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你好,我有无法被标记/受孕的证明,可以给我一个工作机会吗? 08-15

完整题目:你好,我有无法被标记/受孕的证明,可以给我一个工作机会吗?

A×O  霸道总裁(?)勋×倔强努力兴

世勋生贺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避雷注意 

请勿上升真人

相关链接: 01-07 川澄的精神钥匙 


08在这里:图片 或者 微博

9.

 

张艺兴下床的时候被剧烈的疼痛困扰了很久,他本就有点腰上的旧疾,现在隐隐有了复发的倾向。倒是身体被清理的很干净,他仔细嗅了嗅自己,周身全是吴世勋的味道,得去洗个澡洗掉,不然到了公司麻烦可就大了。

至于吴世勋——他站在镜子前看着一脖子一身荒唐的痕迹,留下他们的罪魁祸首大清早就出去了,目标不详。

浴室里贴心的放了新的内衣和毛巾,这让张艺兴没什么麻烦的洗完了一次澡。他本人没法被标记,只要洗干净就不会留下任何的味道,本该是这样的,可是吴世勋的信息素生命力过分强了,也许是他的心里作用,他觉得这味道好像渗入了他的灵魂,与他寸步不离。

好在为了藏着点自己的信息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有准备喷雾的抑制剂在包里,他才对着自己做着处理,门便被拉开,先是看到吴世勋一双长腿迈进来,然后向上移看到他的脸,他今早穿的很休闲,这才像是个大男孩的样子,看上去充满着青涩的稚气。不过经过一晚上的水乳交融,张艺兴深知他的尺寸和能力,决不能把他当成小他三岁的男孩来看,他是个危险的男人。

吴世勋举起手中的早餐,又一次笑出那幅纯真的笑脸来:“早安。”

“早安。”张艺兴挥挥手,迟疑了一瞬,因为他的笑而开朗了一天的心情一般,回复他一个绽着酒窝的笑,他唤,“……世勋。”

经过昨晚,吴世勋是咋看张艺兴咋顺眼,虽然肯定是没标记成功,但张艺兴的顺从和态度的转变让他的内心极为的满足,不能标记又怎么样,他现在满心装着的只有张艺兴,恨不得现在就拉着他疾驰到民政局去结婚。

他们的恋爱太过突如其来了,直接从春天跳到了次年的春天,樱花开了一整年,连败落的机会都没有。吴世勋拿出餐具摆开早餐,他买了挺多样,指望着张艺兴选自己喜欢的吃就行。

张艺兴没和他客气,入座后吃了两口,他突然问道:“即使我特别?”

“只因你特别。”吴世勋毫不犹豫的答道,他看到张艺兴红了耳根,觉得自己十分幸运。

 

10.

 

一夜情后他们心照不宣的在一起了。有一些喜欢的空缺需要慢慢的去填满,比如彼此加深些了解,比如多几场约会。不过大多数相处的时间和场合都相处在公司,张艺兴一进去就紧绷了精神,工作比谁都刻苦,他是在流言蜚语和性别歧视中顽强的长大的,丝毫容不得一点差错让别人诟病。

可是哪里有那么好的事,过得好了会有人嫉妒,过得随意了就有人讨伐,似乎在很多人眼里Omega怎么做都是错的,这种话语就算隔了层层绿植的叶子,也能七拐八拐的进到张艺兴的耳朵里。

他去往茶水间倒水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议论他。现在迈步进去太尴尬了,就在他停顿的瞬间,那些话语像刀子一样刺穿了他。

“你说,吴经理第一次就带Omega啊,是不是有点别的意思?”

“话到不能这么说,我听说他……那个……”

虽然一早做了心理准备,他既然去医院开了那么个证明,就相当于在这里公开了自己的缺陷,但这个事被别人这么谈论,这也还是第一次。

“你们在干什么?”

他听的入神,没注意旁边还站了个人,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看到了多少……他回过头有点慌乱,看到一张略有熟悉的脸,是那个人事部的主管。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叫都暻秀。是个很正直公允的人,张艺兴对他的印象很好,因此还多少记得他。

都暻秀迈步进去,那几个人显然挺怕他,低着头作鸟兽状散开了,他们挨过路过张艺兴的时候没想到他还在这里,惊得很快都离开了茶水间。

“你不用在意这些,”都暻秀低头冲咖啡,有些生硬的安慰他,“聘用你是因为能力,这个我能保证。”

“谢谢,”张艺兴走进去也给自己倒水,“我习惯了。”

都暻秀微不可见的摇摇头:“这种事,只会麻木,不会习惯的。”

闻言张艺兴没接话。

都暻秀端着冲好的咖啡向外的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停下了脚步,他放下咖啡在一旁,转身礼貌道,“冒昧的问个问题行吗?”

“……你问吧。”

“你和吴世勋,是在一起了吗?”

张艺兴听到后惊的拿不稳杯子,他猛地盯住都暻秀:“你……你怎么知道的?”

都暻秀不意外的点点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但我对信息素很敏锐的,你带着他的信息素。”

张艺兴不知道他能敏锐到什么程度,总之他和吴世勋就只有过那一次,他又没被标记,抑制剂也每天在用,天知道都暻秀到底是怎么闻出来的,早知道刚才就该不动声色的略过这个话题才是。

“你……”你是被标记了吗?都暻秀想这么问来着,但他清晰的记得张艺兴的那份证明,便转了话锋,“没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对他来说是好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好事?”待到都暻秀冲他点了点头端着杯子走出茶水间,张艺兴才低声念叨了一遍他说的词眼。他早知道吴世勋大概身份不普通,有的人的气质透着他走过的路,显然吴世勋那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潇洒适从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他们认识的太快了,他们对彼此一无所知。

 

11.

 

吴世勋跟着去开董事会了,发了消息说中午不回来和他一起吃饭。张艺兴来这里还没找到什么朋友,只一个人到了员工餐厅领了一份营养餐。他这段时间被吴世勋带到各种地方去吃饭,感觉面前的清汤寡水有点不合胃口。

这是被养刁了嘴吗?思索着送一勺米饭到嘴边,远远地看到都暻秀端着盘子也一个人坐在张桌子上。他对上次都暻秀说的话上了心,犹豫再三,主动端了盘子坐到都暻秀对面去。

“你好……”张艺兴对上他询问的目光,解释道,“打扰你了吗?我想问问你一些……关于吴世勋的事。”

“不会。”都暻秀点点头,“我知道的也不是特别多——你该清楚的,我们关系并不怎么好。”

“我感觉他不讨厌你,”张艺兴想着吴世勋的态度,“他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讨厌一个人的。”

“我知道,”都暻秀低头吃饭,“你想问什么?”

“……”张艺兴小心的开口,“你上次说的……对他来说是好事是什么意思?”

都暻秀颇有意外的瞥他一眼,似是觉得他对此好奇很奇怪一样,看的张艺兴心里没底,低头心不在焉的吃了口青菜。其实他很没安全感,他有生理缺陷,吴世勋又太过优秀,再者他们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所以他格外的敏感。都暻秀每每冷静的注视让他觉得心底的那些自卑和小心都被看透了。

“他得在这边积累经验,以后好到总部去,”都暻秀放下筷子,抽张纸擦嘴,“但他得做够足够的工作,并且得出色的完成。他工作完成的不错,就是不愿意做,所以以前这个进度和完成的期限遥遥无期,至少也得……几年吧。但是从他开始接手带你,以及今天他第一次去出席董事会,都是一个转变。他开始主动多做工作了,也许是想着变好吧,这或许是你的影响。”

都暻秀说完,看着张艺兴,等他的回复。

张艺兴听他说的每一句话,才感到心底密密麻麻的泛起一阵酥软和温暖来。他一直以来小心的用坚硬的外壳保护着自己的心不受伤害,也缺少了一份主动揣测别人心思的大胆,不知道吴世勋是否看出了他的自卑,但为了照顾他身上那点矛盾自信,他开始一个人悄悄地做起改变。

“谢谢,”张艺兴真诚的说,他展现给了都暻秀他在这里的第一个笑容,“我很开心。”

其实都暻秀一直不懂他在意的地方是哪里,或者说他根本不懂张艺兴和吴世勋从哪一刻开始互相吸引的,但有的人的睿智体现在恰到好处的沉默,于是他点点头,端起他的餐盘起身:“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张艺兴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红的西红柿绿的青菜叶子,觉得这颜色赏心悦目,低头送一筷子到嘴里——其实这个菜的味道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嘛。

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结果就是一起慢慢变好。

 

12.

 

“你找我?”吴世勋从车上下来,看看表,向张艺兴走去,“这么晚了,有没有等很久?”

“没有,”张艺兴心情很好,“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吴世勋挑挑眉:“张先生不是一直很忙工作?怎么想起他受冷落的男朋友了?”

张艺兴皱皱鼻子,颇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所以忙完工作来找你啦。”

吴世勋领他上车,发动汽车前问:“吃了吗?中午我不在,吃什么了?”

“员工餐,”张艺兴先回答,然后想了想,“晚上没吃,也不知道吃什么。”

“那照样我决定吧,我也没吃。”说罢车便一向雷厉风行的驶了出去,“今天心情不错?”

“交到了朋友,”张艺兴想起都暻秀的脸——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朋友,“顺便知道了一些让我心情很好的事。”

“朋友?”吴世勋其实也不是不知道那些小道消息和谣言,只是这没法去管,他怕提了伤到张艺兴的自尊心,便很少提起这些在交谈中,此刻听到张艺兴交到了朋友,有些意外,“哪个?”

“都暻秀,”张艺兴深知都暻秀对吴世勋以前那个不闻不问的态度,冲着吴世勋笑的有些戏谑,“挺好的人,不是吗?”

“哦……”吴先生讪讪的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张艺兴的笑脸,“还有呢?让你心情好的事是什么?”

“你是要刨根问底吗?”张艺兴问,“你最近也忙起来了,不是偶然吧。”

被他发现了。吴世勋又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他,带着仿佛小时候考了一百分被爸爸妈妈知道后那种得意自豪的心情,他回答:“嗯……我年龄也不小了……”

“你还小呢……”张艺兴小声嘟囔一句。

吴世勋仿佛没听到一样笑了笑,然后继续说:“现在开始学着有担当,等到结婚的时候就真的是个值得依靠的人了,是吧?”

他问的认真,“结婚”两个字像是触动了两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车内的空气流动着温暖的暧昧,张艺兴忽然觉得口干舌燥。

像他这样有缺陷的人也可以结婚吗?

他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吴世勋,黄昏下霓虹和交错路过的汽车灯照的他雕塑一般的侧脸明灭不定——他其实已经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了。

有担当的男人,自然不会说谎。

张艺兴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是的。”

车拐进一个小巷子里,堪堪停住,过往的行人很少,也不见什么吃饭的餐馆,张艺兴正暗自疑惑,就听到吴世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随后就是Alpha令人迷醉的信息素毫无缝隙的填满了这个小小的空间。

吴世勋声音暗哑的凑近他:“可以亲你吗?”

张艺兴没有迟疑的仰头迎合了他。

 

13.

 

春去秋来,冬藏雪,夏蒙荫,再至春秋,复又一轮回。张艺兴算了算日子,满打满算的和吴世勋认识了一年有余。他和都暻秀意气相投,还真是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时间流逝的很快,起初不看好他的人不少,至今都有人指指点点带着刺的言语和有色眼镜看他,可他毕竟不辜负自己所望的用几近完美的工作结果堵住了所有明面上的质疑,正式结束了实习领到了工作证。

最近忙着招新,第二批Omega的招聘如火如荼的操办起来了,都暻秀为此又忙的焦头烂额,曾给他抱怨过没时间过个假期休息休息。张艺兴自从不再实习,往吴世勋办公室跑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同层的都暻秀便成了交流最多的对象,这次招聘得准备工作就有他不少参与,因此天高皇帝远的吴先生还吃过几次味,时不时端着杯子跑来这一层的茶水间,每曰其名咖啡好喝。

天知道到底是他办公室里放的咖啡机是摆设,还是吴经理偏好速溶的口感。

一年很短,但也有十二次的发情期,这期间的每一次吴世勋对他都有进行着标记这一道程序,虽然张艺兴已经完全的染上了他的味道,但他还是跃跃欲试。

张艺兴倒是不排斥这个,吴世勋的一张脸就够把他吃的死死的了,根本不存在什么拒绝的理由。也不是说没有过吵架,可张艺兴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吴世勋也学会了软着嗓子叫他哥,每每起了争执,他这么一叫,张艺兴只有完全沦陷的份。

他们都在变好,张艺兴脱掉了小心翼翼充满防备的外壳,真的展露了能力带来的自信,吴世勋忙碌了这一年,也许就在近几个月,就要收拾东西回到自家的大本营去。他自是不想离开和张艺兴一起工作的地方,越是到了后面的日子,越黏人,有几次还在下电梯,就挤在角落里把心惊胆战的Omega亲吻的七荤八素。

终于离开的日子定了下来,张艺兴和都暻秀到他的办公室帮他收拾东西,小经理一向来去如风,整来整去就那么几个箱子,还有两箱都是文件,要交给都暻秀带到档案室去的。彼时他不在办公室,窗户半开着吹动那质感很轻薄的窗帘鼓成一个圆滚的形状来,张艺兴拂了拂手上的灰,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打算辞职。”

都暻秀对此不那么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看他。

“别这么看我啊,我不是因为世勋才这么选择的。”张艺兴笑起来,他其实本性开朗,这一年都暻秀早有了解,“我只是觉得真的太累了,挺想去做一份没这么多压力的工作。”

“比如说?”

“幼儿园老师?或者去当个图书管理员,”张艺兴想了想,“开个书店或者咖啡馆也可以。”

“为什么这么想,”都暻秀站直身子,“顶多不出两年,你一定可以晋升的,时间再久一点,去到总部也没什么问题,人才是流动的……”

“谁知道呢?不过我最近倒是想清楚一件事,”有些话得对知心的朋友说才更能被理解,“在我遇到世勋以前,我生活在没有安全感,处处不被信任的氛围里,我总说那是因为人们总不那么愿意相信Omega也可以胜任很多事情,所以一直逼着自己不能低头,可是那样真的很累,那样的生活,没有爱好,没有爱情,像是个机器一样,连感情都没有。”

都暻秀想起初见到的他,确然是这么一副模样。

“不过还好,我还没有彻底变成个机器人,我觉得我大概先是被世勋吸引,我诟病着别人没出息,其实自己才是最没出息的那个,喜欢都不敢去表达,甚至质疑着世勋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张艺兴安静又祥和的弯了眉眼,“还好世勋主动朝我伸出了手,拉了我一把,我在不安全和不自信中徘徊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放弃过我。可是他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张艺兴突然转头看了看拉门迈步进来的吴世勋,声音清晰道:“喜欢哪里有什么理由。爱情里连缺陷都能变成优点。”

吴世勋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他们。都暻秀忽的抱起那两箱文件向外走去,路过吴世勋的时候对他点点头:“一帆风顺。”

吴世勋拍拍他的肩:“你也是。”

张艺兴端着杯子看着吴世勋,出去交完工作牌的吴先生一身轻松,迈开长腿两步跨到他面前,低头问道:“在聊什么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张艺兴咬了咬杯壁,“我说……世勋啊。”

“嗯?”

“要不要结婚?”

 

14.

 

吴先生一向说风就是雨,这一回车开的跟飞一样,带着张艺兴翘了班。张艺兴一路上惊魂未定的抓着安全带,哪还有心思考虑翘班在公司里的影响问题,等着车子停到了民政局,一脸懵懵然的领了小红本出来,他还缓不过劲来。

搞什么?求婚的不是他吗?

“你不和你爸妈说一声?”张艺兴诧异的看着那张喜气的照片,“还有你哥哥。”

“都是自由恋爱的年代了,我结婚还不能自由了吗?”吴世勋先还想逗他,看他表情担忧,才解释道,“我早就给家里说过了,但我一直害怕你不愿意和我结婚。”

“……”张艺兴把几小时前没说完的话说完,“我是想和你结婚,可是你考虑过吗?我没办法怀孕的。”

“我早就说过的吧,”吴世勋皱了皱眉,“我让哥更喜欢自己的身体一些。”

张艺兴抬眼看看他,又低头看那个小红本,眼眶发热。

他说:“以后请多关照啊,吴世勋。”

 

15.

 

婚前其实应该有那么一个身体检查,他们当时匆忙便给跳过去了。隔段时间张艺兴辞了职,吴世勋也正式去到哥哥手下工作了,才找了个都闲下来的时候去医院做了检查。

“张艺兴先生是吗?”医生拿着单子冲走廊里喊了一声。

张艺兴站起来应了一句:“在这。”

“你填的资料说你没有被标记,”那医生透过眼镜看他,递张单子过去,“……你自己看吧,虽然生育功能没有发育完全,但是……你至少在一年半前就被标记了。”

“啊?”张艺兴看看医生,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低头看了看体检单,“啊?”

“除了这个,也没别的什么了,具体结果出来了我们会联系您和您先生,请您等候通知。”那医生大概也没见过这样迷糊的人,摇了摇头,转身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了。

一年半前?一年半前?一年半前?

吴世勋自另一边领了通知单,便发现张艺兴呆愣的站在门口,两眼迷茫的看着他。

“哥,你怎么了?”

张艺兴把单子递过去,两眼继续着放空的状态,只想起一年前那个半醉不醉改变命运的夜晚。耳边吴世勋激动的询问听起来有些失真,而一直以来感觉怎么都遮不掉的吴世勋的信息素味终于找到了理由。

很多时候,关系的建立很简单,是性别让一切都变的复杂。命中注定或许是这么一回事,可在他们知道他其实能被标记之前,真正维系感情的只有爱而已。

“哥,哥,”吴世勋在他耳边叫他两句,张艺兴回过神来,眼神清澈的看他。

吴世勋笑成他再熟悉不过的月牙眼,他那张挑不出毛病的脸此时的表情看上去熠熠生辉。

“我爱你。”

他说。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很多宝宝给我的考试加油 托你们的福它还算顺利的结束啦……

话说东北的锅出溜和红枣馒头真好吃啊!

明天又周一  烦恼_(:з」∠)_

第一遍发错了图片 才改掉orz

早点休息啾啾!

2017-04-16勋兴
评论-35 热度-447

评论(35)

热度(447)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