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22

ABO设定 除了张艺兴是O以外以外队员全是A的故事

本章灿兴/勋兴/边兴/嘟兴 走剧情 没车

半现背 19~20章有原创剧情 注意避雷

意避雷。请勿上升正主。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剧情杂乱。

能接受的话向下↓

相关链接:文章索引 信息素检索


朴灿烈低沉的声音越过天空大海汇聚成细细的电流传过来,他语速很快的问了许多关于MV的事情,张艺兴被他言语间刻意的调笑弄得笑个不停。他的情绪现在很激动,朴灿烈的电话正让他找到了感情的宣泄口——一直以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坚持进行着作曲的创作,所以他此刻恨不得把所有的想法都说给他听。

“我现在真的超级感动,真的感动……”张艺兴重复了两遍,想着要怎么表达才好,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在这样一个夜晚接到了可以倾诉感受的灿烈的电话……

朴灿烈对他不太清晰的声音和语无伦次愣了一下:“什么感觉?没太听清。”

张艺兴定下心来,对他重复道:“感动。”

朴灿烈开了免提正在直播,闻言笑了起来,很能理解的应和了几句,就听到张艺兴对他说:“你也要赶快出solo专辑才是啊!”

张艺兴的喜悦让朴灿烈也心情愉悦起来,MV里张艺兴的表现真是出乎意料的大胆,深夜看了会胡思乱想的,还好他是个正人君子。他也偶尔会想,他自己的solo专辑会是什么样呢?朴灿烈总是想象不到结果,但他还是努力的去想了,带着这份含有期待的想象,他诚实的回答:“虽然我也很想,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张艺兴这边不停地有电话打进来,嘟嘟的叫着不停,朴灿烈瞥一眼时间看和他聊了也快有几分钟,怕耽误他其他要紧的事,便先对他说了晚安和再见。张艺兴并不是很想挂断电话,但还是不得不说了晚安给他,挂了电话后他又不停地开始接起电话,也再都没有第一通那般想要分享的喷涌而出的喜悦和激动了。

——真想去见见灿烈呀,就现在。

等他接完不断打进来的电话,才看到朴灿烈不久前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歌词和MV都很寂寞呢,哥真的不考虑找一个高大帅气又体贴的Alpha吗?”然后是一串笑哭的表情。

即使知道他在开玩笑,张艺兴的心底还是为这句话起了波澜,他迅速的回复了一句:“谢谢灿烈的关心啊,可我喜欢娇小可爱的女O。”

朴灿烈如他所料的没睡,给他回复:“那把我当成女O好啦,虽然不娇小,但可爱应该够了的。”

张艺兴想象了一下朴灿烈很久以前流传出来的女装图片,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又意外的觉得,除掉身材因素,当一个人的五官长得十分精致又立体的话,无论此人是男女,都会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当朴灿烈穿着男装,不论换什么都散发着强烈不掩饰的高大男性的魅力,可当朴灿烈青涩的套上女装的短裙,他又能够忽闪着这样一双大眼睛欲说还羞的对你笑。

真是太过分了,什么好处都让他占去了。

 

-

 

张艺兴回到宿舍的时候,屋里并不只有他,他凭信息素的味道感觉应该是世勋。即便是和世勋做了约定说要好好谈谈,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模拟了对话,在飞机上本该看着书,却一直心神不宁的想着见到世勋要怎么开口还好。越早说清楚,对他们都好,他一直知道的,只是迈进屋子前又踌躇的希望世勋不要在屋里才好……

说不上到底是巧合,还是世勋就在等他。他脱了鞋先不动声色的去屋子里整理一些要洗的衣服,正弯腰捡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衬衫的时候,听到屋门砰砰的被敲了两声。血液瞬间集中到额头的地方,似乎要翻腾出一层薄薄的汗,他伸手抹了一把干燥的额头,明明感觉在发热,触手确是不同寻常的冰凉。

张艺兴捡起衬衫站直身,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去,先开了口:“世勋。”

吴世勋穿着家居服斜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眼仁黑白分明,眼底翻滚着一点点脆弱和复杂的感觉。以往无论是设定还是粉丝都说他是狼,张艺兴是羊,是兔子。其实才不是呢,面前这个才是藏着野心的狼,他才是兔子,吃不吃它只是狼的一个简单的决定罢了。

张艺兴把手上的衣服往床上一放,谈话场合一定不能在卧室的,那样气氛太奇怪了——他和吴世勋一前一后的走到客厅,还拿出杯子倒了两杯水,颇有点正式的意味。

吴世勋安静的坐在一侧的沙发上,他们沉默着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过了一小会儿,张艺兴先发了话:“我没有特殊对待你的,我保证。”

“我知道。”

“也没有故意和谁发生些什么,都只是巧合。”

“……我知道。”吴世勋接话道,“那如果,如果有几次正巧我都在的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张艺兴被他的眼眸锁住,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我不清楚。”

“你看吧,”吴世勋不打算跳过这个话题,“哥还是不如你说的那么坦诚。”

张艺兴捏紧了杯子,短暂的沉默后,他松口:“好吧,我是不那么愿意和世勋一起……度过发情期的。”

话音未落,气氛因为吴世勋骤然强烈的信息素徒然变得有点紧张,吴世勋心里满满都是失落,嘴上却不依不饶的想得到结果:“为什么?”

张艺兴还紧捏着杯子,但这回他倒不那么害怕了,他说:“因为我不想你被牵绊住。”

“谁说我被牵绊住了?”听声音像是生气了。

“除了我私人的原因,”张艺兴把他早就打好的腹稿一顺溜说出来,“我一直希望能够看你找到你的归宿……而不是和我,还有,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最接受不了的反而是你。”

“我?”吴世勋抬起左半边眉毛,闻言讶异的指指自己。

“对啊,是你啊。”主动权回到张艺兴这边,他现在显得游刃有余,“虽然问这个不对,但是世勋想没想过,如果真的有那么一次……”

吴世勋随着他的话真的设想了那么一个模糊的场景,他紧盯着张艺兴等着他的下一句话,张艺兴为这么露骨的言谈窘迫的咬了咬下唇,才接着道:“你还会接受我和其他人曾经、将来,有过什么吗?”

他这话一说完,他就害羞的低头去喝水。吴世勋却被这句话击中了心底最不想面对的一点,他沉默哑然的看了看张艺兴,又盯着水杯看了许久,切实的发现自己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他心底的占有欲早就生了根,之前一直因为没有得到过张艺兴而安静蛰伏,此时被这样的言语击中,蠢蠢欲动的想要防御、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

张艺兴给他沉默的机会,这个想法他们人人都有,他也想要和某个人有某种固定的契约关系而相伴一生,可唯独吴世勋格外强烈些,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保持生态圈的平衡,如果吴世勋贸然的带着他独有的气势闯进去,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洗牌。哥哥们学会了隐藏心底的想法什么都不说,也没人去点破吴世勋,因为大家都想吴世勋过清爽简单的生活。像他们期望的一样,找个爱他并且他爱的姑娘,过他本就该过的生活。

他不长大又怎么样?有他们在,他成长的晚些也没关系。

吴世勋支吾道:“我……”

张艺兴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他一点也不知道吴世勋喜欢他哪点,优柔寡断、隐瞒欺骗,还是多情泛滥?他真希望吴世勋能够干干净净的拥有一份爱情。

而他真切又恐惧的,直面的感受到了面前沉默的吴世勋挣扎着想要挣脱他们给他建立的理想国,挣扎着像在说:“我长大了。”

他不知道自己走的这一步到底对不对。

 

-

 

 

谈话最终没有个结果,吴世勋揉着太阳穴跟他说自己想要一个人待着,张艺兴难得没有行程,连健身教练今天也没安排,因此想要出去吃点什么。他带着帽子口罩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提着袋子出门时远远地看到了都暻秀从车上下来,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也带了口罩正往宿舍的电梯口走,他追了两步喊住了都暻秀。

“艺兴哥?”都暻秀把口罩拉到下巴处,“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去?”

“没事干,想找点好吃的。”张艺兴因为见到他而感到可靠和欣喜,他毫不犹豫的邀约道,“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什么?”

“好啊。”都暻秀只是简单的犹豫,就转过身朝他走过来,他沉稳如水的气质让张艺兴因为和吴世勋谈话而烦躁的心情都沉寂下来,“想吃什么?”

 

-

 

 

吴世勋靠在窗户上清晰的看见张艺兴和都暻秀一起走了。奇怪的是,因为刚才那通谈话,他也没有像以往一样特别的烦躁、嫉妒和不安。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啊,张艺兴不可能只和他在一起的。他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张艺兴曾经承认过的最喜欢的弟弟,论长相张艺兴确是最偏心他,可在这方面他们各有千秋,谁差谁也不过是审美问题。他拿什么去要求张艺兴不要再和他以外的人发生纠葛?

是不是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他会“无理取闹”,并且理解这种心情,但所有人都能压制这样的心情,独独他感到格外的困难吗?不知道。谁能给他答案?只有他自己。

吴世勋设想的未来有所有人,身边的伴侣面目总是模糊,他以前是不敢把艺兴哥的脸套上去,如今有机会可以套了,他又瞻前顾后的逃避起来。

如果接受了会变成什么样?艺兴哥会想到我能接受吗?

——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瞪大了迷瞪瞪的下垂眼,把嘴唇张成一个圆润的O型,手指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垂在身侧,看着他会变得语无伦次,然后不得不接受他的提议……是这样的吧。

他为自己的想法低低笑起来,笑着笑着又有点想哭,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这样纠结犹豫过,不是因为张艺兴不给出答案,是因为张艺兴已经没法给出答案了。

因为他们是一体的啊,一直是啊。

吴世勋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饿。

他把自己说服了。

 

-

 

小分队的活动不久后就展开了,因为努力筹备了很久,成绩起初就不负期待的可圈可点。这段时间明明大家都待在一个地方,却各自跑各自的行程,张艺兴签售会结束去机场的时候收到过他们三个的祝福,除了交代他注意休息以外还有些以后要一起吃什么啊、我们一人有收了你的专辑啊、好久没见了好想念啊之类的内容。他一一做了回复,等他再看短信的时候先是伯贤回复了他。

“偷偷问一下,哥觉得谁表现最好啊?^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要让他怎么回答啊。张艺兴决意不理会他,哪想到边伯贤死缠烂打的追问,非要让他说个所以然来。仿佛都能看见他蹭在旁边咿咿呀呀的胡搅蛮缠,张艺兴翘了翘嘴角笑起来,给他回复:“都好啊。”

“这个答案太狡猾了,不作数哦。”

“那你想要什么答案?”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的^ ^”

“只是想听的话,伯贤最亮眼了。”

“……虽然得到了答案但是并不很开心啊!不过我要拿去炫耀了哦~”

张艺兴不自觉的预想到了金钟大肯定会为什么为什么的叫个半天,然后三个人乱做一团,珉锡哥头疼的劝他们别闹了,钟大会要求拿来手机让他看看具体内容,心虚的伯贤弯下腰把手机藏在肚子上,然后会没有防备出其不意的被珉锡哥戳到腰间的软肉泄了气,钟大会趁机抢了手机看内容,然后指责他狡猾……

啊,这样也挺好的,谁都不说破。

张艺兴关了机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仁川机场的停机坪,首尔这地方,有山,有湛蓝的天空,有流动的汉江,有闹哄哄的他们,也许还有很多的未知,每来一次都能探索些什么。若是能一帆风顺的成长,那所有的路都不算白走。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近在看一本书,十分好看了,推荐一下!蔡崇达先生的《皮囊》,看完真是很触动!!

我在东北上学的地方居然,不给暖气了,这几天都还是零下十几度,给我冻感冒了T T好难受……

早点休息可爱的宝宝们~

来自无敌可爱的川澄☆

评论(36)

热度(337)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