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独角兽 27

ABO设定 除了张艺兴是O以外以外队员全是A的故事

本章主勉兴/珉兴 无车,走剧情

半现背 有原创剧情

意避雷。请勿上升正主。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剧情杂乱。

能接受的话向下↓

相关链接:如何天天吃炸鸡 信息素检索


大胆吗?大胆是大胆了点,但金珉锡其实并没有往太深的层次去想。眼看临近了年末,跨入新的年关之际,所有的弟弟们都挨个要迈入半五十的年龄——可算是走到了这一年,他从出道初期就被他们一直半五十半五十的叫着,明明还算是年轻,却总感觉自己十分的年长。

 

张艺兴和金钟大,要数他们陪在他身边最久一些。这两年张艺兴一个人扛起了重担子忙碌奔波,于是他和金钟大粘在一起的时间便要更多了。不多时日前的夏末里他们一起参加过综艺,他开着车,金钟大在副驾驶座絮絮叨叨的讲些关于旅行的话题,蓦然话题一转谈到了什么,具体的内容记忆已经模糊,但却记得那么一两句对白:他说他以后还会继续喜欢足球,还会抽出时间带孩子,然后会带着孩子继续这样的爱好;钟大在旁边哈哈的笑,透过车的后视镜他眼底的情绪明明暗暗,他猜不清楚。

 

带孩子的前提是要有个孩子,有孩子的前提是得有一个结婚的对象。他们的这个工作,私人的时间被压榨到一个很少的地步,前几年还有几个弟弟叫嚣着要出去玩,结果连那么丁点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也就吴世勋和朴灿烈继续了这个爱好,时不时吵着要出去,年轻或许有着说走就走的勇气,这零碎的休憩时间被他们转换成了行李箱上越贴越多的海关标识,时不时更新的地点也不只在他们生活的这点范围里。

 

所以,他哪里还有时间去遇见爱情?老实说,金珉锡觉得弟弟们会喜欢同一个人,也许是空间被局限了,他不觉得世界上不是没有比张艺兴更好的Omega存在,但在他们周围,最好的便只有他。于他们来说,找到了心中的最好的那个,大千世界的花红柳绿,便只为他一人存在。

 

他自认为能看清别人的感情,他自己的却看不清楚。知道自己有对于张艺兴的喜欢,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这份喜欢足不足与参与到这份看上去就庞杂混乱的九个人的感情线里去,明明这样的感情会让所有人受伤,但是现在意外的保持着平衡。他还站在平衡点上,也就是说,他若要抽身,一切都还来得及。

 

正因为他自己看不清,所以需要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俊勉是合适的人选,队长的身份使他稳重,弟弟和哥哥相汇的年龄点让他更能设身处地的考虑每个人的想法。他不是没考虑过钟大,但其实他能看到的是,金钟大比他自己想象的还喜欢张艺兴,而且钟大性格还存在着某种一点就燃的激进,谁知道这个话题谈着谈着结果会是什么。如果他们三个人的谈话进行到最后他发现自己不足以割舍这份还算幼小的感情,他便会像既定的那样陪着张艺兴渡过这次发情期,近日来张艺兴的主动是令人喜悦的改变;可如果他还来得及从这漩涡里找到出口,那么张艺兴的发情期交给金俊勉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然而,不过是放下手机几分钟的事情,张艺兴和金俊勉的回复就让他哭笑不得——到底是长大了,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哥哥我都还没这么想呢,他们还嫌身体不够疲惫不够折腾吗?

手指顿了顿,他打了几个字又不知道怎么去解释,金珉锡没法避免的想到些25岁以下不宜的画面,难堪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这种事,怎么感觉越解释越奇怪啊……

 

那天最后一个到场的是风尘仆仆的张艺兴,他像是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没有仔细打理发型,刘海凌乱的搭在额前,踩着万年不变的一脚蹬,进门先说了句“我回来了”。

金俊勉从厨房的地方探了头,正是饭点,家里会做饭的人都不在,他正和金珉锡讨论着中午要吃什么的问题:“泡面?这个我倒是会煮……艺兴,回来了啊。”

 

金珉锡踱步出来拉开冰箱探头朝里面看,朝他摇摇头:“不行,泡面只剩下两包了。艺兴,欢迎回来。”

 

“那就叫外卖吧,”金俊勉紧跟着出来,询问道,“你中午吃了吗?艺兴?”

 

“还没,”张艺兴先去换了衣服,“哥哥们叫外卖的时候顺便给我带一份,我吃什么都行。有牛肉最好。”

 

“要喝酒吗?”金珉锡问道。

 

“今天就算了吧,我们都不太擅长这方面吧……”金俊勉低头找吃的,“哥想吃什么?”

 

“你选吧,”金珉锡坐到沙发边上,仰躺着靠在靠垫上,“人来齐了?”

 

金俊勉抬眼瞥了他一眼,那一脸暧昧的表情不难猜到他又想到了些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呀……我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了……”金珉锡感到无力的坐直,“你脑袋里不能想点正经的事吗?”

 

“抱歉,我现在满脑子只有吃饭。”金俊勉正色道,“珉锡哥要请弟弟们吃饭吗?”

 

“为什么是我?”金珉锡反驳,“你们赚的钱也不少吧。”

 

“一顿饭而已都这么小气吗?”

 

“这是原则问题,不能纵容你们这种风气。”金珉锡抬眼看到张艺兴换了衣服出来,招呼到:“艺兴啊!俊勉说他要请客。”

 

“哎?”张艺兴先是一愣,随即目光一扫看到金俊勉有要开口否定的趋势,忙说道,“那谢谢俊勉哥!”

 

“喂我说你们……”金俊勉完全没想到被金珉锡和张艺兴摆了一道,眼看着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笑盈盈的看他,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只能无奈道,“最后一次!也别告诉其他人!”

 

“太小气了俊勉,孩子们知道会说你偏心的——”

 

“俊勉哥是这样的人吗……”

 

“你们一唱一和的挺和谐啊?”金俊勉头疼道,“还吃不吃饭了?”

 

等外卖的期间,张艺兴没有绕弯的直接切入了主题。此前他没给金俊勉说过这些疑虑,因此要从头讲起,金俊勉随着他说话蹙起了眉,他先提问:“你觉得这样不好?”

 

 

“现阶段当然是很方便,”张艺兴解释,“只是以后呢?我完全猜不到我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

 

“我的意思是,走一步看一步。”金珉锡看向他,“显然要怎么防患于未然才是根本。”

 

“艺兴根本没法保持时刻和我们待在一起,”闻言金俊勉的笑有点苦涩,“这几年我觉得他都不会闲下来。”

 

“对,我们也快要入伍了,”金珉锡叹一口气,“虽然大家因为年龄都是隔开的,但无法避免的挨个都要去服兵役,这是必然的事实。”

 

“怎么防患于未然……”张艺兴重复一遍,又问道,“怎么防患于未然?”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金珉锡点点头,突然表情很严肃的问道,“你接受世勋了吗?”

 

金俊勉又吓一跳,这也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事情,他看看金珉锡的表情不似作假,便又长时间的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张艺兴。本就被突然的提问吓到的张艺兴被他看的低下了头,良久,才冒出一句:“……嗯。”

 

“你们好像彼此知道很多事啊?”金俊勉忍不住质问,“什么都瞒着我,就这样还想蹭我的饭吗?”

 

“也对,迟早的事情啊……”金珉锡轻声叹气,“你喜欢世勋吗?”

 

“我不知道,”张艺兴还低着头,他的声音很痛苦,“哥……”

 

欲言又止的金俊勉和表情了然的金珉锡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脆弱,都停下了自己的思索和动作,看着沉默的张艺兴。满室皆是苦橙的香味,躲不开的香味。

 

“我这样做对吗?”张艺兴问,“到底怎么拒绝才能不伤害别人?”

 

两位被求助的哥哥显然也难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拒绝就该伴随着伤害,他们也找不到答案。

 

“艺兴,你很痛苦吗?”金珉锡也发问道,“大家这样,令你很痛苦吗?”

 

如果痛苦的话,我就……

 

“不,也不是,”张艺兴抬起头来,很笃定的摇摇头,“我这样,有没有让大家痛苦?这是我痛苦的根源,每个人都说着,‘我理解你、我相信你、我知道哥的苦衷’……可是我知道没人能做到不去在意,不去在意太难了。”

 

出乎意料的答案,处在放弃边缘的金珉锡像是被看不见的绳索绊住了脚步,明明咫尺便是天堂,可就差一个阶梯的地方他却突然没法再向前了。金俊勉则撑着下巴,安静的听张艺兴的倾诉,他想张艺兴着实太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了,他们能在这里,正好,真好。

 

张艺兴自顾自的向下说着:“你们也要结婚的吧?这样算什么?我是真的考虑过无所谓这种事——可是大家都说无所谓,这根本不可能吧。珉锡哥是怎么想的?俊勉哥呢?再或者……灿烈、伯贤、世勋……”

 

他顿了顿:“总有一天是要结婚生子的,就算自己不想,也有各种因素不得不去考虑这个。说不定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我们就会分崩离析,这种感觉太不好了,就像我的身体一样。”

 

“艺兴,”金俊勉认真道,“没有人像你想的那么薄情。”

 

“我知道,哥,你难道都不会对我失望吗?”

 

“为什么要对你失望?”金俊勉奇怪道,“事到如今,还有这种问题存在在你的想法里吗?”

 

“珉锡哥呢?”

 

忽而被点了名,金珉锡才从自己的思索里走出来。他亲眼看到那扇通往自由的门关上了,他在一步步的往回倒退。一直以来,直到前一刻为止,他都以为张艺兴是白色的,他们所有人颜色各异,唯有张艺兴轻易就能被其他的哪怕是一丁点颜色所渲染,而就在刚刚那个谈话间,他向后一步步退下阶梯的时候,回眼一望,才发觉张艺兴其实是黑色的。黑色藏在白色的表象下,他们都被自己所想象的脆弱的、纯粹的张艺兴所欺骗了,他们不知不觉间全染上了张艺兴的黑色,这着色完全摆脱不掉,还会一点点的蔓延——他妄想逃出去简直是个天方夜谭。

 

如果方才张艺兴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是,我很痛苦,因为我们这样的关系,我真的十分痛苦。”那么金珉锡也会毫不犹豫的退出这样的关系,能少一份压力给他,这是他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爱意,他可以完全的充当一个保护者,保护他的弟弟们。

 

然而,然而呢?

 

张艺兴说:“我担心你们会痛苦。”明明最痛苦的该是他才对——金珉锡是这么认为的,起初听到这样的回答,他却只剩惊讶了,但转瞬间就十分的释然:张艺兴本就是这样的人。他们认识了这么久,这么长的时间里发生的每一件事,他不都是先考虑着别人吗?会有之前那样的想法,还是他太天真了,这根本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感情。

 

他注定没法做一个哥哥担当起感情里的责任了,他想,也许没什么好对不起弟弟们的,从现在起他也将启程,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没有年龄的差异与辈分的制约,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想要喜欢和守护自己所心悦的Omega的Alpha而已。

 

“没有,”金珉锡还以他更笃定的目光,“从没有过,你还不相信我们吗?”

 

张艺兴长出一口气:“多少哥哥们的答案让我心里好受点了。只是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想……”

 

“有一个提议我想提一下,毕竟话都说开了,”金俊勉道,“艺兴和谁相处的时候只考虑和那个人之间的事情就好了,不然真的会很复杂,无论以后会走到哪一步,我们都会尊重彼此的想法的。”

 

金珉锡点点头,就在这一次张艺兴沉默的瞬间,姗姗来迟的外卖打破了寂静。金俊勉走去付了费,端着食物回来,那食物散发着热气和诱人的香气,他们本就饿着肚子,是到了该吃饭的时候。

 

“不用想太多,”金珉锡拍拍张艺兴的肩膀,“哥很久以前是不是和你说过?发生了什么就去应对,和谁的感情或者身体的不稳定都是这样,我们只需要全力以赴的不辜负自己就行。”

 

“在一切发生前所有人都会帮你的,”金俊勉接话道,这一次他们达成了高度共识,“恋人的身份不可以的话,哥哥的身份足以让你依赖吗?”

 

“谢谢……”张艺兴的声音带了点哽咽,本就是容易被煽动情绪的人,他眼眶红红的,看上去真的像只兔子,“俊勉哥,珉锡哥——我饿了。”

 

“吃饭吧!”金珉锡释然的笑起来,“吃饱了才有机会解决发情期的事情——我都说了不是那样,你们别这样看我!”

 

“哥非要在这个时候提吗?”金俊勉不得不吐槽道,“三个人,你让谁出去都很伤人的好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艺兴,那是我碗里的牛肉,”金珉锡一筷子打到张艺兴图谋不轨的筷子上,“你碗里没有吗?”

 

“哥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其实金珉锡本就没用多少力气,张艺兴轻而易举的夹着肉送到自己嘴里,嘟囔道,“别人碗里的东西总是更好吃一点……”

 

“这样吗?”金俊勉闻言也夹了一筷子金珉锡的肉,送到嘴里故作惊讶道,“真的是这样啊!”

 

“……”金珉锡找不到该从哪里生弟弟们的气,只是感觉计较这个太幼稚了,扯回话题道,“总之……发情期……”

 

“珉锡哥一定要讨论这种无解的问题吗?”金俊勉头疼,“我是没什么问题了……就是艺兴……”

 

张艺兴可疑的红了耳根,小声道:“我其实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金珉锡也迟疑道:“这样不太好吧……”

 

“这真的是哥的错啊,发那种意味不明的短信,居然只是真的叫我们来聊天……”金俊勉叹息,旋即正色说,“我是不会离开的,麻烦哥想想清楚。”

 

“你这是在干什么?说的就像我会退让一样。”

 

“你们好歹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张艺兴从饭碗里抬头,嘴角还沾了调料。

 

“那么艺兴要选谁?”金珉锡突然把矛头转向他,“发情期到了不得不处理的程度了吧?”

 

“太狡猾了吧珉锡哥……”金俊勉咽下嘴里的食物,抽出纸巾递给张艺兴,“那么我希望艺兴可以考虑一下我……”

 

“你们是小孩子吗……”张艺兴念叨了一句,抬眼一看见他们的目光不似作假,才真的左右为难起来,“这……这怎么选嘛……”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周答应了要双更,下一次更新照常在周五哦~

我发誓,下一章就是一些25岁弟弟不能知道的事情。

我上学这边的雨季到啦,你们喜欢下雨吗?虽然潮湿的让人觉得哪里都是水,但对于一个来自干旱地区的我来说,真是十分惊喜了……我们那个地方一年雨水少的可怜……

祝贺安可场的票卖空啦~真的觉得会很震撼的,可惜我去不了啦……

早点休息哦宝宝们 晚安!

P.S. 我也打滚求个评论_(:з」∠)_

评论-53 热度-289

评论(53)

热度(289)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