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23

ABO设定 除了张艺兴是O以外以外队员全是A的故事

本章主勋兴/嘟兴/ 一点点开兴/灿兴 走剧情 没车

半现背 19~20章有原创剧情 注意避雷

意避雷。请勿上升正主。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剧情杂乱。

能接受的话向下↓

相关链接:文章索引 信息素检索


朴灿烈和吴世勋响应边伯贤的号召买了队友的专辑,正兴致勃勃的做一些赌上命运和手气拆小卡的活动。

“怎么样?拆出来是谁?”朴灿烈坐在沙发上,他和吴世勋之间隔了一垒专辑,吴世勋刚低头打开一张,拿出小卡来正端详。

“又是……伯贤哥,你呢?”吴世勋凑过去看朴灿烈手中的小卡,“诶,是珉锡哥啊。”

“我这已经是第三张珉锡哥了……”朴灿烈把他拆出来的卡都展示给吴世勋看,“没拆出来一张钟大哥的,太奇怪了。”

“再拆!不是还有几张么。”吴世勋边拆边笑,“我们怎么在做这种事啊!”

“支持队友的事业,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朴灿烈闻言严肃道。

“我的拆完了,也算是支持了他们的事业了。”吴世勋把最后一张买来的专辑拆开,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他们的钟大哥。

“好,那么……”朴灿烈郑重的拿起一边另一张专辑,黑色的封壳,透出来的满月勾勒了张艺兴侧脸的轮廓,“这个专辑只有两张的,艺兴哥专门送我们的,所以要更郑重的拆。”

“……Lose control,”吴世勋低声念了一遍,来回翻看着歌词,“所以说写这些歌的时候哥在想什么呢?”

“可能想我了。”

“为什么是你?”

“难道还是你吗?”

“为什么不能是我?”

“没理由啊,应该是我没错了。”

“别自恋了。”

“……我们好幼稚啊!”

“……还不是你挑起的话题。”

 

-

因为吴世勋的电视剧在中国拍,因此有那么一次是恰巧和张艺兴一起坐飞机回去的。此前他们的谈话没有具体的结果,张艺兴和吴世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竟难得的一路沉默。他们都心不在焉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总之就是不看对方的脸。

飞机上的空乘开始用温柔的语调提醒着乘客该系上安全带了,张艺兴一向讨厌那种被束缚住的感觉,每每到了最后一刻才会系上,有时候他就会忘掉,还必须得旁人提点一下才行。吴世勋刚系好自己的安全带,飞机就已经在既定的轨道上缓慢的滑行了,他一瞥头看见张艺兴还保持着单手撑着脑袋的样子看书,没有多想的就伸手扯了安全带去给他别到腰胯的另一边去。

其实张艺兴哪里看得进去书中讲了什么,正陷入天人交战不知如何要开口打破他们之间这样尴尬的氛围,突然感觉吴世勋靠近了他一些,那新鲜的信息素味更为清晰,蓦然间他的小腹处被安全带勒住,而吴世勋的手指不着痕迹的收了回去,随后就袭来了失重感,飞机带着点轰鸣向上腾起,张艺兴有点头晕的回头,看到吴世勋盯着他的眼睛,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杂念的纯净。

于是等他们窗外的景致变换成蓝天白云的模样,张艺兴终于开口:“世勋……”

“我也想明白了。”紧接着开口的吴世勋语气很坚定,“我不喜欢被排除在外的这种感觉。”

张艺兴隐约知道他想说什么,复杂的叹了口气。

“我猜还没有人跟哥说过这句话吧,”吴世勋笃定道,带了点小得意道,“所以,来和我谈恋爱吧。”

“诶呦……”张艺兴被这话逗得又羞又好笑的,“世勋别玩啦。”

“没有在玩哦。”吴世勋向前倾了倾身体侧过去看他,正好让他那张未施粉黛素颜却依旧惊艳的脸完整的映在张艺兴的眼里,他嘴角上翘,眸眼弯弯,很真诚的对张艺兴说,“我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哥了,想要给哥一个完整的告白,把完整的世勋展现出来,哪怕哥觉得自己不完美也好,哪怕哥觉得以后的路很难走也好,哪怕哥一直觉得我年轻我不够成熟也好,以后世勋会陪着你慢慢变得更好,变成哥和自己都喜欢的世勋,走到一个我们都喜欢的未来去……所以,听完这些,哥现在想要接受我的告白吗?”

感觉血液欢快的从心脏被输送出来到全身每一处血管去,所过之处愉悦的开起了烂漫的春花,吴世勋的这些话语便是种子,牢牢地扎根在他的骨肉间,延展再延展,禁锢的他整个人都没法再动弹了——他说他要给他一段他们都喜欢的恋爱,不在意不完美,只要是他们就好。

从没有人给过他这样认真的告白,他听过很多次喜欢这样的词眼,而在他身上发生的故事是因为先有了性才扯到爱,所以他以往所有的关系都在喜欢这样的前提下心照不宣的缓慢的进行着,直至都自然而然的走到了难以启齿爱意的模式,似乎那是不被允许。所有床第间的轻吟慢语,不乏这样浓烈直白的爱意,但总缺了这样的纯洁真挚,正因为他没有这样被认真的告白过,所以此刻这段话才格外的特殊与珍贵。

张艺兴的眼眶慢慢的泛了红,不至于多到满溢的泪水让他的眉眼显得异常温润柔和。吴世勋还在耐心的等着他的回复,却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紧张的捏紧了座椅的把手。

“好。”良久张艺兴轻声说,“我们就认真的来谈恋爱吧。”

他还能怎么拒绝这样他一直渴望的感情呢,其实他从来不是什么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和吴世勋一样,他们都是在这方面干净的像白纸一样的少年啊。

-

下了飞机后他们得目的地就不一样了,吴世勋和他都自有接送的车。吴世勋依依不舍的拉了拉张艺兴的衣袖:“你看我们,刚确定关系就要分开了呀。”

张艺兴哭笑不得:“又不是不见面了。”

“那毕竟不一样,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自然要思念多一些。”吴世勋很理直气壮。

“哦?是这样吗?”张艺兴朝他招招手,吴世勋见状便听话的把耳朵侧给他,听到张艺兴带着湿润呼吸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国家有句俗语,我现在说给世勋听,你要记住了……”

吴世勋伸出手搂着他的肩膀示意他会记住的,然后他听到张艺兴对他说:

——“小别胜新婚。”

翻译成韩语可能差了那么一点韵味,但吴世勋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不怪他多想到哪一层意思去了,他便也神秘兮兮的凑过去说:“好的,哥,那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新婚……”

张艺兴一把推开他的脸,听他说话那边的耳根红彤彤的,吴世勋看着真想咬一口尝尝是什么味道,但不得不顾虑到周围的人多,还是心痒痒的忍住了。

哎,他们现在才是刚谈恋爱嘛,不能心急的,等都等了这么久,也不差一时半会了。吴世勋这么安慰着自己,出了海关他们便要分道扬镳,确然是不知道下次见面在什么时候了,他心里多少有点食髓知味。

不过,他可是艺兴哥唯一承认的男朋友哎。

 

-

 

有关于Omega的平权运动在世界各地愈演愈烈,全球范围内有关于Omega的提议和组织越来越受到重视。这些新闻张艺兴平时都有去关注,时不时的也会做一些这方面的慈善,再加上早前与公司进行过沟通过,有意无意的早就表明了他在这件事上的立场。那家主营Omega的公司自然不用说,也有不少涉及各行业的中小公司表示了支持,开始少量的接受Omega员工以及他们在工作中所占据的特殊优势,虽然占据分量的主流媒体和公司都还没有明确表态,但关于Omega的性别改革在舆论中隐隐占据了优势。

因为这样的报道所呈现的结果在未来看来都是很好的,所以张艺兴近来心情都十分轻松,他在回韩国学习工作的空档和都暻秀还有金钟仁心血来潮的还一起跑去中餐馆吃了一次小龙虾。都是熟悉的语言和环境的缘故,张艺兴点餐的时候还和那位中国老板交谈了两句,最后他们坐在小隔间里等着小龙虾。

“最近总和艺兴哥一起吃饭。”都暻秀看着张艺兴说,“上次也是,这次也一起吃了。”

“不知道这里的小龙虾好不好吃,”张艺兴心里十分期待的样子,“有机会再带你们去我家,我妈妈做的可好吃了。”

“我也还想吃阿姨做的菜……”金钟仁想起了以前去长沙开演唱会的时候吃过的家常菜,味蕾蠢蠢欲动,“中国菜真的很好吃。”

“一定还能吃到的,我妈妈也总念叨你们呢。”张艺兴闻言开心的对他说,“找机会一起和我回家啊。”

谈话间小龙虾上了桌,红彤彤的摆成一盘,木盘底下垫了生菜,颜色搭配的也十分诱人。再没人挑起话题,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只有小龙虾。等他们吃饱喝足,张艺兴又愁起了减肥这样的事情。于减肥这样的事,都暻秀倒一直没有什么忌口,循规蹈矩的锻炼,因为对待控制体型还算上心,偶尔多吃了些什么也没什么太大的困扰,金钟仁更是个没有肥胖烦恼的人,这样的话题一般没什么发言机会。总嚷嚷着要减肥的也就是朴灿烈边伯贤和张艺兴三个,既没有吴世勋金钟仁这样怎么吃高热量的炸鸡或者零食都的不必担忧的体质,也没有剩下几位哥哥弟弟那么认真对待健身和生活,他们又都是容易发胖的体质,如果你发现他们隔段时间腹肌融化了,或者悄然少了那么几块——那看来就是偷吃了什么,毕竟身体是不会说谎的。

金钟仁象征性出言安慰他只吃这么一次是不会胖的,像他这种就算三餐都吃了油炸的食物都依旧完美的被身体代谢的人,在这种事上说的话很招惹仇恨,因此张艺兴很是长吁短叹了一番上天在这方面的不公。而都暻秀突然接了电话,因为临时有点事要和他们分开走,临走前他不着痕迹的又打量一眼张艺兴,他们的目光短暂的接触,张艺兴倒是很平静的看着他。

他想起不久前和张艺兴在宿舍楼下遇见临时一起吃了晚饭的一小段对话,因为自那以后很少再见到张艺兴,而且他们至今都还保持了一种再闭口不提的状态面对那次谈话,他也一时判断不出张艺兴那次所言的真假来。他学着张艺兴的样子隐藏了所有思绪,道了别被车接走了。

车窗外景色飞驰一般的略过,都暻秀又没法避免的想到上次的张艺兴来。

那次张艺兴喝了点酒,因为不胜酒力,喝多了会很麻烦,所以他只是浅尝辄止,更像是在给自己壮胆,而那个晚上明明吴世勋在宿舍,张艺兴却没和他一起,也没说要叫他一起吃饭,这有点奇怪,但都暻秀没问,像是发现张艺兴是Omega的那个晚上之前那样,他隔着一扇门被阻挡了所有的信息。

张艺兴犹豫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开口说:“想跟暻秀你商量个事,我想了挺久,有很多个选择,但若真去考虑的话……”

都暻秀没出声,眼睛牢牢盯着他,表示自己在认真的听。

张艺兴舔舔下唇瓣:“有一天若是真走到四分五裂身败名裂的地步,可以请暻秀你,和我结婚吗?”

谁能知道张艺兴当时是怎么想的吗?都暻秀这样问了自己几遍,也不知道张艺兴怎么得出的这样一个答案。但他得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心,比如说爆炸般绽开的喜悦,比如说若有若无察觉到绝望的苦涩,比如更多复杂的情绪……

他还是没出声,张艺兴也便不好意思说下去,过一会儿都暻秀先打破沉默道:“我想知道理由。”

张艺兴也没太考虑清楚地样子:“我不想失去所有人,你懂不懂一种感受,拥有的越多就会越害怕失去……对吧?我现在就是这样,心里总不踏实。”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别人也许会走到这样的一步,而我们不会。”都暻秀很笃定。

和吴世勋之前的对话让张艺兴心里惴惴不安,生怕事情发展成没法预料到的地方:“我是不是很自私?我想跟你说的是,接不接受,我们现在都还来得及主动去切断这样的关系的。”

“为什么要切断?而且为什么是我?”都暻秀烦躁的给自己也倒了杯酒,“我能理解哥的不安和心理压力,可我们也切实说过这些都可以分担给我们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张艺兴痛苦的捂住脸,“能和我理智和平的切断这样关系的,我觉得只有你和珉锡哥。——结婚这方面也是,都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我是不打算结婚的,但还是自私的希望有一天当我风雨飘摇,能找到更稳妥的归宿……我是真的很自私吧?”

“……”都暻秀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喜悦,只能让声音归于平静,“也许吧,每个人都自私……”

“那么你会答应吗?”

“你怎么能自己去揣测我和珉锡哥就是能轻易切断感情的类型呢?艺兴哥?”

张艺兴被这样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他没再往深了解释,那是些用言语没法传达的感情,比之金珉锡那种稳重和超然的对待生活和工作的态度,都暻秀似乎更能走到思想和灵魂得深处去,不莽撞但是很直白的,安静不突兀的带给人陪伴的感觉。正是因为这样的状态谁都给不了,所以在想到最坏情况的时候,他最想依靠的人居然是比之其他更性格鲜明的人要平淡些的都暻秀。他把热情和憧憬偷偷许给了朴灿烈,把坦诚和肉欲先交给了边伯贤,而他想和都暻秀互相索取的是内心的宁静,得不到这份宁静就会想要赶快抛开,免得过于渴望而抽不了身。

显然,他的表现一点也不宁静,甚至像是伤害了都暻秀,而谈到最后他发现都暻秀亦是如此的不平静。

这个问题便这样不了了之,都暻秀至今没去问吴世勋为什么没来,他和张艺兴是不是谈了什么容易使人动摇的话题;张艺兴也没去问都暻秀最后那句反问想表达的意思,好像答案都不想知道也不重要,他们最后竟也克制住一人只喝了一小杯酒。

不过有件事一如都暻秀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吴世勋终于也加入游戏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怎么感觉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啦!!!!

好的,预告一下,下一章是,勋兴的车(……)

我好揪心啊!还没想好怎么写!

蒙眼play怎么样??

(逃跑)

早点休息!久等啦!!


评论(35)

热度(348)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