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夹缝发糖 5

ooc/不上升


给这章起个名字吧

《秋日恋歌》


-

难得清闲的一天,傍晚时刻张艺兴方才爬上床睡了没几刻,朴灿烈就破门而入,非要拉他起来一起出门去乱逛。他不情愿的缩进被子去,蓦然被朴灿烈抓住脚腕,那双手手掌很大,秋日一到就时常冰凉凉的,刺激地张艺兴一个哆嗦清醒过来,然后努力睁开眼睛掀开被子要下床去排尿。



他看着朴灿烈衣服都穿好了,顿时有些无奈:“你到底在兴奋什么呀。”



朴灿烈拉开他的衣柜打算给他服务到家,一边回复他道:“今天汉江边上有烟花表演,一起去看吧,再不收拾收拾要来不及啦。”



张艺兴的声音传来:“那你打算在哪里看呀?总不能去人群里看...

【灿兴】夹缝发糖 4

ooc/不上升

稍有一、、R/18 屏蔽不补 


-


朴灿烈第一次约张艺兴上家里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决心。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确定了男朋友关系,但是由于之前都没考虑过会和同性相斥的原因,他们不知道如何确定上下关系。



怎么想我都是上面那一个吧——抱着这个想法朴灿烈认真的做了工作,在他打算约张艺兴从亲亲小嘴更近一步的前一夜,他和弟弟吴某夜话了一番。



朴灿烈打开啤酒,抱着抱枕,满面沉思的模样引起了吴某的注意。



吴世勋凑上去看他手机屏幕,映入眼帘赫然是一篇兴all文。顿时他感觉有些震惊,毕竟这个all里肯定有他吴世勋的戏份。于是他也抱着抱枕,...

【灿兴】夹缝发糖 3

-ooc/不上升


朴灿烈不得不承认,他们一旦工作忙起来,聚多离少是常事。他和张艺兴得要承受异国恋一般的分离,还得要时刻克制,在公众面前把每一个充满爱意的动作展示成100%的纯友谊。



而且张艺兴在某些方面开窍很晚,他似乎不知道他的男朋友是个醋坛子,以及在交往后不能及时对兄弟间的身体接触有一个避险意识。



今天被吴某揽着肩膀走,明天和边某手牵手,更甚是某次在镜头前的待机室里,张艺兴拍着大腿让没有座位的队长金某坐在大腿上,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点燃了某个火山的占有欲。



朴灿烈坐在后面的桌子上,垂着两条大长腿,酸溜溜地道:“lay哥让你坐在他腿上呢。”...

【灿兴】夹缝发糖 2

ooc/不上升


-


张艺兴是感觉有些冷才醒来的,他翘着一头乱发打着哈欠撑起身子,床很软,被他压出一个小小的凹陷。



他揉着后脑勺怎么也压不下去的一小撮头发,看到朴灿烈整个人卷去了被子,那么大的一床被子,一半被他裹在身上,另一半浪费的垂在地板上,他本人还十分霸道的把手搭在张艺兴的腰上。张艺兴起床后有些缓慢地思维逐渐活动起来,他失笑地企图挪开朴灿烈的胳膊去洗个澡,才挪动了一下,朴灿烈就醒了,他一把抓住张艺兴的手腕,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嗓音低沉又带着晨间的沙哑:“……你上哪去?”



“你干什么?我又不跑,”张艺兴顿了一下,转过头推开他的手,“今天没行程?”...

【灿兴】夹缝发糖 01

写个现背日常的轻松小甜文。不甜不要钱的那种。

ooc/不上升


-

张艺兴轻手轻脚的拉开朴灿烈卧室的门,在黑暗里环顾一圈,勉强确定了屋子里没有人。他便放了心,大咧咧地坐在床垫上掏出手机,动静不小。



他打算给朴灿烈发短信。



“你不开灯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朴灿烈的声音蓦然从身后响起,吓得张艺兴一个哆嗦。



他回头,带点埋怨道:“你怎么不敲门啊?”



朴灿烈低低地笑起来,显然看见他很开心,他坐在张艺兴身侧,一把揽过他,调侃道:“进自己的屋子还要敲门吗?”



话罢手指还不安分的摸了一下张艺兴的耳垂,张艺兴缩了一下脖子,胳膊肘抵...

【终章】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帝 36-40

这章不沙雕/ooc

-
36
吴世勋消失了没到一周,边境就开战了。来时我知道,周边有几个小国算是附属国,因为常年也没有战事,我没仔细去了解过,直到这场战事愈演愈烈,闹到朴灿烈主动请缨上前线了。

偌大的宫殿一时少了两个人陪我,每天冷冷清清的,我有些不习惯。吴世勋前段时间报复我留下的鹦鹉还在,我教他说些其他的句子,它一开始学不会,慢慢地也会跟着我念些其他词来。

隔了段时间前线的情报传来,说是那个小农业国找回了他们遗失多年的皇子,那个皇子武功高强,轻功尤为好,来无影去无踪,他们国家如获至宝,上了多年的贡,而且听说皇子小时候在我们国家受了委屈,摇着旗拉响了第一战。

我当时正坐在湖中亭一人赏景,听到后和鹦鹉面面相觑...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31-35

狗血/ooc/这章稍微有一点点嘟兴

-
31
我一直藏着掖着,害怕灿烈看到那本《后宫藏了个醋将军》,索性人家对我的兴趣也不高,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但是事情终究是暴露了。

我不甘只待在宫里,常常试图偷溜出宫,去看看这天子脚下的一方城池是什么模样。

在被朴灿烈抓回来三次后,他终于允许和我一起便装出行一次。

我们漫步在京城的街头,享受着盛世的繁华。我拿着朴灿烈给我买的糖葫芦,注意到前面有一个小摊,人特别多,尤其女人多,挤来挤去的,这条路都有些堵塞。

不禁好奇,凑上前去,踮起脚尖看了半天,只知道这是个书摊。朴灿烈在我身后站着,看我如此费力,问道:“要我把你举起来吗?”

还没等我犹豫一下,他就已经把我举起来了,真是天...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26-30

狗血/ooc

26
第二天醒来,头有些疼,朴灿烈待我如常,我便心照不宣地和他一起装作无事发生。

我觉得吴世勋让我感觉很安心,首先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说要杀我,其实都是在暗处保护我。其次如他所说,我们现在将彼此引为朋友,所以我全然相信,吴世勋不会害我。

因为是微服出巡,所以没几个人知道我是皇上,我一打探我之前那些治水的方法都已经用上了,再一个水退了不少,便安排赶快灾后防疫。

朴灿烈自那夜后总是给我看背影,其实我们也不熟,我觉得氛围太尴尬了,没话找话:“人们都说我字不如其人,以前的皇帝写字好看么?”

“好。”

这也太冷了吧。我仔细想想,好像不论哪个世界的灿烈,都只把最热情最无保留的给喜欢的人,只是因为我一直未...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21-25

狗血/ooc

21
我同样也想见见这个世界的边伯贤,找了一根树枝在地面上写了一个“贤”字,我问吴世勋:“他的贤是这个贤么?”

吴世勋双手交叠抱在一起,他看看那个字,又看看我,挑了挑眉毛:“怎么可能是这个贤。”

他拿过我手中的树枝,轻轻弯腰,写了一个特别有劲道的字:闲。

我:……

瞬间有点怀疑,这可能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边伯贤,或者他在这边叫边伯闲也说不定?

我无语片刻,问道:“这封号是谁起的,他很闲么?”

吴世勋笑了笑:“很闲,特别闲,整天游山玩水,要么闭门不出,一年都不回京几次。”

我道:“看来是取闲云野鹤的闲咯。”

“你还挺有文化,”吴世勋又一挑眉,“看你字写的歪歪扭扭,我以为你不怎么识字呢。”

我涨红了脸,小时候...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16-20

狗血/ooc

-
16
第二日上完朝,我顶着两个黑眼圈留朴灿烈和我单独谈一谈。

吴世勋其实挺混蛋的,昨天晚上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害我一晚上没睡,差点今天从朝堂上栽下去。

他居然找来一只鹦鹉,连着笼子挂在我床头,我本来就够怕的了,后来发现这鹦鹉就会说一句话:别睡,看着我。

……还是学舌吴世勋的声音,我真的要气死了。刚闭上眼,鹦鹉让我别睡,刚睁开眼,看着鹦鹉那尖嘴,简直是噩梦。

后来我熬不住昏睡过去,五更时发现那笼子不见了。好你个吴世勋,会点轻功就把皇宫当家随意进出,我决定一个月不再搭理你。

朴灿烈不搭理我两天都够我受的了,我就不信你受得了我一个月不和你讲话。

17

再说到朴灿烈,他恭恭敬敬地立在我面前,脸上没什么表...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