不可以吗?”

“所以你就可以不理我,或者见到我就跟没看到一样?”张艺兴回想着这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冷遇,冲吴世勋说话的时候提高了音量,“嘴上说着和我没关系,但是和其他人都可以有说有笑,看到我就冷下脸来,我有哪里欠你了吗?”

吴世勋听着他怒气冲冲的质问,感到有一点新鲜。张艺兴很少生气,他性格里有某种软绵绵的成分和先入为主的谦虚,做事也总是恪守礼节,在他们之间的吵架中总是充当着调剂者的工作,就算真的到他自己吵架的时候也总是自己先抿着嘴红了眼眶,受尽委屈也不让眼泪掉下来。所以当张艺兴久违的冲他发泄不满的时候,吴世勋饶有兴味的盯着他看了几眼。

他不接话,因为他自己也理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针对张艺兴,何况张艺兴自己。他只是没法面对张艺兴,然后对张艺兴的一些和他无关又牵扯他关注的作为而生气。他到底生什么气?张艺兴对感情的回避?还是对他独一份的拒绝?可能是张艺兴不喜欢他让他受了伤,可是张艺兴从没有明说过他到底喜欢谁,这样的临摹两可在他心底像小猫的爪子一样一直挠来挠去的不安分,又得不到答案又怕得不到答案。其实他生自己的气更多一点,张艺兴只是无辜的被迁怒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张艺兴先冷静了下来,他揉揉眼睛,松开了吴世勋不想让他松开的手:“我向你道歉。”

“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跟你生气。”

张艺兴往前走了两步穿了外套,随后一言不发的关上门出去了。

 

这一下把吴世勋闹的心慌了起来。张艺兴看上去是真的生他的气了,以前他们也有过吵架的时候,也有过闹到不可开交几天不说话的时候,可他也没有像这样一刻感觉到不好好跟张艺兴说清楚张艺兴就会真的和他划清界限一样。分明不分青红皂白的是他才对。

吴世勋抓了抓头发迈开腿跑了两步拉开门,其实张艺兴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站在楼梯口正欲迈脚下去,然后他听到开门的声音像是心里有感应一样的抬起了头看着吴世勋,只是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

“哥,我……”吴世勋千万思绪没法理清楚,他犹豫了半天,见张艺兴还耐心的等着他,放下心才斟酌着开了口,“我在想一些和艺兴哥有关系的事情,因为一直想不清楚才没法面对你。”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张艺兴还是这样说,“我大概知道世勋在因为什么生我的气。”

“我不知道哥是怎么想的,但我希望能给我一点时间,”吴世勋揉着太阳穴请求道,“我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但我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艺兴哥能等我一会。”

“我等你,”张艺兴迈步下去,放缓了语速,“我也有些事情一定要和世勋说清楚才是。”

吴世勋盯着他的背影消失,接着轻轻的嗯了一句,心里琢磨着张艺兴现在会去哪,会找谁……他好像又把事情搞糟了。等他没什么精力的回头关门进屋的时候才看到电梯就在这层楼停着,这让他本就动摇的内心又不安定的砰砰跳起来。

“傻哥哥,明明可以早早就坐电梯下去的。”

 

-

 

 

边伯贤晚张艺兴一些到了片场,开机仪式和一大堆应酬的事情过后,他缠着张艺兴进了张艺兴的房间。张艺兴翻着台词又看了一遍台本,补充着一些标注,台本里他们都不算是主演,主角是要交给真正的Omega去演绎的,像他们这样的“伪装者”,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杀青,难得的是张艺兴和边伯贤之间还有几句台词。其实整部戏都是在展现Omega的重要性,剧情露骨的让人咋舌。

“哥,艺兴哥~”边伯贤在他耳边喊了两句,“你都不看好我吗?”

“你有什么好看的?”张艺兴说,“还会有人伤害到你吗,这位Alpha?”

说到这里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来两位Omega主演的身边层层叠叠的保护,自从Omega的团体有了不少热度,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不少类似的团体和对他们图谋不轨的Alpha私生们,因为轻易的标记就能绑定彼此,所以这些人格外的多。为了避免这一层的悲剧发生,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护。

“虽然我不会被人强行做些什么,”边伯贤凑近他神神秘秘的说,“可是有人会想要我强行对他做些什么呀~哥都不担心的吗?”

张艺兴对这方面一向迟钝:“你在想什么呢伯贤?哥怎么不太懂……”

他哪里有心思去注意那些,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满地都是Omega的剧组,只要有一个Omega发了情,那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想到这里他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边伯贤,终于开口小声的说了一句:“……有个事情想要伯贤帮我一下……伯贤的标记,现在可以给我一个吗?”

边伯贤有些讶异的看了看第一次主动的张艺兴,对方还在那里手忙脚乱的试图解释,脖子连着耳朵全是红嫩嫩的颜色——如果能咬一口尝尝味道就好了,点缀着草莓的香草蛋糕。

“我也不是特别想做……”张艺兴闭着眼快速的说,“伯贤你的标记是最持久有效的,现在又都是Omega……恩……”

边伯贤伸出根手指堵在他喋喋不休的唇瓣上,他正愁没法宣示“自己的主权”——这剧组里面多少个Omega对他表达了极大的兴趣和虎视眈眈的欲望,如果张艺兴一直带着他的信息素,就算是Beta,别人也会多少明白他的意思吧。

于是他愉快的接话下去:“不用那么紧张,哥要什么我都愿意给的。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是这个打算。”

边伯贤张开双臂牢牢地抱住张艺兴,气息灼灼的喷在他敏感的脖颈:“但是你先开口了,我是真的很开心啊。”

张艺兴掩着脸十分害羞的伸手也搂住了他。

 

-

 

 

这之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一身清爽的蓝风铃与茉莉花的信息素味出现在第二天的工作现场,旁人都只当张艺兴闻不见这个味道,所以不少人都对边伯贤的想法小声的猜测起来。张艺兴扯了扯衣领往上提,边伯贤前一晚上坏心眼的逗他,给他在堪堪衣领能挡住的地方印了几个吻痕,他无比的担心随着他的动作就会露出来。比起边伯贤爆出来喜欢某个Omega这样的绯闻,显然爆出来和同样是队友却是个Beta的他牵扯不清才麻烦更大。

“别扯了,”边伯贤很乐意的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温柔又专注的整了整他的衣领,“哥就相信我不好吗?”

“你真是太胡来了!”张艺兴对那些视线没那么敏感,毕竟都不是看他的,他凑在边伯贤恶狠狠的像个被踩到尾巴的小猫说道,“露出来了怎么办?”

“不怎么办,承认啊,”边伯贤笑嘻嘻的也凑在他耳边,“但是你觉得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放心啦。”

他刻意找张艺兴敏感的地方说话,等他先一步离开去忙自己的戏份的时候,站在原地的张艺兴凑近他的那一片皮肤都敏感的又带了红色,这些生理反应在张艺兴视觉盲区,他注意不到也控制不了。而跟在一旁的小秘书早就看呆了,愣了一会才带着自己的老板到拍摄现场去了。

又见到那位年轻骄傲的Omega,张艺兴主动打了招呼,对方问候后对边伯贤显然好奇不少,嗅着他身边的信息素不愿意离他太远,出于日后的和谐和剧情磨合的必要,张艺兴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前辈又带了谁的信息素?”小Omega赞叹道,“每次都这么好闻。”

张艺兴哭笑不得,指了指远处的边伯贤对他:“一定是那位前辈的。”

“为什么前辈身边会有这么多的优秀Alpha?我真是每次都会感到羡慕啊……”

羡慕吗?如果可以,我也羡慕你们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自己是Omega。

“有机会可以去认识一下的,”这么想着,张艺兴轻易的就把边伯贤最害怕的麻烦带来了,他自己毫不知情朝夕相处的Alpha是多么的受欢迎,因此也不能理解边伯贤对于一些Omega的担忧,他开口道,“伯贤一直是个平易近人的好孩子。”

 

-

 

 

张艺兴的角色难度对他也不大,可能是隐瞒性别这种事他早就得心应手了,所以他进入角色的速度挺快,这个角色最初令他心惊的地方就是和他经历的高度吻合:无奈的觉醒性别阻碍了朝梦想前进的路,靠药物压制本能躲过性别检查,小心翼翼的走在风口浪尖不暴露性别……只是这些事他一直都做得很好,除了让队友发现再没有其他的地方露出马脚。而可能是剧情需要处处都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小缺陷,比如抑制剂落在工作的办公桌啦,比如性别检查前不久发情期到啦……闹出不少乱子来,也丰富了有些单薄的人物形象。

等他休息的时候他去找了边伯贤,端着水站在一旁看到边伯贤上一秒还和翻译有说有笑的玩闹,下一秒听到开机的声音就进到角色里面一脸小心的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自己其实是个Alpha。

剧本的背景是社会的一角,一栋再常见不过的商业写字楼,正在崛起的大公司,意外接到面试通知的Alpha兴高采烈的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个体面的工作……

出演Omega是之前那位小leader,他放下Alpha的简历皱起了眉:“谁放他进来的?”

秘书也是位Omega,他小心翼翼的说:“是您弟弟看他长得不错,学历也过得去……”

“他都不会看性别的吗?”上司说,“让别人怎么看,放进来一位只有染色体有用的Alpha?”

边伯贤闻言深深的低下了头,眼神被挡在了有些厚重的刘海后面,他垂在身侧的手悄悄地捏起成拳,骨节处因为用力过猛泛了白。

“他已经有编制了……”秘书说,“因为一直没人安排工作才来找的您,如果不需要的话可以……”

Alpha的拳头因为这句话无力地松开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抬头,说出去多么难以启齿呀,因为长得像Omega,又出身于没有性别限制的名校而被录用了,到头来学历算什么呢?还是没有一纸性别鉴定来的重要。

“让他去接线室吧,”上司轻描淡写的一挥手,“那个不是单独一人一间屋子吗?别影响其他人工作。那个室的科长是个Beta吧?影响也会小一点……”

说完两人自顾自的出去了,丝毫再没分给一旁的Alpha一点关注。桌上刚泡的茶叶还冒着热气,茶梗一晃一晃的浮在水面上,Alpha盯着还在晃的玻璃门沉默不语,突然间电话铃撕破了沉默,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勉强挤出个笑容来:“喂,妈妈?恩……找到工作了,是大企业哦,不用担心我,你看,不是也有好的……企业会接受Alpha嘛……”

“卡。”

等导演声音一响起,满室压抑的气氛随着边伯贤扬起的笑靥一扫而空。他在这里呆了半天,和所有人都相处的和平友好,现在俨然成了最耀眼的那一个,把控着全场的气氛。张艺兴看了许久,有些微的震撼于边伯贤的对感情和细节的把握。也许是心里有感触,也许是边伯贤的状态进入的十分恰到好处,在这样的片场里,若是有人入戏的快,是会感染所有人进入角色的。张艺兴环顾了四周一圈,不意外的看到了饰演秘书和上司的那两位年轻Omega向边伯贤投去的钦佩的眼神。

边伯贤戏份本就不多,场景拍完后环视了一圈看到了同样清闲的张艺兴,披着大衣朝他走过来:“结束了?”

“恩,来等等你。”张艺兴和他一起往片场外走,对他说,“现在挺厉害啦,中文台词都能说了。”

“哎呀,我还是接线员呢。”边伯贤拿左手比了电话到耳边,冲着“话筒”说,“喂?张科长,我是刚刚报道的接线员,对,恩……是个Alpha。”

“你在跟谁说话?”张艺兴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我可没接到通知呀。”

“这也不就是科长您一句话的事吗?”边伯贤小声藏着掖着的说道,“我可是仰慕科长才来的……”

张艺兴一巴掌打他后背上:“没个正经!”

说话间到了酒店,边伯贤自然的又挤到张艺兴屋子里了,说是要跟他学台词,随后关了门把什么声音都隔绝了。

身后跟着的张艺兴的秘书助理经过这一天对他们莫名的撒狗粮的行为从震惊过渡到了习以为常,很快的也和从韩国那边跟过来的经纪人一样面无表情的任由他们卿卿我我,看到老板都进去了,也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张艺兴在门内无奈的问边伯贤:“你才有几句台词?不都是肢体动作吗?”

“想到马上要和科长对戏了,我紧张。”边伯贤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张艺兴又叹口气:“你其实没必要自己念台词的。”

“这种事是分内的事情,来了自然就要做好嘛。”边伯贤这回是真的打算好好跟张艺兴学一学的,没有其他心思。虽然有语言指导也有翻译在旁边帮忙,但总是感觉没有和张艺兴学自在,他翻开的台本是特意给他标注对照韩文和汉语,都被他画的密密麻麻都是音标,即便是短短几句也看得出下了不少的功夫。

张艺兴闻言十分用力的点点头,看弟弟这么认真他也涌上责任感来:“你放心吧!跟着我学没问题的。”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接下来两章不出意外都是边兴 可能有车吧……

该让小张同志吃吃醋啦 (并不是



评论-41 热度-398

评论(41)

热度(398)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