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诚如厄里斯魔镜所言

注意:骨科/ooc 介意勿入

HP/1v1


张艺兴一个人站在厄里斯魔镜前,皱着眉盯着镜子里的画面。这是夜晚,朴灿烈刚刚对他说,他要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大厅里举办生日聚会,他说他可以把以前的校服借给他并带他进去一起,被张艺兴拒绝了。


“好吧,”朴灿烈有点点失望,他想摸摸张艺兴的头发,被张艺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弟弟对他说:“明天见,哥哥。”


待张艺兴决绝地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上台阶,他才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他最近不敢接近朴灿烈,甚至连注视他、待在他身边都有些困难,他得避开他的哥哥,因此他今天十分小心,并且庆幸他和朴灿烈不是一个宿舍。...


【灿兴】灿烂而热烈 下


西西生贺/OOC/不上升


05


张艺兴交上去的作业,很公式化的写了一些猎户座的观测信息。老师很满意,给他把成绩改成A+。张艺兴松了一口气,接着他想起什么问道:“老师,规定说高三就要退社,那我以后还能去天文馆吗?”


“应该是除了天文社团的学生都不可以进去,”女老师温柔地问道,“但是你若是有合适理由,我会批准的。”


张艺兴忽然又觉得她是个很好的老师了,他对善恶的判定也很简单,尊重便能换来尊重。他道了谢退出办公室,路过操场的时候对金钟仁挥手:“金钟仁!我作业拿了A+!”


金钟仁也伸出脏兮兮的手朝他...

【灿兴】灿烂而热烈 上

今年迟到的生贺

OOC/不上升

01


张艺兴高中的曾有过明明是真的,但他说出的话却并不被相信的经历。他那时也曾很讨厌老师劝他少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后否定他的所见所闻,他时常从成人的世界里感到一种不被世界理解的孤独。


至于原因,要说到他加入的那个社团。学生没有强制被要求参加社团,但是参加了就能在期末的德育评分上得到“A+”,冲着这个,张艺兴选择了看上去很有意思并且应该很清闲的天文社。这个社团能免费进入学校最神秘的球形建筑里去探索宇宙,他很喜欢这个特权。


加入社团并不是百分百能得到德育分,社团的负责老师会布置作业,要求他们在学...

【灿兴】战场艺术品 02

ABO/OOC/不上升/1v1


朴灿烈一旦清醒,他和张艺兴相处的时间就变得非常多。渐渐他也发现了,张艺兴本人对谁都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其实心里十分的谨慎防备。对什么人讲几分真心,他自己都标尺的明明白白的。



他热衷于暗中观察张艺兴,还总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说些试探的话。



“我以前在部队就总打抑制剂,”朴灿烈靠在软垫上盯着张艺兴在一旁看书的身影道,“不好受吧?我都感觉不好受,何况你一个Omega。”



“我不打抑制剂,你要我说几遍。”张艺兴啪的一声把一本厚重的书合上,他看书时带着眼镜,目光很平静,“你屡次三番地对我说这些话到底什么居心?”...



【灿兴】战场艺术品 01

ABO/OOC/不上升


-


朴灿烈在病房里养伤近一个月了。



沉睡中发生的事多数从别人那里听来:他听说他先前在战场上深陷敌营,英勇无畏,火焰燃烧着击退了敌军了无数架机甲,然后能源耗尽,从高空坠落,很不幸地头朝地。即便有机甲保护,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晕倒过去。



也有好消息。被他击败的其中一个机甲里是敌军的上将,因此他立了功,不再是以前那类小兵小卒,给沉睡的他升了官加了冕,那些勋章在战争结束后来他身边公式化的走了一圈,只可惜他人在重症监护里带着氧气面罩,紧闭双眼一无所知。



等他某个上午醒来,战争已经胜利。一个月之内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甚至短暂的...

一篇娱乐圈的大纲文 1

我和 @火丁 两人在某个清晨赶地铁时聊出来的大纲文。

如题,全是大纲,设定是土大款61/他的秘书94x小鲜肉10

ooc/别上升

-

朴灿烈是个土大款,倒也不是说他品味有多差,就是他本人的世界里钱能解决一切,拉开衣柜全是高定西装,就只会买花买表让秘书打包送给小情人。



他本人很帅就不提了,还有一个小秘书天生一副好皮囊。他俩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帅。公司上下闲暇之余,会分成两个阵营。



是大学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秘书小吴帅,还是浑身金光闪闪的海归朴总帅。



年末还会搞投票,某年这个投票居然持平了,难分上下。



朴总断然不知此事...

【灿兴】夹缝发糖 5

ooc/不上升


给这章起个名字吧

《秋日恋歌》


-

难得清闲的一天,傍晚时刻张艺兴方才爬上床睡了没几刻,朴灿烈就破门而入,非要拉他起来一起出门去乱逛。他不情愿的缩进被子去,蓦然被朴灿烈抓住脚腕,那双手手掌很大,秋日一到就时常冰凉凉的,刺激地张艺兴一个哆嗦清醒过来,然后努力睁开眼睛掀开被子要下床去排尿。



他看着朴灿烈衣服都穿好了,顿时有些无奈:“你到底在兴奋什么呀。”



朴灿烈拉开他的衣柜打算给他服务到家,一边回复他道:“今天汉江边上有烟花表演,一起去看吧,再不收拾收拾要来不及啦。”



张艺兴的声音传来:“那你打算在哪里看呀?总不能去人群里看...

【灿兴】夹缝发糖 3

-ooc/不上升


朴灿烈不得不承认,他们一旦工作忙起来,聚多离少是常事。他和张艺兴得要承受异国恋一般的分离,还得要时刻克制,在公众面前把每一个充满爱意的动作展示成100%的纯友谊。



而且张艺兴在某些方面开窍很晚,他似乎不知道他的男朋友是个醋坛子,以及在交往后不能及时对兄弟间的身体接触有一个避险意识。



今天被吴某揽着肩膀走,明天和边某手牵手,更甚是某次在镜头前的待机室里,张艺兴拍着大腿让没有座位的队长金某坐在大腿上,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点燃了某个火山的占有欲。



朴灿烈坐在后面的桌子上,垂着两条大长腿,酸溜溜地道:“lay哥让你坐在他腿上呢。”...

【灿兴】夹缝发糖 2

ooc/不上升


-


张艺兴是感觉有些冷才醒来的,他翘着一头乱发打着哈欠撑起身子,床很软,被他压出一个小小的凹陷。



他揉着后脑勺怎么也压不下去的一小撮头发,看到朴灿烈整个人卷去了被子,那么大的一床被子,一半被他裹在身上,另一半浪费的垂在地板上,他本人还十分霸道的把手搭在张艺兴的腰上。张艺兴起床后有些缓慢地思维逐渐活动起来,他失笑地企图挪开朴灿烈的胳膊去洗个澡,才挪动了一下,朴灿烈就醒了,他一把抓住张艺兴的手腕,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嗓音低沉又带着晨间的沙哑:“……你上哪去?”



“你干什么?我又不跑,”张艺兴顿了一下,转过头推开他的手,“今天没行程?”...

【灿兴】夹缝发糖 01

写个现背日常的轻松小甜文。不甜不要钱的那种。

ooc/不上升


-

张艺兴轻手轻脚的拉开朴灿烈卧室的门,在黑暗里环顾一圈,勉强确定了屋子里没有人。他便放了心,大咧咧地坐在床垫上掏出手机,动静不小。



他打算给朴灿烈发短信。



“你不开灯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朴灿烈的声音蓦然从身后响起,吓得张艺兴一个哆嗦。



他回头,带点埋怨道:“你怎么不敲门啊?”



朴灿烈低低地笑起来,显然看见他很开心,他坐在张艺兴身侧,一把揽过他,调侃道:“进自己的屋子还要敲门吗?”



话罢手指还不安分的摸了一下张艺兴的耳垂,张艺兴缩了一下脖子,胳膊肘抵...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