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帝 36-40

这章不沙雕/ooc

-
36
吴世勋消失了没到一周,边境就开战了。来时我知道,周边有几个小国算是附属国,因为常年也没有战事,我没仔细去了解过,直到这场战事愈演愈烈,闹到朴灿烈主动请缨上前线了。

偌大的宫殿一时少了两个人陪我,每天冷冷清清的,我有些不习惯。吴世勋前段时间报复我留下的鹦鹉还在,我教他说些其他的句子,它一开始学不会,慢慢地也会跟着我念些其他词来。

隔了段时间前线的情报传来,说是那个小农业国找回了他们遗失多年的皇子,那个皇子武功高强,轻功尤为好,来无影去无踪,他们国家如获至宝,上了多年的贡,而且听说皇子小时候在我们国家受了委屈,摇着旗拉响了第一战。

我当时正坐在湖中亭一人赏景,听到后和鹦鹉面面相觑...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31-35

狗血/ooc/这章稍微有一点点嘟兴

-
31
我一直藏着掖着,害怕灿烈看到那本《后宫藏了个醋将军》,索性人家对我的兴趣也不高,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但是事情终究是暴露了。

我不甘只待在宫里,常常试图偷溜出宫,去看看这天子脚下的一方城池是什么模样。

在被朴灿烈抓回来三次后,他终于允许和我一起便装出行一次。

我们漫步在京城的街头,享受着盛世的繁华。我拿着朴灿烈给我买的糖葫芦,注意到前面有一个小摊,人特别多,尤其女人多,挤来挤去的,这条路都有些堵塞。

不禁好奇,凑上前去,踮起脚尖看了半天,只知道这是个书摊。朴灿烈在我身后站着,看我如此费力,问道:“要我把你举起来吗?”

还没等我犹豫一下,他就已经把我举起来了,真是天...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26-30

狗血/ooc

26
第二天醒来,头有些疼,朴灿烈待我如常,我便心照不宣地和他一起装作无事发生。

我觉得吴世勋让我感觉很安心,首先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说要杀我,其实都是在暗处保护我。其次如他所说,我们现在将彼此引为朋友,所以我全然相信,吴世勋不会害我。

因为是微服出巡,所以没几个人知道我是皇上,我一打探我之前那些治水的方法都已经用上了,再一个水退了不少,便安排赶快灾后防疫。

朴灿烈自那夜后总是给我看背影,其实我们也不熟,我觉得氛围太尴尬了,没话找话:“人们都说我字不如其人,以前的皇帝写字好看么?”

“好。”

这也太冷了吧。我仔细想想,好像不论哪个世界的灿烈,都只把最热情最无保留的给喜欢的人,只是因为我一直未...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21-25

狗血/ooc

21
我同样也想见见这个世界的边伯贤,找了一根树枝在地面上写了一个“贤”字,我问吴世勋:“他的贤是这个贤么?”

吴世勋双手交叠抱在一起,他看看那个字,又看看我,挑了挑眉毛:“怎么可能是这个贤。”

他拿过我手中的树枝,轻轻弯腰,写了一个特别有劲道的字:闲。

我:……

瞬间有点怀疑,这可能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边伯贤,或者他在这边叫边伯闲也说不定?

我无语片刻,问道:“这封号是谁起的,他很闲么?”

吴世勋笑了笑:“很闲,特别闲,整天游山玩水,要么闭门不出,一年都不回京几次。”

我道:“看来是取闲云野鹤的闲咯。”

“你还挺有文化,”吴世勋又一挑眉,“看你字写的歪歪扭扭,我以为你不怎么识字呢。”

我涨红了脸,小时候...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16-20

狗血/ooc

-
16
第二日上完朝,我顶着两个黑眼圈留朴灿烈和我单独谈一谈。

吴世勋其实挺混蛋的,昨天晚上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害我一晚上没睡,差点今天从朝堂上栽下去。

他居然找来一只鹦鹉,连着笼子挂在我床头,我本来就够怕的了,后来发现这鹦鹉就会说一句话:别睡,看着我。

……还是学舌吴世勋的声音,我真的要气死了。刚闭上眼,鹦鹉让我别睡,刚睁开眼,看着鹦鹉那尖嘴,简直是噩梦。

后来我熬不住昏睡过去,五更时发现那笼子不见了。好你个吴世勋,会点轻功就把皇宫当家随意进出,我决定一个月不再搭理你。

朴灿烈不搭理我两天都够我受的了,我就不信你受得了我一个月不和你讲话。

17

再说到朴灿烈,他恭恭敬敬地立在我面前,脸上没什么表...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11-15

狗血/ooc
-
11
早上上朝,我还迷糊着,爬起来坐在高殿上,颇有些高处不胜寒的错觉。

直到人都来齐了,我才清醒过来,前面说了,这是盛世,并无大事发生,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及冠却迟迟未娶的我,自然是家国大事。

一群老臣跪了一排,一定要我立后纳妃,我头疼了,我和他们想的不一样,这毕竟是人生大事,等原来的皇帝醒来,看到自己的后宫忽然有了人,那惊慌程度可想而知。

我迟疑着,目光扫过群臣,看到朴灿烈一双灼灼桃花眼,正紧张的盯着我看。我安抚地冲他一笑,然后扬声道:“每年选秀女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然后一群德高望重的老臣也坐不住了,纷纷跪着,开始介绍自己家的孙女多么多么优秀。

这时候我再朝朴灿烈的方向看,只见他目光略...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06-10

狗血/ooc
-
06
“……有话好好说,”我瞬间紧张地绷紧了身子,“世勋大侠,就是你每天想要刺杀我吗?”

短匕首不依不饶贴着我的颈侧,我似乎感觉刀刃陷入了我颈侧那一层的软肉里,那地方本就敏感,我生怕他这把反着光的匕首让我刚来这地方就一命呜呼了。

哪想到我说完这句话,他好像更想杀我了,杀意瞬间成实体化一般扑面而来,我瞪大了眼,不知道自己哪里让这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世勋生气了。

虽然蒙着面,但世勋还是世勋,他的声音很奶,很糯,很像元宵节时候用牛奶煮的圆子。他的威胁和杀意并不相衬:“除了我师傅,没人知道我的真名,你又从哪找的人偷偷摸摸查我?”

嗯?这是什么跟什么?我身为皇上,还要偷偷摸摸的查吗?

虽然我当皇上不过一天...

【灿勋兴】穿越之我是傻白甜皇上 01

讲讲狗血的穿越故事。
ooc有。

-
00
我叫张艺兴。
今天是我穿越的第一天。

01
刚来的时候,我以为我自己在做梦,一群人围着我皇上皇上的叫,我瞬间以为自己遗漏了某些工作细节,拦住一个姐姐问她这是哪,她吓的都哭了,什么都不回答,就是不要我叫她姐姐。

叫妹妹也不行,也哭,可为难死我了,我正愁的要怎么称呼他,这时候又来了个男人。

这人我熟,我队友,我俩也好久没见了,我是没想到,是在这里相见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眼神一定是发亮的,我脱口而出他的名字:“灿烈啊!”

然后那个长发古装扮相的朴灿烈本来走的好好的,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手扶了一下墙,大眼睛看着我,全是不能置信,他问我:“皇上叫我什么?”

我想了想,确实...

【all兴】梦是反的

小段子/ooc/不要较真


张艺兴走进客厅,正听到朴灿烈一脸认真的讲自己昨晚的梦。


朴灿烈瞪大了眼睛,扫视了一圈在等着他说话的众人,抬高了声音:“我昨天梦见大家一起出去旅行,坐的是火车,然后因为金钱问题(?)到了目的地各自去玩各自的了。”


端着一杯水的金钟大:“我是和谁一起去玩的?”


朴灿烈看向他,蹙起眉峰,显然没想到得到的问题是这个,想了一两秒,模糊的答道:“是俊勉哥吧。”


金钟大立马做出允悲的表情:“不是最佳人选。”


金俊勉抓起一个抱枕仍向他:“喂,我还在这里坐着呢。”...


【all兴】一碗元宵

小段子/ooc/不上升

迟到的元宵节小段子

*元宵≈汤圆 

南北叫法做法均有细微差别,我分不太清,所以在这里就当做是一样的吧。


元宵节意味着年要过完了,放花灯,走庙会,猜字谜,热热闹闹的正月十五,晚上再煮一碗元宵。


社会发展很快,以往节日里才能吃上的元宵,现在随时想吃就可以吃了。正因为如此,元宵节对于元宵们,就很重要。


元宵们也过元宵节的。


-

张艺兴是一颗甜汤圆。茉莉馅儿的汤圆,特有的花香馥郁,花汁清甜,煮的时候放一些牛奶,是难得能令人意犹未尽的汤圆口味。


节日临近,张...

©火山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